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 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Into the Darkness and a New Hope

今年下半年,我跟揪松團的幾位夥伴一起投入籌備「g0v 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一轉眼,g0v 零時政府社群從開始運作到現在,已經滿四年了。這四年一路走來,突然也想停下來,盤點了這些年投注社群的歷程,紀錄一點心情。

photo by Yuren Ju

其實,在 2012 年首度籌備 g0v 黑客松,積極參與社群,當然是一連串令人火大的社會議題。但更內層的個人原因,大概是在 2012 年中,我的另一半高嘉良發生了嚴重的飛行傘意外,打斷了原本生活軌跡,我們有短暫一剎面臨了死亡的可能,回想起來人生價值也在那時有了悄悄的變化。接下來幾年,我家多了新生兒,對社會的期待不只有現時的憤怒,也加了一層對未來的責任。

當高嘉良在傷後跟夥伴寫出第一個 g0v 專案「中央預算視覺化」時,我也同時踏上開源探索之旅,思考如何以資訊、科技、開放的方法參與社會,成為我固定的時間支出。

我不寫程式,但我能做、也想做的,也是盡量搭橋,讓初始以「寫程式改造社會」的概念走出程式宅圈,並維持這個社群本身的基本能量。辦黑客松,就成了我日曆上的既定事件。本來以為是一次性的熱血聚合,就這樣每兩月一回,竟也辦了二十餘次沒有中斷。對於 g0v 這個意外的有機體,也總覺得能多作些什麼。

直到今年,辦黑客松的工作小組擴編,除了持續舉辦雙月大松,也開始推動社群的基礎建設,希望健全體質。因為我們都希望能增添基本社群能量的柴火。

然後,就是即將推出的「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計畫。

一直辦黑客松,然後呢?

這裡說的「我們」是指舉辦大松的「揪松團」。目前成員有我、clkao、Kirby、ETBlue(暫休中)、阿端、與 Isabel 律師擔任法律顧問,以及新進的夥伴小班。其中阿端是與開放文化基金會合聘,小班則由公民科技獎助金經費聘請兼時工作,打破了以往全為「下班時間 g0v 」的形式。如此,有將近一人的全時人力,以及四位常態貢獻的志工。我們固定每週線上會議兩次,實體 co-work 半天,算是相當密集的投入。

一旦一群人開始密集思考同一個問題,就會產生新的坑。這真是不變的道理。

這是產生「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的情境。
也是一個從「沒有人」起頭後,「有人」願意持續投入的一個試驗。

來點壞消息:「沒有人」文化的疆界

2013 年,因為太常聽到「為什麼 g0v 不作這個?」的評論,以「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作,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雙關語梗刺激了廣泛主動投入的動能。「沒有人」也成為 g0v 廣為人知的不設限參與理念,許多人用自己動手做的精神跳出來擔任「沒有人」。

這樣的精神讓 g0v 大黑客松從最初 9 成是工程師的生態,逐漸有更多跨界參與,近兩年來都維持有 3 成首度參與者,資訊背景比例降至 3–4 成,「黑客文化」已經有了新的意涵,跨出了資訊宅圈。設計師、文字工作者、議題倡議者、公務員等,運用多向協作的開源文化與工具,在黑客松播種最後眾人一同收割(成為公眾智財)的例子,越來越常見。

hacking,以新的方法求得新解的這個概念,也不再限於工程師,維持了大量而持續的參與。這樣的社群動能在在非開源圈看來有如魔術,閃著一抹奇異的光。

例如近期在巴黎舉辦的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期間,法國媒體報導了台灣開放政府社群的經驗,以 g0v 為題往國際傳遞,會出現如此敘事(轉錄 g0v.news 劉致昕 【巴黎現場】這裡,鎂光燈照在「隱形」的台灣身上中的法媒引文):

「文章從 g0v 的開始寫起,各種公民科技專案的出現、預算透明化如何影響政府等,接著是 2014 年太陽花學運中 g0v 扮演的角色。「零時政府正是在社會運動場中打出名號來,尤其是在太陽花運動裡。2014年時,為了抗議政府意圖強行通過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百餘名台灣學生攻入國會並予以佔領。零時政府以自己的方式參與其間 。」最後,文章指出 g0v 作為強勁的民間力量,選擇了跟政府合作,改變政府,甚至有成員擔任政務委員。
『明日的台灣,肯定有賴於零時政府的公民-那些 hackers。』法國廣播電台以這句作結。」

作為深度參與者,我知道這些光明敘事中的黑洞與理解折射的落差。我也知道數字搭建起的印象可以怎麼來,可能是因為,初時是我拉出量化數字以彰顯社群。世界第幾、排名多少、多少專案、多少共筆、多少貢獻者,數字看來壯觀,但有一部分來自於社群的去中心文化的特性。

多中心,亮面與暗面

各自發展造成了蓬勃發展,開放亂入引發創意橫生,沒有規則有時帶來極大效率。這是多中心開放發展的亮面。但終究,我們得回來面對自己。

同一體之暗面,這樣的社群文化同樣也可以這樣形容:無法預期、資料雜亂、沒有效率(真矛盾呵)。各種專業的「沒有人」創造了多元的發想與創意,但更多時候如同曇花一現,只有雛形沒有繼續。

g0v 是一盤很有動力的散沙,有時極速聚沙成塔,但有時,就是一沙一世界。

缺乏線上橫向連結、社群人坑媒合、以及專案資訊整合交換的平台,都是需要長期投入的坑。本來期待「沒有人文化」以及不斷的黑客松能夠自動補足這樣的缺失,但有些事情無法完全以自動補位的方式進行。

