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Medium 使用習慣

又來寫得罪人多的纏腳布

Daisy Maris Fung
May 3 · 5 min read

成為 Medium 會員未夠一年,終於摸出一套自己的使用模式,三言兩語可以說完,偏偏寫了一篇文章,你當我呃 Like 就是了。

自架網站 V.S. Medium

明明有自家網站為甚麼要用 Medium?一來 WordPress 自架網站沒有社群,難以推文,二來 Medium 經已被牆,於是將瓷國相關文章放在 Medium,讓主網站不會被牆。繼續使用 Google Adsense 目的是用來欣賞維穩費使用趨勢(詳見近日被網友稱為全天域 KOL 黃世澤的介紹),而它帶來的收益亦足以支撐網站本身網域、伺服器和 Flickr 一部份費用。

Medium 不太好用的地方在於文章格式並不豐富多姿,要撰寫報導香港新聞、時事及社會議題媒體相關網站及 RSS 集合此類文章,還是使用 WordPress 比較方便。

Medium 的互動模式

個人認為,如果不想和人互動的話,不如自己開一個 notepad 來寫,不要放在網上好了。是以你可以說我比較狷介,如果在別的 Medium 文章留言後得不到一個 claps 或者文字回覆,而且大前題是該位作者以前沒有交集過的話,我會視為對方為不喜歡被打擾,那麼我會刪除先前的留言,以免自說自話。Claps 為已出之物,我不會回收(用 Medium 這麼久以來只回收過一位作者的 claps,相信此人亦是最後一位),不過以後 claps 不 claps 同一位作者的文章,甚至會否繼續 follow 就要想一想,因為對方可能視 Medium 為日記,不想應酬別人甚至被 claps 會感覺不好也說不定。

或許我這一輩從 geocities、newsgroup 和 BBS 開始玩,對每一位留言者都抱著「過門都是客」的心態,所以實在不明白寫完文章之後有人回覆(無論是好是壞,起碼有反應)開心都來不及,卻竟然選擇不回應是怎麼了?比起以往每每都要寫字回覆,現在可以用 claps 表態,起碼都回一個 claps 才知道閣下仍然在生或者已閱,難道正常回應真是如此困難?新一代溝通模式是這樣的話只好予以尊重。

Medium 的拍手模式

曾經寫過,好文章我一定會拍好拍滿,現在仍然如是。不過對於沒有加入 Medium 會員而出收費文的人士,我經已不會再如以往般寬鬆對待,因為我發現越來越多這類人劈頭寫第一篇就是收費文,從來沒有出過免費文之餘更要每篇都一拼加入 LikeButton,雖然文章有價但不是這樣吧,起碼放幾篇免費文出來給非會員看看寫作質素不成嗎?還有明明已收稿費,不是會員卻把文章在 Medium 再發一次收費牆的專欄作家,借用 Moyashi 的說法:

可能你會話,大把人將出過嘅文再放係Medium賺錢,其實冇咩問題。我的確可以咁做,但將原本可以免費睇嘅野,要人比錢睇,我過唔到自己果關。咁樣收人錢,生仔會冇屎忽,雖然右手並不會懷孕。

留意是原本可以免費睇嘅野要人俾錢睇。公開放 LikeButton 沒有付費牆阻隔 ,好讓專欄作家獲得更多額外打賞鼓勵他/她以後寫出更多精彩文章是件好事。

又,以上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並無鼓勵或教唆別人跟隨之意,尤其我沒有出收費文,全世界人 claps 多 claps 少都不會對我有影響。

Medium 的關係

在每一個社群都會有自己的朋友/班底/buddy 之類,世界就是如此運作。做不成朋友的原因很多,好來好去就是了,犯不著口出惡言或造謠生事

在自己的 Medium 地盤中,寫甚麼是自由,文責自負是道理,然而常常發文指控其他 Medium 網友這樣真的不妙。對於連身份都要創作分身的人,我不會說用化名就是不可信,只是「說是非的通常都是製造事非本尊」 屢見不鮮。狼來了最後不止男孩的羊給狼吃了,村民的羊也一拼受害;不斷強調 Medium 中文社群有惡霸卻無真憑實據地指桑罵槐對 Medium 中文作者真的有助益嗎?

強烈建議 Medium 中文社群圈內假如真的有欺負弱小,留言攻擊、撰文嚇退作者讓他/她不能立足於 Medium(真的可以這樣?寫兩隻字都能被嚇退,心臟未免太弱少)以避免分薄拍手獻金的事情發生,請直接把他指名道姓地公佈出來,相信大家都會感激為民除害之餘亦一 clap 也不會再給那惡霸。至於我寫這一段,如果要被「指控有人欺淩自己的人」歪曲為欺淩別人也是有可能的,但我都要寫,只因相信真理越辯越明。當然我不期望呼籲後會收到實際回覆,只是想表達自己的看法,也希望有機會看到的朋友想想究竟發生甚麼事。

人有同情心,對於一些可憐的人,被欺負的人,我們通常都傾向相信他/她的故事,並給予安慰。可是對於毫無真實例子佐證的「Medium 欺淩事件」,是不是應該停一停,想一想?如果真的有那麼多委屈,不如大家幫助當事人應對,找出始作俑者,而不是「給了 claps 食完花生就算」,這樣才能真正幫助 Medium 中文社群成長,否則你的 claps 只會助長散播虛假事件,對 Medium 社群沒有任何好處。

Medium 的大敵

是時間。哪來時間看這麼多文章,所以上面懶有原則的想法只是說說,甚至都經已沒有時間看朋友的文章。所以當我看見系列性文章的時候,都會留待他們完結才一次過 claps,這樣看得比較過癮。如果你看不見我 claps 的話,請不要見怪,我真的會等你完結才 claps(例如 阿唯 我在《CO-CO!》編輯部的日子、 Wright Fu 戀愛游擊戰和 Charley Lai 《冰島的太陽沒有光》,超好看),謝謝諒解 🙇

🌐網絡誌

網絡・社交・媒體

Daisy Maris Fung

Written by

香港人,相信互聯網,更相信新媒體;粵文最高,甚麼都寫,不製造高品味假象。又,本 Medium 及相關之社交媒體渠道只反映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機構立場。主網站 daisymarisfung.com 但更多 Medium exclusive

🌐網絡誌

網絡・社交・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