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師大音樂系同學們的一封信

文/蕭泰然
pp. 45~46,《樂苑》第七期 (1977)
source: Lina Yeh 葉綠娜老師

假如我是站在長輩的立場,論學歷資歷我都不夠資格來寫這封信給同學們。但願我今日是以同學、校友的身份才覺得心安一點。

回顧廿一年前,我曾以無比興奮的心情踏進師大的校門,流逝的歲月雖已不復,然而殘留的回憶卻歷歷如繪。記得民國四十五年的夏天,我坐在收音機旁,凝神收聽放榜的消息,當我的名字被播出的一剎那,我興奮地哭了;因為那一剎那就是我人生的轉捩點,決定踏上音樂家的路途或是走入茫茫的社會裡…那種情景,確實捏了一把汗。不久,我以滿懷的熱情開始唸大一的課程,但是不到一個月,我曾寫了一封長信給家父要求休學,理由不是健康問題,而是感到環境並不如想像的那麼『理想』,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如此急遽的轉變,豈不令人震驚嗎?後來家父的回信使我平靜下來。成功的路徑卻不盡是如意的而平坦的,四年的大學生活,使我學習了一點技術,獲得了一點知識,尤其磨鍊出一顆堅強的心志,走出校門開始服務於神聖的教育工作。

『學而後知不足』所以再到日本深造。今天有多少同學,一旦考上音樂系就心滿意足,不求更上一層努力,有人說在台灣考上大學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的確如此,但是畢業就容易了;在外國則不然,進大學容易,能畢業就不容易了,在這種不同的情況之下,值得警惕!大學的畢業只能算是基礎教育的完成,在音樂界要有所貢獻與表現,卻有待更進一不的奮發與努力。相信不少同學,或許也曾有過『失望』與『休學』的念頭產生,這種念頭終究是一個心理上的陰影,能夠堅強而往前邁進的才值得欣慰。

人各有志,有人立志為人師表,那就得努力以達成為人師表的各種修養與條件。多少人問過我,『你學音樂的動機何在?是為了興趣,喜愛,或想當音樂教師呢?』我毫不猶豫的回答說:『希望成為一個作曲家』。同學們,有人曾經問起過你(妳)嗎?或許你曾自問過這個問題呢?那麼你的回答是什麼?是音樂教師?是音樂喜愛者?是演唱(奏)家?是指揮家?是音樂學者?是評論家?是作曲家?總要是其中之一吧!要是你的答案是『不知道』,『還沒確定』,都將不是應該有的態度;試想-一個人手中已經拿了弓和箭,並且已經開始用力拉弓,可是目標未定,豈不是白費氣力!同時成功的可能性也極渺茫,尤其我們是一個東方的傳統與思想之下生長出來的年青人,而我們所學的卻是西歐的音樂,豈不難成?所以趕快定好目標全力以赴,你們現在的世界是光明且美麗的,充滿著無限的希望與熱情,可是一旦踏出校門,你將面臨的是另一個世界-現實;那時你將懷念著老師們的辛勤教導與同學們的手足情深。我們音樂系的校友,已遍佈全球各大都市,最值得安慰的不外乎他(她)們無時不以音樂系之校友為榮,當你見到他(她)們時,那種興奮,那種關懷,令人難忘!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klassykoly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