對組織特性的反思,讓揪松團開始推動基礎建設。同時,這個以舉辦大松並延續大松的黑客精神為基礎目標的任務小組,也希望用不同形式延展專案的生命,第一個比較大的嘗試,便是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計畫。

公民科技,官草之間

「獎助金」型態的支持方案,在揪松團與開放文化基金會的幾個企劃和討論中浮現成形。而以「公民科技」為題,則是試圖對這幾年的社群累積的定義。

「公民科技」,在 2014 年左右開始在國際開放資料/開放政府社群成為通用語彙,囊括了包括「資料科學、開放資料、開放政府、公民參與、跨界協作」等新型態民主運動。在台灣,2016 年 g0v 年會也採用了這個詞,來定義相關社群三四年間做的努力。

美國總統大選川普選上後,不少美國開放政府的參與者也開始反思,並以「公民科技」為關鍵字撰文思考此領域下一步是什麼?悲觀中也有樂觀。

美國的草根開放政府運動,在 2014 年面臨了眾多貢獻者進入政府工作而民間力量削弱的狀況。有人提出的解決之道,即是持續草根與既有的議題團體連結,這恰巧是台灣 g0v 社群自然發展出來的方向。

g0v 社群萬箭齊發式開放任何人參與的協作方式,自然也不排除政府的協作甚至改用 (fork)。並非社群作為單一主體「選擇」了與誰合作。而在這樣的文化下,參與者個人選擇進入體制努力,也是一種協作文化的延伸。

但同時,社群仍維持了草根力量,參與者仍積極思考如何以資訊科技參與社會議題。歷經了 2014 年的太陽花運動、2016 年選舉之後,g0v 社群型態的組織(或非組織)與台灣社會一起成長,擴及公民參與的工具也持續在社會事件中持續現身:從早期 hackfoldr、共筆運用、開源授權等的分享精神,預算視覺化、投票指南、空污視覺化等專案應用,直至今日的勞基法計算機、愛台語、hackmd 新共筆開發等。

以開放資料出發的開放政府運動以「鍵盤改造社會」口號喊出了新的期待,但運用資料實證、要求資料公開的社會改革路線不算是新方法,也不是這幾年才出現的潮物。我那二十年前投入精力監督國會的前澄社社長老爸瞿海源,就曾在多年前用從經濟部資料一筆一筆把兼職立委資料抓出來,這也只是其中一例。g0v 出現初時,自認相當科技的他也立刻行動支持參與多次黑客松。

對老先生來說,黑客松的確是新鮮事。
二十一世紀開源風的開放政府運動又有什麼不同呢?

具體來說,最大不同是因為開放性質,造成了創新與跨界的可能有百百種。鼓勵分享的氣氛也造成了資訊知識共享的效應,人力組成也因大亂鬥而擴大了想像空間。這些也正是開源式、民間的協作能量的來源。

但是,狹隘的看,民間熱力無論多強勁,結果只有兩種:有做完,和沒做完。

黑客松衝刺,獎助金備援

如果說黑客松提供了創新的平台,那獎助金計畫就是想提供將創新點子實作完成的支援。

揪松團經過一番醞釀努力,在今年底推出「 g0v 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計畫」。這個獎助計畫參考了國外類似的開源獎項 Knight Foudation、德國的 Prototype Fund,我們以相對較小的規模,推出「半年 30–50 萬台幣」的獎助金。希望可以支持符合「公民科技」與 g0v 社群精神、具有影響力且定有明確開發時程的專案,讓一個個種子發芽後有機會再往上抽高一些。

g0v 公民科技獎助金網站

從沒有人文化出發,揪松團試圖拉出一條支線:當一個專案的確「有人」貢獻,以實際不同面向的資源支持專案,期待刺激出更長遠的成果,甚至進一步在民間打造公民科技的商業生態。

我們還會繼續舉辦黑客松,因為民間的、草根的、跨界的 hacking 亂鬥能量,是 g0v 社群的初心。以食物為熱能,化群腦群力為實質的改變力量,是公民黑客馬拉松的魅力。我相信每一個在 g0v 黑客松中得到刺激與能量的人,也希望如此精神同樣續航。

在黑客松之外,獎助金則提供了公民黑客另一種火力:想要 Gap year 瘋狂 coding 的開發者、想要有常態人力投入的團隊、想要尋找持續力的倡議者、想要提升成果成熟度甚至嘗試商業模式的專案主,也許可從此處有多一層想像。

這是一個新嘗試,也努力成為長久的計畫,我們戰戰兢兢,企圖讓這一嘗試可闖出一個新的正循環。除了期待大家的投稿,我們也設計了開放參與的公眾回饋機制,邀請開放協作的社群力能夠跟著這些專案一齊前行。

「沒有人」的文化起源於缺乏,缺乏人投入,於是投入。
因為缺乏,才有了如此豐富的社群。

不把美化的語言當成真實,而是要牢記缺乏的狀態,再努力多作一點點,這也是一個我花了不少力氣跟夥伴一起推出 g0v 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的一點心情。

歡迎同樣關注開放/公民/科技的人,一起關心這個計畫:http://grants.g0v.tw
May the Source be with you.

後記:我是看完 Rogue One 才把文寫完,標題就很順的向 Star Trek 和 Star Wars 致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