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樂團練習的時候一時興起,和大家聊到 Mozart 的「音樂玩笑」(KV 522)。這是兩部法國號和四部弦樂的室內樂曲目,透過搜尋引擎尋找資訊,發現網路上多是一些常見的評論,例如可以注意這個曲子的結構 — 剛好這裡的音樂是有總譜可以看的,但即便是不看總譜,我們應該也聽得到幾個聲部幾乎都是整整齊齊地寫在一起,不若 Mozart 其他的曲目,兩個小提琴聲部會錯開的寫法,在這首 KV 522 裡面都看不到。這個故意整齊的寫法,可說是一種諷刺,要諷刺那些本領沒有比作者本人高明的作者眼中的外行人,也許就是暗示外行人的演奏本領只能到這個程度。

另外的例子就是,第二樂章 “Menuetto” 的第 28 小節第 3 拍,由法國號開始的旋律,我們可以注意到,這個樂章的開頭還另外標示了術語 Maestoso,一般而言是莊嚴的含意,但請聽法國號所演奏的旋律,這個不和諧音不就是對於自己筆下這些作品的諷刺嗎?在這裡聽不到明顯的莊嚴氣氛,也許恰正說明了作者寫作這個作品的真意所在。不和諧音同時可以在第三樂章的小提琴旋律,以及第四樂章末了的”奇特”和聲當中找到。

其次,我個人覺得,以 Mozart 樂思之靈巧,天籟一樣的旋律他信手捻來,極度複雜的作品他寫來易如反掌,這些都是他之所以被稱為”音樂神童”的原因,一再聆聽他的作品,的確必須佩服。以他的天份之高,卻在將近晚年之時創作了這樣乍聽之下極為簡單易懂的作品,真是耐人尋味。聽第一次,你可能會覺得這就是典型的 Mozart,色彩明亮,旋律優美,跳躍而輕盈,但多聽兩次,你可能就會開始覺得「這不是 Mozart」。


12 Sept 2012 後記:為了把這首曲子介紹給樂團,寫了短短的介紹文,卻也給我帶來一點想法上的刺激。

16 Apr 2014 再記:2012 年還在政大和弦樂團練習時,偶然提到這首曲子,後來一時興起,就在樂團辦公室打開電腦寫了一些想法下來。化為臉書專頁的想法卻是不請自來的,在當時實在是個意外。想起這首曲子,以及它本身的親和內涵,不論將它視為入門磚,或是作為我開始以文字寫下我的音樂想法的里程碑來看,恰皆是頗具意義的巧合。

8 Jan 2015 三記:將所有的文章從 Blogspot — Facebook — Wix — Tumblr 終於搬到這裡,將近五百篇的舊文,這是最後一篇在 Medium 就定位的文章了,特此為記。

Last Update: 30 Aug 2016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facebook.com/classicaholic on September 12, 2012.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