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Tam
Keith Tam
Aug 12, 2014 · 13 min read
The Leaning Tower of Pisa by Alkarex Malin äger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對一般文字處理軟件的用戶來說,要把字體「弄斜」,輕輕點擊一下「I」字圖示便成了。斜體(或稱「意大利體」,兩者其實有所不同)背後的歷史、意義和設計風格卻很不簡單。

使用意大利體有法可循

用英文和其他拉丁語系寫作時,現代的正規編輯法則是用「意大利體」(italic) 標示出書名、作品名 (如樂曲、詩詞、電影等)、外來語以及船名。文章的標題則只用引號括起而不用意大利體。意大利體亦可用來標示出著重的字眼、小標體、或其他用作區別的用途,不過這些都沒有太大規範。編輯人員常用的參考書如《The Chicago manual of style》和牛津大學出版社的《Hart’s rules》都有詳細收錄意大利體的用法。在仍未有桌面排版的年代,出版物的手稿或以打字機寫成的原稿,沒有意大利體,都會用底線來代表排版時應用上意大利體。由此可見,意大利體並不只是一種風格不同的字體,而是有特殊用途、特定語義、附屬於正體字 (roman) 的一種變體 (variant)。換言之,意大利體是用來標明和主要內文有異的文字內容。當然,只取其風格來運用意大利體亦無不可,如以意大利體或斜體表達速度感、手寫風、親切感等。也可以用其他方法 (如底線、粗體等) 來替代上述的標示功能,但這些做法都與傳統不符。有些書籍某些部分的內容 (如大篇幅的書信),全用上意大體來標示,接連幾頁的全意大利體內文,閱讀起來頗吃力。意大利體的可辨性和可讀性比羅馬體為低,並不適合用於長篇幅的內文 (Starch 1914,Burt 1959,Tinker 1955,引述自Spencer 1969)。

西洋書法中的意大利書體

華人口中常說的「斜體」,在歐美都會叫「意大利體」。意大利體 (italic) 跟斜體 (oblique) 的分別其實是頗大的。意大利體源自16世紀的書法字體Chancery Italic,用闊嘴筆書寫。此書風出現的原因,為的是節省時間。當把羅馬人文書體 (Humanist bookhand) 寫得快速一點的時候,原來飽滿的、以圓形為基礎的結構,頓變成了傾右的橢圓形/三角形結構,字母擠壓起來,變得修長。為了省時省事,書寫者減少把筆提起,使筆畫連結起來,出現往上推的筆畫 (up-strokes)。單層的小楷a和g也因此而出現。闊嘴筆的邊緣跟水平呈45度角,構成較自然的書寫韻律。意大利體原為一種非正式的草寫書體,早期未能登大雅之堂。及後才於宗教、人文和商業領域上廣泛採用。16世紀的意大利有三位書法大師:Ludovico degli Arrighi、Giouanniantonio Taglienti和Giovanbattista Palatino。他們各自出版了木刻印刷的意大利書體範本。其中Arrighi的意大利書體成為了不少鉛活字及當代字意大利體的範本,如Centaur,Bembo,Adobe Jenson等。英國藝術家兼書法家Eric Gill的小書《An essay on typography》提到,拉丁字母有三套,一是大楷、二是小楷、三是意大利小楷。而意大利大楷卻不存在,因為它只是傾斜了的大楷,結構完全未變。Gill也提到「傾斜」不是意大利體必然的本質,其不同的結構才是關鍵所在。傾斜只是慣性模式 (customary form)。其實,羅馬體可以是傾斜的,意大利體亦可以是畢直的。

Ludovico Arrighi Vincentino的La Operina意大利體書法範本,1522年 (圖片來自Fairbank 1949)
gill_caps_lc_ital
gill_caps_lc_ital
羅馬小楷、羅馬大楷和意大利小楷三種變體的結構特徵 (essential form,左圖) 和慣性模式(customary form,右圖) (圖片來自Gill 1988)
diff_rom_ital
diff_rom_ital
羅馬正體與意大利體書法的異同 (圖片為筆者的教學講義)

從書法到活字

起初意大利體由書法演變成所刷用的鉛字時,並非一套附於羅馬正體的附屬字體,而只是一種不同風格的字體罷了。威尼斯出版暨書籍設計人Aldus Manutius是第一位鑄造及使用意大利體鉛字的人。1501年,他以意大利體排印了小開本的禱告書,貪其字身修長,節省紙張,方便隨身攜帶。當時意大利體 (傾斜) 大楷字母尚未出現,只用羅馬大楷。後期,Manutius彙編很多內容結構非常複雜的參考書 (如字典),想到以意大利體混合羅馬體一起使用。在1539年出版的法語/拉丁語字典裡,Manutius用意大利體把拉丁語的字彙標示出來,意大利體從此成為了羅馬體的附屬字體。順帶一提,Aldus Manutius也有鑄造幾種不同尺寸的鉛字,也有小型大楷字,在複雜文本結構及書本搜尋資料導向發展的貢獻不少。

