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明

經歷與作品年表

1968年出生於彰化,畢業於世新傳播學院,主修電影編導。畢業後,曾任職金馬獎執委會、國家電影資料館。之後從事文學以及劇本創作。1996年開始投入電影製作,陸續發表紀錄片與實驗影像的創作。系列作品<鑿空, (2007)>、<傷城, (2008)>、<等待‧真愛, (2010)>深入探討城市中的時間與空間。最近作品:<跳房子, (2012)>以舞蹈表達反核意識。<尋找木柵女, (2013)>,<MATA-影像之初, (2016)>追尋、重構19世紀攝影家John Thomson來台灣拍攝的西拉雅族人之影像作品。2016拍攝以美濃廢棄的第一戲院結合舞蹈的實驗作品。

重要作品、展演經歷

影像創作部分

2017 <影像之初> 第39屆金穗獎最佳實驗片

<空一格,戲院> 高雄拍,於光點放映

2016 <尋找木柵女> 參加第35屆義大利阿索洛Asolo 國際藝術電影節

「TAIWAN VIDEA 2.0:文化秘遇」台灣前衛影像展。9月16日-

「Who’ Who」 臺韓當代錄像交流展A.台灣-「名人錄:沒有臉孔的名人」,水谷藝術展出,2016年8月20日-9月4日。BB.韓國-「誰是誰:印象」시청각 Audio Visual Pavilion,8月20日-8月28日

2016 拍攝以美濃廢棄的「第一戲院」結合舞蹈影像的實驗作品。

2015 拍攝西拉雅─湯姆生系列續篇,<MATA─影像之初>。

2014 <尋找木柵女>獲第36屆金穗獎最佳實驗片,個人單項獎。入圍東京短片節,入選當代藝術館「青春‧未來」影展於台北、台中、京都三城放映,CNEX消失與復現 — 錄像空間系列” Fort-Da Screening Room,9月26日-10月5日”印度BTLIFF,Aseem Trust於Cities Chennai, Bengaluru, Thiruvananthapuram三城放映, 10月12、18、15日。

<尋找木柵女>獲「南方影展」實驗片首獎。

2014 3月<跳房子>於反核運動凱道現場播放。

2013 <尋找木柵女>「高雄拍」跨類型影片創作,於高雄電影節放映。

2013 <跳房子>與一群反核導演於反核場合以及網路播映,並於InDPanda香港國際短片節,以及「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舞林短打」單元中放映。義大利亞洲電影論壇於羅馬Macro現代藝術館La Pelanda — Piazza Orazio Giustiniani, 10月12–20日放映。

2012 <跳房子>(反核短片)高雄電影節EOS短片單元入圍。

2011 「兩個FF的混聲計畫」於巴黎作為期半年的駐村,並於Les Voûtes展演(6月22–25日)

2010 <等待‧真愛>獲得第32屆金穗獎最佳實驗片入圍。

2009 <鑿空>、<傷城>兩片再度獲邀參加國立台灣美術館舉辦之『2009亞洲藝術雙年展:觀點與「觀」點』,2009/10/24–2010/2/28

2009 紀錄片<文字的星盤>導演。

2008 <傷城>導演,勞工金像獎(台北市勞工局),專業組優選。

2008 <傷城>獲第30屆金穗獎,最佳聲音設計獎,並入圍最佳實驗片。

2006 <鑿空>導演,入圍2006紀錄片雙年展「影像大道」單元,於國美館展演。

劇本與文學類經歷

2016 <空一格,戲院(第一戲院)>實驗電影劇本

2015 <MATA─影像之初>劇本

完成《文字的星盤》寫作計畫

2014 府城文學獎 <留在新營的一枚甜蜜印記>報導文學類佳作

2014 台中文學獎 3D電影>新詩 佳作

2014 桃城文學獎 <老街上的鉛字迷藏>散文 第一名

2013 詩作<讀John Thomson攝影日記有感> 打狗鳳邑文學獎新詩首獎

2010 詩作 <怪手的臉> 文學創作者 第五屆年度新詩獎

2007 <伊達邵蓋房子> 懷恩文學獎散文三獎

2006 劇本《夜深了,誰在黑板上寫字》 新聞局95年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獎

<斷層線上的蘋果在跳舞>吳濁流文學獎 報導文學 首獎

<山、大佛、我城> 山海文化獎 散文 首獎

2006 劇本《夜深了,誰在黑板上寫字》 新聞局95年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獎

<斷層線上的蘋果在跳舞>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報導文學首獎

<山、大佛、我城> 第一屆「山海文化獎」,散文首獎

2005 <履帶鏈接的村落>獲台灣文學獎 散文類佳作獎

2004 <地圖上無法抵達的地方>發表於聯合文學

2001 劇本《戀戀半線情》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創作補助

1999 劇本《迷宮中的快遞》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 光華出版

1996 <畫個一> 聯合報文學獎 散文獎第三名

-同時收錄於1996文學獎專書 (聯經)與九歌年度散文(九歌)

1993 《你的電影約會》企畫編劇 電影年 公共電視節目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