鑿空3號

Through /no:3

1、關於片名

「鑿空3號」,為《鑿空》與《傷城》在第二屆亞洲雙年展(2009國美館)展出 時誕生之構想;三號是接續兩部作品的另一新的呈現

2、關於展演空間的創置:

影像它包含了《鑿空》、與《傷城》這兩部城市觀察的系列之作,並根據展演進行重構,企圖呈現單一投影的影像。

《鑿》與《傷》分置於兩邊,並擷取系列之作的片頭與片尾,作一個「片頭尾」(Opending)置於中間。由於這此一城市觀察系列以蘊含時空的衍變,這三片長短不同的影片,一方面內容上有一個系列性的呼應,將頭尾包起來,另外時間長度的不一,再連續地第二輪播映之後,會產生一個不同步的關係;這樣便與影片中大量的切割畫面製造的框格有了一個數學機率上的對應關係,造成一個展演場中,框外有框,畫外有畫的效果,比各自分開呈現的兩個作品,更奧妙地表現了後現代城市,生活被大量建築與街道切割的實況。

3、創作理念說明

長期以來記錄片以說故事的方式在展示攝影機開挖以及「縱向」透視的能力,然而其實也在進行某種程度的「開挖」,這種在拍攝對象的身 體與心靈進行解剖方式,「深度」記錄其實也意味著一種「侵入」式的觀看。而這種觀看在紀錄片由來已久,而且仍然盛行著。

這一連串踩街行動,是在相機、電腦、數 位攝影機等不同的機器接力下,花了超過十年的時間,而仍在進行中。《鑿空》、《傷城》以及正在進行中的《等待˙真愛》正是企圖要對這 種「目光的接觸」的方式作一種反省,企圖記錄與實驗的臨界拉大,重新檢討觀看的行為。

也正是如此,這次的三聯作居中的「片頭尾」opending,就 是一個創作者在山路旁遇到的一面反照鏡,一面顯然因為意外被撞凹的反照鏡,當成意象的中心。而左右並組兩片較早的《鑿》與較晚的 《傷》,也經過不同時間的漸變,「鑿」與「傷」也意味著同一個行為加上了時間因素之後的不同描述。

以接近日常民眾生活眼睛中一連串「短暫地」瞥見、「短暫地」第 一印象,也就是說一連「橫向」地、「來回」地,將我們生存中的這種「浮」光「掠」,這種為先入為主地「偶然」與「隨機」採集下來之 後,經過機器重新反饋給肉眼,而結果,證明「淺」見經過日積月累,能夠展現一種不同形式的批判。

2009 Asian Art Biennial Viewpoints & Viewing Points Exhibition https://event.culture.tw/NTMOFA/portal/Registration/C0103MAction?actId=52558
designhttps://event.culture.tw/NTMOFA/portal/Registration/C0103MA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