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吧孩子:第三章】快樂船與嬉皮國

「請問您需要什麼?」

「請給我一份高潮(Orgasm)。」坐在我旁邊,年紀大約45歲的丹麥阿姨豪爽地說。我聽到差點沒從椅子跌下來:「WTF?」快速瀏覽了菜單,還真的有叫做高潮的調酒!

「好的……請問需要幾份?」服務生一臉尷尬。

「你是說要幾份高潮嗎?嗯……先來一份吧,可以的話,當然是越多越好!」丹麥阿姨俏皮的朝服務生眨眨眼,玩瘋的程度不亞於我們這些年輕小夥子!

離開Bar後,我遇到一位僅照過一次面的西班牙人。他興奮地告訴我:「我們一看到你在船上跳舞,就覺得你一定是個好人,哈哈哈!」

●●○●●

慢船上

在大街上唱歌、跳舞,在大雨中狂奔、灌盡整艘船的啤酒、跳瀑布、保齡球場Party……從泰國北部到寮國的慢船上,以及在寮國小鎮龍坡邦的時光, 像沒有規則的慶典,日日夜夜是不忍闔眼的繽紛盛宴。

那是在獨自一人到了泰寮邊界──清孔之後,在朋友的邀約下,決定坐慢船一同前往寮國。我們沿著總長四千兩百公里的湄公河,從泰國北部花兩天的時間,到北寮國的中心──隆坡邦小鎮。一天之中,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船上度過。寬達數十公尺的湄公河兩旁山巒遍布,在夕陽餘暉的掩映下,猶如一幅靜謐的山水畫。

然而真正精彩的並非窗外的景色,而是船內旅人們的互動!船上約五十個背包客與少數的當地人。所謂「背包客」,換個角度詮釋則是:一群整天想找樂子的人。而最令人興奮的其實──船上沒有WIFI ! 雖然大多數旅行者都已跨出自己的舒適圈,但網路畢竟是旅人與家鄉唯一的聯繫,因此在許多時刻,旅人們仍會緊盯螢幕不放。在慢船上的兩天,船上的背包客們無法躲到輻射築起的小框框內與人隔絕,相反的,為度過漫長的時光,大家都得各憑本領,看誰「玩」得最厲害!

把整艘船的啤酒喝得精光,是這裡瘋狂的基本盤!有人打牌、玩數獨、聊天、跳舞……艷陽、微風與河流交織成一曲快板襯樂,襯著這些甲板上或坐或臥或唱或跳的旅人。沒有介意、沒有拘束,這裡無須營造形象,我們只替「歡樂」兩字代言。船上的人們都是開放的窗口,所以我也就順著這流,到處跟別人聊天打屁。聊著聊著我目光掃到一對情侶,手拿iPad、戴著耳機,兩人在船中央「安靜地」跳舞,絲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我看他們跳舞既投入又享受,就走到他們身旁比了一個:「我也要聽!」的手勢。下一幕,你就看到一個亞洲臉孔的小朋友,跟他們一起高舉雙手,如海浪般隨性的起舞!

在慢船上玩心大起的時候,就喝酒跳舞,玩累了就窩在角落看書。轉眼耗時兩天的慢船之旅結束了。除了在泰北認識荷蘭與模里西斯(馬達加斯加旁邊的一個海島國家)的朋友外,在船上還認識了一群可愛的英國大學生,由於在船上大家相處得非常愉快,所以到達寮國龍坡邦小鎮後,我們大家就團體行動找樂子。而我特別喜歡跟一位叫做丹妮爾,有點瘋瘋癲癲的英國女孩一起玩樂!

「登登!登登登!(請自行腦補「不可能的任務」主題曲)」

「Lu !那邊有敵人!」

「啊,丹妮爾!快背對背!」

我跟丹妮爾雙手比著槍的手勢,背靠著背轉了一圈,有模有樣的觀察附近是否有敵人。如果現在遠處有一台攝影機,就會拍到兩個大白癡站在馬路中央,自以為是湯姆克魯斯。

「丹妮爾!前方安全了!繼續前進!」

我們倆繼續拿著想像的手槍,穿梭在夜市的人群間,在我們身旁的是──覺得我們腦袋有問題的路人。

我放下「手槍」說:「啊!丹妮爾,我想聽Michael Jackson!」

「I’m Starting With The~~Man In The Mirror~~」

「嗷嗚!Change his way~~」丹妮爾唱得正起勁,而我開始月球漫步,學Michael的招牌動作。下一秒,我們可能手牽手在大街上跳起華爾滋,也可能是她把我揹在背上轉圈圈,喔對了,這是我一天之中最主要的行程。

