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59th day

2015年12月18日 晴

the 59th day.S 4053km, N 22°57'19″ E 115°38'5″, H 12 m 惠来县 到 陆丰市

(接the 58th day 文)

后来会突然下起大雨,阿福会让我住在他新盖的小楼里。还会一起喝茶聊天,阿福的脚是如何跛的?他自己没谈,我也不便问。他会谈如何在福州的服装厂做工,如何回到村里与老婆经营起这家“幸福餐馆”,又如何赚得一砖一瓦,盖起这栋地基已等了十年的新房。

过会儿阿福递我张纸条,上面恭恭正正写着密码,下面还一丝不苟标注:“这个是数字”。要输入这串大小写混杂的字码,还真得一个一个对照才行。iPhone连上了无线网,iPad也连上了。这才爽快地拿起筷子,朝向一整盘堆成小山的炒面,里面居然还有大虾仁,真新奇!真香!

棚外一个小孩在爬窗户。

“哎!哎!你给我下来!”大娘急喊。

小孩三四岁,是最惹人疼招人爱的时候。看他天真的小样儿,就会心甘情愿尽为之操心。大娘放下手里的盘子,跑出去把小孩抱了回来。

“他咋两个(停顿,但还是没想出来适当的名词)呀?”他在大娘怀里看着桌上的iPad问。我心里一紧,怕小孩哭喊要玩平板,便不再有消停了。但大娘放下他后很乖,一直鼓捣着刚才爬窗户够下来的礼盒。为什么小孩就要毫无例外地对乔布斯的产品感兴趣!我看着他拆下来描金寿字,真是喜欢他。似乎他的礼盒的确很好玩。后来我才知道小孩是阿福和大娘的孙子,不是儿子。

这时突然下雨了。

下面经过:

阿福一跛一跛地把我引进屋后的新房,一遍一遍地说我有多幸运。

“这房子还没住人呢!你瞧,你多幸运!”

“空调昨天才安好,你多幸运!”

“被子枕头都是新的,你多幸运啊!”

是啊,如果这儿能收到前面棚子的Wi-Fi,那我就更幸运了。于是回到棚子和妈妈视频,报了个平安。

在新房画了一个头盔就睡着了,梦里遇见Mucha,他也骑自行车呢。我特高兴,问他:

“你为嘛画那么多’JOB’①(工作)的海报啊?”

“因为画家也想有份工作呀!”

“哦 — 哦 — 咱们停下来一张合影吧!”

“合影?”

“照片!”

“什么照片?”

“照片!照照片!”

这时阿福拍着房门:

“照片!你刚才照照片没有?”

我醒了。

①’JOB’是香烟卷纸制造商Joseph Bardou Company商标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Joyteeth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