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樂開課:小教員的教育反思

在主流小學執教鞭多年,在香港教育的洪流下,輾轉間來到了這所「短命小學」註1,卻有幸棲息於洪流旁的「小溪」中,的確給了我一個難得的喘息機會。讓我用「小溪」來形容我現職的這所學校吧!因為她的確小─校舍小、班級少(第一年三班、今年擴至八班)、政府的資源相對少,校齡也小(今年只兩歲年,最長也只九歲)。她可說是香港主流學校下的一個小支流,她沒有背負甚麼包袱,她在大江旁涓涓細流,憧憬締造一泓清溪,為香港的教育發現可能性,期盼和孩子一起尋找學習的快樂與空間, 她流出來的溪水是不一樣的。

其實香港擁有中西文化共融的優勢:我們與擁有五千年悠久儒家文化的中國相連,在殖民地歷史的背景下,我們又能吸取西方的文化思想。曾聽過一個有趣的理論:孕育中國人民性的是陸地,人要與地共生,便孕育出刻苦、堅毅、順服的人性。而孕育西方民族的是海洋,人要與海洋拼搏,於是孕育出冒險、挑戰、勇敢的人性。我覺得這說法很有道理。按道理說,香港的確是得天獨厚的。我們理應孕育最優秀的文化,最優秀的民性,因為我們擁有最佳的土壤。

身為前線教育工作者的筆者不敢班門弄斧,說甚麼教育理論,只想整理多年來點滴所見,在湍急的洪流下沉澱……反思……再思教育的方向。

不知何時開始,這小城出現了大伙兒的怪獸家長,學校變成了學店,消費文化入侵學校的教育。學校為了要滿足家長的安全感,於是功課不可沒有,每天每科規定要給幾份,一天上四至五科,加起來就有十多份功課了。別說孩子叫苦連天,就是老師看見那密密麻麻的家課欄,也不忍心再給了。學校的課程呢?在一片呼聲下要提前教,早半年甚至一年,總之要比別校超前,這才是優秀的教育。這難道就是贏在起跑線?可是評估後,我們又說從評估的數據反映孩子不太掌握課程內容,於是唯有安排補課。孩子原本一天上八節課的,如今要延長課時,多坐一個鐘。即使是打工仔,天天要你加班,你也難接受吧!可憐孩子是無力反抗的。再者,試卷發回家後,到了家長的手中,當老師的,最怕遇上「求分」個案,怪獸家長為求多添一兩分,可以和老師爭論不休,一道簡單的題目,可以找來幾個說得「合情合理」的答案。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求分」,而不是「求真」……究竟誰主教育?

有一年,我任教一、六年級的語文科,學校為了鼓勵學生「我手寫我口」,設置了一本隨筆簿─學生可以按感動、興趣,隨時寫文章給校內任何一位老師,老師與學生可以透過文字談天說地,暢所欲言,多美的一幅圖畫。一年級的孩子拿到了隨筆簿,已經雀躍萬分,急不及待的又塗又畫,此起彼落地舉手問字。孩子樂在其中,因為他們不覺得這是一份功課。收到他們的隨筆簿,老師們都笑不攏嘴,因為它滿載著孩子的真情實意,和純真的想法,真箇我手寫我口。這不就是自主學習嗎?可是,六年級的孩子呢?他們經過學校五年學習的洗禮後,拿到這本子,十居其九的倒是問:「老師,要寫甚麼題目?字數要多少?標點計算在內嗎?」當老師的不得不反思:孩子單純的追求學習的心志,失落在何處?

來到了「小溪學校」,我找到了一個可以和孩子一同尋找學習樂趣的空間。早上時段我們會進行學科學習,因為上午是孩子最能安靜專注學習的時候,孩子透過合作學習,一同建構知識。老師安排的功課重質不重量。到了下午,我們與「教育大同」合作,拉攏不同專業的教育夥伴,讓孩子參與「感.創.做」課程註2。孩子要齊齊動手,又動腦袋參與學習的過程。閱讀、創作、自造、廚藝、運動等組成了孩子多樣化的體驗式學習大本營。自主學習是不爭的事實,更重要的是孩子能體驗學習的樂趣。推動他們學習的不是老師,而是學習本身的樂趣。

如何讓一年級的孩子明白尊重人的道理?硬把道理塞進小心靈是最方便,也是最合乎經濟成本的教育方法。可是情意態度的培養不是聽了就懂,懂了就能行出來的。故此,我們和孩子先讀有趣的圖書繪本,讓孩子與圖書的主角產生共鳴,然後我們和孩子走進社區,在現實場景中讓孩子學習。我們到了公園、博物館、圖書館和超市,孩子細心觀察人們的行為表現。同時也讓他們享受被尊重的快樂,這些經驗才能內化成為他們自己的。回到學校後,就算是平日最被動的孩子,也搶著要發表他的「所見所聞」,然後我們讓他們以話劇演繹他們所學到的「道理」,過程充滿老師和學習的歡笑聲。這是質性的教育,不容易量度的,是一向只重視量、重視成績的香港社會所忽視,卻又是非常重要的軟實力。

在香港以成效作為教育指標的前提下,學習過程往往因時間不足和成本太高而被忽略。放手給孩子去嘗試、去闖是西方教育視為寶貴的學習經驗,我相信孩子的自信與探究精神是必然的恩物,而這正是我們東方教育所需要的。我們不要鐘擺效應,不應拼棄東方的仁義禮智,盲目追求西方的個人主義。讓我們的教育能在東方與西方之間找到一個最理想的落腳點─一個讓孩子能健康茁壯成長的土地。

註1:為應付觀塘區小學未來將出現學額供不應求,教育局重開兩所因被殺校而空置的小學校舍,作為僅辦九個學年的「短命」小學。

註2:賽馬會「感創做」大本營目的在透過learning by doing,推動全人教育及自主學習。

筆者: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課程組負責老師 黃翠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