龍波邦小鎮沒有任何高大的建築,只有矮屋。這個小鎮已有千餘年的歷史。保留在此的南傳佛教寺廟華麗又古典(中國/台灣是漢傳、西藏是藏傳、東南亞則是南傳)。隆坡邦緊鄰世界第十長的湄公河,附近的自然生態非常豐富,在這裡可以划獨木舟穿越山洞,或是去壯觀的瀑布玩水。整座小鎮給人從容自然的氛圍,沒有絲毫匆忙。

龍坡邦的瀑布算是當地最熱門的景點之一。可是我們在朋友的帶領下,到了一個瀑布上游、沒有其他遊客的秘境。往下看,瀑布直墜數十公尺,而頭頂上方是瀑布與陽光,在艷陽下打水仗、沖瀑布、游泳,或躲進瀑布後方的山洞中,閒看濺起的水花,那清澈的激越裡充填著笑鬧。

最後大家前往兩小時路程的山洞探險,為了探尋這未知的境地,我們不斷走路。最後…什麼也沒發現。我們沿著原路折返,和在入口等待我們的丹麥阿姨會合。

「所以……所以……你們真的有找到山洞喔?」丹麥阿姨一臉困惑。

「開什麼玩笑,我看完這山洞真的覺得人生無憾了……Lu,對吧?」

「妳不知道,那山洞簡直OMG……」雖然我們什麼東西也沒找到,不過全部人都很有默契,要編織出一個精彩絕倫的山洞探險故事來唬我們可愛的丹麥阿姨。

對我來說,旅行本來就不是要看到最美的風景,而是如何製造出最快樂的回憶。重點是過程,而非結果。因此我絲毫沒有浪費時間的感覺,和這些像家人般的朋友朝夕相處,比獨自看見絕美之景卻無法分享喜悅還要值得多了。

晚上,Party Time ! 在當地有一間保齡球館,裡面大概擠了一兩百個旅人,大家醉醺醺的跳舞、喝酒、聊天。我個人不是Party咖,但這晚著實太快樂了。丹麥阿姨被扛在肩上像是Dancing Queen!保齡球場後方大概有一百人都在跳舞狂歡,有的人秀舞技、有的人在手牽手轉大圈圈,而我也帥氣的秀了個前手翻,引起眾人的歡呼。差點忘記這是一間「保齡球館」,所以雖然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跳舞,可是輪到你的時候,還是會去球道上丟個兩球。顯然大家的狂歡已經喧賓奪主了!

每天跳舞、旅遊、玩耍,這段快樂的時光悄悄靠近尾聲。在隆坡邦的第四天,是我們告別的時刻。來自莫里西斯的卡蜜兒要往北部前進,而剩下的好友們要前往南部,說真的,我當下真的很想跟他們一起去南寮國。因為北寮國的下一站,就是我最不想面對的中國了。

有時候,悲傷會讓人忘記自己該走的路,快樂也會。

無論如何,最後我決定跟卡蜜兒一起前往北寮國。其實我完全不知道前往的確切所在,只知道在北邊。相較之下,我在泰北旅行時孤單許多,直到抵達寮國才開始結交到朋友。偶爾我也納悶:為什麼會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我憑什麼讓人喜歡?之後的旅程中,我親口問了我的好友卡蜜兒這個問題。

一個人旅行,最大的壓力其實來自於孤獨。但仍有許多美好片刻,如拼圖般,隨著旅人的腳步被拾起、填入屬於自己未完成的地圖中。大夥兒告別後,只剩我跟卡蜜兒留在隆坡邦,準備隔天前往寮國北部的小鎮──龍囊塔。

在隆坡邦的日子,是我旅程中最歡樂的一段時光。好友們離去後,微微的哀愁在我往後的行路中發酵。

告別,畢竟令人傷感。

下午我跟卡蜜兒一起在湄公河畔,望著美麗的日落發呆,我拿出帶在身上的《小王子》隨手一翻,上面寫著:

“You know , one loves sunset when one is so sad.”

(你知道的,當一個人的心情往下沉時,他總喜歡看著太陽往下落)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