Robert Estienne出版的Virgil (左),全書採用意大利體排印,是一本小開本禱告書。圖右為Estienne出版的法語/拉丁語辭典,為羅馬正體與意大利體混合排印的先驅書籍。(圖片來自英國雷丁大學圖書館特藏)

以下介紹三種現代字體中常見的意大利體。

真意大利體 (true italic)

顧名思義,真意大利體是緊緊跟隨傳統意大利書法邏輯所設計的字體。字母設計基本上和書法無異,只作有限度的修飾和統一化。同時亦是書法家的字體設計師如德國的Hermann Zapf (1950年的Palatino)、美國Adobe公司的Robert Slimbach (1990年的Minion) 等,所設計的意大利體都緊隨書法原理,散發著傳統古樸味道。人文系無襯線字體 (Humanist sanserifs),配以真意大利體,也很理所當然。此類無襯線字體的正體是以人文派羅馬體書法為基礎,配以同為意大利體書法為本的真意大利體,非常匹配。

傾斜羅馬體 (sloped roman)

據我推斷,傾斜羅馬體應該是法國皇帝路易13下令要設計一套全新法國皇室御用字體 「Romain du Roi」時出現的。這套字體強調以幾何結構和柵格為本,參考銅板 (凹版) 印刷所用的極端粗細字體。Romain du Roi的斜體,是以羅馬體為本,把柵格傾斜做出來的,和意大利書體完全無關。這套皇室羅馬體,可說時第一套先由委員會擬定好設計格式,再由工匠進行雕刻鑄造的字體,這裡暫且不詳述。一般異風系 (Grotesque)系和幾何系 (geometric) 無襯線字體,諸如Univers、Helvetica、Futura、Avant Garde等,所配搭的差不多一律均係傾斜羅馬體。這配搭理所當然,因為異風和幾何系的字體結構平穩而靜態,和傳統西洋書法實在沾不上邊。平正簡潔的結構和現代主義思維不謀而合,配以傾斜羅馬體,精神上比較合襯。雖然,單層的a和g從意大利體書法而來,好些異風和幾何系的無襯線字體都配上單層的a和g,相信設計師喜愛其簡約結構。有趣的是,雙層g必定會配以雙層a,但雙層a卻可搭配單層或雙層的g!其實這都沒有法則可依。瑞士字體設計師Adrian Frutiger的Frutiger為人文系無襯線體,1976年的原來版本卻配以傾斜羅馬體而非真意大利體。復至1997年,小林章先生和Adrian Frutiger共同設計復刻版本Frutiger Next,終為此字體配上真意大利體。

混合意大利體 (hybrid italic)

當代的電子字體是用算式描述出來的向量曲線,已經脫離了傳統書法的工具特質,實在毋須硬性地模仿幾近被淘汰的工具。有些意大利體採取混合式的設計風格,選擇性地融合傾斜羅馬體和真意大利體的特徵,稱為hybrid italic。Eric Gill可能是這混合風格的始創者。他的Perpetua (1928–35)和Joanna (1930–31)均採取混合風格的意大利體。真意大利體小楷的襯線一般和羅馬正體不同。起筆收筆處會有呈傾斜角度的半襯線,而非水平角度的長襯線。筆畫轉折位置 (如n的左邊筆畫底部),並不會加上襯線。Perpetua和Joanna的意大利體小楷字母的底部,除了a和u外,均加上完整的襯線。這做法與傾斜羅馬體相似,減低手寫感覺。Gill的意大利體書法,書寫速度較慢,有著比較莊嚴肅穆的感覺,往上推的筆畫較少,傾斜度不大。Perpetua和Joanna的意大利體也有著此風格。Joanna的意大利體當初叫Felicity,是一款獨立的意大利體,後來才加上羅馬正體,改稱Joanna。Joanna意大利體狹窄非常,字母寬度差不多只有羅馬正體字母的一半,作為一種附屬於羅馬體的變體,大相逕庭的風格實在難以匹配。這套意大利體的風格獨特,不少平面設計師 (包括筆者) 對之情有獨鍾,用起來卻相當不便。由瑞士字體設計師Hans Eduard Meier設計、於1968年問世的人文系無襯線字體Syntax的意大利體,也採取混合設計風格。小楷a和g都是雙層,m、n、o、u、r、s有些微的手寫傾向,b、d、f、p、q明顯地採取意大利體書法的運筆方式。其餘的字母則是傾斜了的羅馬正體。

