給孩子的信:「究責」到底在究什麼責?!

(拍攝:陳文發)

⊙翁麗淑

親愛的孩子:

星期天,有一大群人一起去排「究責」,你知道這兩個字在說什麼嗎?

從一支大過說起 —

一個已經畢業正在讀私校高中的學生在臉書上跟我說,前不久她被記了一支大過,記過的緣由是辱罵老師。她說那天傾盆大雨,她剛到教室外面,被老師發現她帶著耳環,老師勃然大怒要求她馬上拆下來,但因為走廊會進水,她想進教室放好手上的東西之後再說,沒想到老師不但辱罵她還動手推她,她一生氣就罵回去,也就得了一支大過….

我問她,那老師辱罵妳還推妳有沒有被記過?她說,學校說那是小事,用國粹罵老師是大事。

你同意學校說的嗎?

「究責」在究什麼責?

那個下午,我也跟朋友一起去排「究責」,去年我也去排了「無罪」。

後來和朋友有一段對話 — 
 她說:「我比較喜歡『無罪』,實在不了解為什麼要排『究責』?」
 她非常不解的說:「更何況還有廢死聯盟?」
 我懂她在說什麼,她的意思是,廢死聯盟不就是希望不要報復,怎麼會去強調「究責」?!

老實說,之前在邀請其他朋友參與這個活動時,我隱約感受到這樣質疑,讓江國慶的冤屈得到平反,正義已經伸張了,不是嗎?國家也已經付了賠償金,何必再窮追不捨?有這樣的結局已經非常不容易,江媽媽年事已高是不是該勸她平靜安享和諧的晚年?

對這樣的反應其實我並不意外,我們的校園、教科書一天到晚強調「和諧」的重要,很多時候我們都被要求要以大局為重、忍讓、退一步,以和為貴,不要引起紛爭…

孩子,你有被罵的經驗嗎?缺交作業、上課講話、打掃時間和同學打鬧、不小心把實驗的燒杯摔破…我想你可以舉出100個被罵的理由吧?!問題是,罵人的老師或爸媽不用強調「和諧」,可是當我們覺得被羞辱被侵犯要反駁幾句,卻要被說是頂撞、不尊重師長、不守本分…

「權力」這個詞你早晚要認識,但其實你早就在體會,同樣的事你學著做未必能得到同樣的對待,要看對象是誰嘍?!罵人就是其中一樣,老師會說:「我罵你是為了你好。」你會不會在心裡質疑:「那我罵你也是為了你好啊?!」

可是我知道聰明的你不會說出來,可能連想不會想…然後,我看到很多班長、風紀股長對著某些同學破口大罵,眼神口氣簡直就是老師的翻版。班長、風紀為什麼不會罵老師?不是因為老師永遠不會做錯事,是因為那是「老師」。

你從小學的,我們要尊師重道,說穿了,不過就是要看清「權力」兩個字。你懂的,我絕不是要你翻轉這種道理去大逆不道,權力有大有小是一種現象,會一直存在。我只是要你看清楚,權力大的人通常比較容易忘記怎麼有禮溫柔的去對待權力小的,權力小的也很容易順服,不加思考就以為權力大的人說的都是對的,我只是要你再多想多思考一下。而如果自己有機會成為權力大的人,記得要提醒自己有禮溫柔的去對待別人,也不要認為自己永遠都不會錯….

這跟「究責」究竟有什麼關係啊?!

老師聯絡簿寫了回家作業要寫國語習作,結果竟然忘了發下國語習作,讓大家不知道怎麼寫作業,老師笑一笑說:「對不起,真是太糊塗了。」大家也都笑一笑,沒關係(而且老師還說「對不起」真是好老師啊!)。可是有人沒寫作業,他說「忘記了」,老師兇巴巴的諷刺說「吃飯就不會忘記!」,很多同學還都一起覺得這個同學就是太懶惰了….

我想說的就是,權力小的人犯的錯很容易被放大,而權力大的人犯了錯,我們卻很容易就原諒了,這是從小就訓練來的。所以,當江國慶被認為是殺人兇手,就被折磨刑求還被判死刑;軍方高層殺錯了人,沒關係啦,國家不是賠錢了嗎?!再推遠一點,二二八事件血流成河、白色恐怖人心惶惶菁英盡失,那個主導事件的掌權者、那個在公文上簽字要求判死刑的大權者,說穿了,就是事件的加害者,他的銅像還站在或坐在很多校園裡,以他命名的紀念館巍然而立還有憲兵守護,沒有官員敢撻伐、教科書上更不敢多說什麼,所以你根本無從瞭解那些不遠的事件跟你有什麼關係!

「究責」就是這麼一回事,「究責」不是報復,不是要把犯錯的人抓出來打一頓,而是希望權力大的那個犯錯的人站出來或被指出來承認錯誤,告訴我們真相,說有人願意負責,承諾這樣的事不會再犯、歷史絕不會重演。你以後會認識「轉型正義」這就是重要的開始!

親愛的孩子,國慶日就要到了,你仔細思考過你想要什麼樣的國家嗎?或你想要在這個國家怎麼實現你自己的夢想呢?

你很幸運,一出生,國家就已經解嚴了;但是我想輕輕的提醒你,你所受的教育、你被限制的思考、你所被教導的規矩,都訓練你成為一個像戒嚴時一樣乖乖守規矩的好小孩,擔心指責、害怕不同、對不和諧的氣氛很緊張…

不瞞你說,我就是這種小孩,所以寫這種文章還會挫挫的,擔心被其他老師批鬥、被家長說要帶頭造反、教壞小孩…只是,沒辦法,有些話就是要對年紀還小的你說,否則我擔心過了幾年,你長成了一個乖順的、不敢想太多的、不敢為自己或別人主張什麼權利的順民,這個國家卻已經被資本家養成一個吞食勞工、壓迫弱勢的和諧怪獸…屆時,我就要對我自己「究責」了!

(照片提供:翁麗淑)究責四人組!

(本文刊登於翁麗淑老師的臉書,經同意後轉載於廢死聯盟網站。)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taedp.org.tw.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