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做「認真的網媒記者」除了食蕉以外,還有甚麼出路?

正如某總裁所說,抄抄子都要下地獄,但不是所有傳媒工作者都是抄抄子,這世上仍有盡心盡力採訪,以報導第一手消息為己任的記者,但當這些記者被抄襲,效力媒體本身還要是網媒的話,就會變成「沒仇報」了。近日教育記者豬心就遇到商業機構《助展會將她的報導原封不動抄襲到 Facebook Page 內,更將記者姓名隱去,好像當作是自己的作品一樣。原來這家機構經已將不少傳媒新聞以同樣原封不動搬字過紙手法抄襲到自己的 Page 內,然後在各個不同 SEN(特殊學習需要)Facebook 群組內張貼以招徠生意。可憐網媒記者其中一個最重要 KPI pageview 就被做掉了。

如果在紙媒年代,還可以叫《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去給《助展會》逐篇收費(錢都不會落自己袋,只是內心比較好過)。雖然豬心工作的《Easy PaMa》是《Next Digital》蘋果旗下的親子平台,但它始終沒有印紙,找人出頭的方法行不通。要制裁此等不當行為,只好被動地去罵他三小,投訴並讓讀者一起發動留言及 Report 機制。好彩的是助展會也知好壞,已把文章修改,總算可以減少豬心的 Pageview 損失。只是 Facebook 投訴機制並不可靠,甚至有點無定向失心瘋,否則為何 King Jer 突然被消失,而且有這麼多的不公平事件

其實要保障網媒記者的版權,最應該由網媒本身自己成立組識去真正做一些事出來,例如:研究法律觀點,有沒有辦法製作一些「簡易治罪」,追討損失的程序;和 Facebook 打好關係,有事能夠盡快了解(Facebook Hong Kong 在 6月21日辦了一場活動和起碼有十萬 Fans 的 Facebook Group Admin 聯系,當然他們是為了將會新增的收費群組功能「打好個底」,但 Admin 起碼都已知道 Facebook 相關人士姓甚名誰)。不過也許只是痴人說夢,網媒連弄個立法會記者證搞這麼多年都好像依然原地踏步,再加上有許多網媒自己本身都是抄抄子,又怎能期待他們有所作為?當劣幣驅逐良幣,記者更要面對內容農場使用 AI 自動收割代替人手將微信、微博及各個中國大陸媒體的第一手內容繁簡轉換愉換標題增刪自如再輸出文章,這些「原創文章」在 Google 的 SEO Ranking 要比你辛辛苦苦寫的遠要高,在社群網絡宣傳又被人抄襲呼叫無門,在香港做「認真的網媒記者」除了食蕉以外,還有甚麼出路?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字,請幫忙按 5 次 LikeButton 化讚為賞,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