高下難分

作為附屬字體,究竟怎樣設計意大利體才好?上述三種取向確實難分高下。二十世紀初期擔任蒙納公司字體顧問的Stanley Morrison,於1926年寫了一篇論文,題為 〈Towards an ideal italic〉,筆者暫譯〈往理想意大利體進發〉。他認為意大利體作為一種從屬羅馬正體的變體,目的是把外來語、書或作品名稱和著重字句從羅馬正體中區別出來,結構和風格不應完全不同。真意大利體的區別他認為太大了,有時字母過分修長,有時過於潦草,或裝飾性過於強烈。他所提倡的,正是傾斜羅馬體。

Morrison的意大利體理論,在Romulus這套蒙納公司出品的字體裡實踐了出來。1931年,Morrison邀得在荷蘭當時得令的設計師Jan van Krimpen擔綱這個實驗。除羅馬正體外,Romulus配有一款傾斜羅馬體和一款裝飾性強烈的真意大利體。Romulus的反應似乎不太好,到現在幾近銷聲瀝跡,筆者也從未見過用Romulus傾斜羅馬體排印的印刷品。Morrison的理論對蒙納公司的字體開發方針沒有很大的影響。當時推出的字體如Times Roman、Plantin,Bembo等,都沒有配上傾斜羅馬體。這三種字體,都配上真意大利體,惟字母都較寬,較接近羅馬正體。在美國,Mergenthaler Linotype公司於1935年推出了由字體設計師William Addison Dwiggins設計的現代系襯線字體Electra。和Romulus一樣,Electra包含傾斜羅馬體和真意大利體。現在可買到的Electra電子版本已再沒有包含傾斜羅馬體。

荷蘭字體設計師Jan van Krimpen設計的Romulus,包含傾斜羅馬體和裝飾性強烈的真意大利體 (圖片來自Carter 2002)

由荷蘭字體設計組合Underware設計的Auto (2004年),提供三款不同風格的意大利體,由低調內斂的,到充滿個性的草體,迎合不同應用場合的需求。加拿大字體設計師Abi Huynh的碩士畢業作品Arietta (2009年,尚未出版),也包含了三款由傳統到創新風格的意大利體。無獨有偶,這兩款字體都不見傾斜羅馬體的影蹤。

荷蘭字體設計組合Underware的Auto
加拿大字體設計師Abi Huyhn的Arietta

結語

綜合以上關於意大利體/斜體的語言、歷史和美學的脈絡性討論,冀讀者能瞭解到意大利體不只是一種純美術的表現,而是經過漫長的演進過程,在拉丁語系文化中佔一席位的變體文字。有天如果意大利體被消滅了,後果並不只是少了一種字體風格,而是少了一種把文字信息標示出來的可能性,也影響著拉丁語系字體家族組成的法則,意義深遠。

那華文字體中有沒有斜體或和意大利體相若的變體文字?且看下回分解。

參考書目

  • Bringhurst, Robert (1997). The elements of typographic style. Vancouver: Hartley & Marks, Publisher.
  • Carter, Sebastian (2002).Twentieth century type designers (new edition). Aldershot, England: Lund Humphries.
  • Fairbank, Alfred J (1932). A handwriting manual. London: The Dryad Press.
  • Fairbank, Alfred J (1949). A book of scripts. Middlesex, UK: Penguin.
  • Gill, Eric (1988). An essay on typography. New York: D R Godine.
  • Gourdie, Tom (1955). Italic handwriting. London: The Studio Publications.
  • Morison, Stanley (1926). ‘Towards an ideal italic’, in The Fleuron, number V.
  • Noordzij, Gerrit (2005). The stroke: theory of writing. London: Hyphen Press.
  • Ogg, O; degli Arrighi, L; Tagliente, G A and Palatino, G B (1953). Three classics of Italian calligraphy: an unabridged reissue of the writing books of Arrighi, Tagliente, Palatino.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 Spencer, Herbert (1969). The visible word. London: Lund Humphries/Royal College of Art.
  • Tracy, Walter (1986). Letters of credit: a view of type design. London: Gordon Fraser.

(in)visible (de)signs

Discussing communication design on a meta level

Keith Tam

Written by

Keith Tam

Typographer, information designer, academic (Hong Kong Design Institute)

(in)visible (de)signs

Discussing communication design on a meta level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