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座:胡乃元專題(ep. 04)

胡乃元老師預計在 11 月 16 日至 12 月 12 日期間,於台北藝術大學駐校講學,內容包括兩場專題演講、弦樂團指導及發表、小提琴大師班,以及四組室內樂研究。系列文章主要是我旁聽的側寫及心得,將會按日次第刊出。


Date: 25 Nov 2015 (Wed.) 1:30 pm
Place: 北藝大 M302 教室

Programs from J.S. Bach:
Concerto in A minor, BWV 1041
Concerto in E, BWV 1042

進到排練室坐下時已經有些遲到,正在進行的是 1041 的第二樂章。幸好,還來得及聽到,胡老師正在討論附點節奏的詮釋:在 CPE 的觀點,演奏他父親的作品時,若遇到附點節奏,應該讓長音更長、短音更短。但也有另一派是堅持,要完全精確地呈現附點節奏 …… 眼看暫時沒有解答,或許這是屬於品味的問題。

可以這麼近距離地聽到胡老師排練,以及他的獨奏部分,和室內樂經驗又自不同。特別是他已強調數天的音色選擇,在這個段落特別突出:

bar 22 to 27

第 23~28 小節的這個小段,在第 9~14 小節曾在主調上出現過,現在在遠系調上變化,而獨奏在這裡的音色是如此令人迷茫 ...... 即使只是排練,琴聲在一群演奏能力傑出的學生當中居然還能夠那麼特出。

又,回到這個樂章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樂團的收與放。Bach 和當代作品雖然富有宗教情懷,但並不總是莊嚴肅穆的,更重要的還是,這個音樂能否打動人心,進而能引領人們進入信仰的道路。這個樂章有情感的宣洩,但相對也有自我抑制的部分。在獨奏的線條之外,能從樂團伴奏的部分聽到情感的進行。


話說由於強烈地被慢板樂章影響的關係,接下去排練的 1042 也只是專心聽著慢板,前後兩個快板樂章反而不是那麼令人在意。倒是聽到第三樂章時在想,既然是個三拍子樂章,就沒有如何處理附點的問題了啊。

和 1041 不同,1042 的慢板樂章是在小調上。如何解讀這個樂章的音樂?胡老師用了 “sorrow” 這個字,音樂聽來像是某種沉痛的悔恨,但獨奏偶然在大調上奏出的聲音又是那麼的淒美,簡直不可思議。

那一瞬,以為他暫時將自己從罪惡中釋放出來,呼吸的下一口空氣幾乎就是甜美的了,但又不能不回頭面對自己的過錯,之後的音樂又再次變得糾結。

在此,胡老師又特別舉了馬太受難曲 (Matthäuspassion, BWV 244) 作例子,那是彼得突然醒悟到自己真的鑄下大錯 (三次否認他與耶穌的關係) 時,落淚懺悔的一段:

Erbarme dich, mein Gott, um meiner Zähren Willen!
Have mercy Lord, My God, because of my weeping!

小時候學著拉奏這首 1042 的時候,全然不是這樣學起的啊 …… 能夠從精神面重新認識一份作品的這種感覺,真好。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