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作曲家 Samuel Barber 出生於賓夕法尼亞州,學生時代在 Curtis Institute 專攻鋼琴及作曲,同時和 Fritz Reiner 學習指揮。後來他拿到獎學金前往義大利進修,在義大利寫出了他的第一號弦樂四重奏,這首四重奏的第二樂章又經由他本人改編為弦樂團和人聲合唱的版本,改編給弦樂團的演奏就是後來我們所知道的 “弦樂慢板” (Adagio for Strings, Op. 11)。

指揮大師 Toscanini 非常欣賞這個樂章,1938 年他親自指揮了作品的首演,當時的演奏時間只耗去不到八分鐘。

Arturo Toscanini and NBC Symphony Orchestra (11 May 1938)

後來在 Kennedy 和 Roosevelt 等總統的告別式上,以及電影 <前進高棉> (Platoon, 1986) 都使用這首曲子作為背景音樂,無形中為作品增添了本來並沒有的悲劇色彩。Barber 對這點感到反感:「這首音樂不是寫作來給葬禮當配樂的。」但 2001 年的逍遙音樂節閉幕音樂會上,指揮 Slatkin 卻又 “不約而同” 地選擇這首曲目,對 911 攻擊事件的罹難者表達悼念。

Leonard Slatkin and BBC Symphony Orchestra (15 Sept 2001)

在這首曲子的風格整個大翻轉之後,我們對 Barber 的認知似乎也趨向於一個悲劇音樂家了,但他的作品事實上有著富麗的旋律,他使用的作曲手法也異於當代對調性和聲系統進行拆解的主流,而寫作出相當傳統的聲音。他的音樂甚至被認為是 “新浪漫主義” 的風格 (有此一說),並且與同樣留義的 Howard Harold Hanson 被並稱為最後的浪漫主義者。

曲子本身使用的素材非常單純:由數個半音所組成的上行音階。在宗教上,這樣的姿態是為尋求救贖、解脫,音樂也在高音、低音聲部將主題漸漸堆疊強壯之後,在中段帶出最強烈的情緒來,就像是心智有限的人類正掙扎著…然後一切歸於平靜,隨後跟上的安詳和聲卻是那麼漂亮,回首四顧卻恍若隔世般。

Last Update: 8 Aug 2016
Orig. facebook.com/classicaholic, 29 Jan 2013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