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共享的商務平台 = 投資者的新寵

這篇文章要探討社群經濟、共享經濟的新興網路平台,不過最近台灣人人瘋政治,我想先來抒發些什麼。

2014年,是台灣年輕人極度不滿的一年,從太陽花學運到力挺柯文哲選市長可見一般,但政府或社會是座龐大的機器,年輕人只占了階級金字塔底層的一小部分,在衝撞體制的過程中,造成改變需要時間,很~長的時間。


難道年輕人只能在等待改變中消磨熱情與青春嗎?

我是設計師,對我來說設計不只是一門學科,是生活態度。我知道產品永遠都有改善的空間,人生也一樣。而我心中最理想的社會形態是大家都能自由選擇工作地點和時間、選擇居住地點,不必一天8小時關在辦公室裡,請生理假不會扣病假薪水(生理期是病嗎?),不論年資進公司第一年本該有30天的特休(老人年輕人都需要休息,這是基本人權)。

好,有人說這是歐洲人的福利,生在台灣就認命吧。我說認命是因為懶惰,不思考不批判,媽媽養你到大是要你成為懶惰蟲嗎?當了這麼多年的網路鄉民,難道網路無國界你不懂?

於是在“自由工作者大爆發時代”我搜集一系列讓個人提供服務來獲利的平台,你家有空房就用Airbnb租給外國旅客,你是旅遊玩家就用Withlocal來帶外國人玩…. 藉由發掘新的工作形態,我想知道這類結合社群與實體的平台能帶給社會怎樣的改變。

首先,今年11月哈佛商業評論出版一篇文章:“What Airbnb, Uber, and Alibaba Have in Common”,探討為什麼像Airbnb或Uber提供個人服務、強調社群的平台受到投資者的喜愛,他們為什麼比傳統商務網站成長更快、獲利更高?

很簡單,因為成本低或接近零成本。這類平台不擁有自己的實體資產,例如Airbnb上的房間都是廣大網友放的,什麼安排日期、機場接送、清潔維護都不用管,每筆訂單就能收取6–12%的平台使用費。

再者,這類新興社群平台的成功關鍵在於對資產的重新定義,過去傳統的經營者專注在有形資產的累積與維護,新興社群平台的資產則是無形的知識、人際關係、以及他者的資產(使用者的車子、房子、時間),這類“不擁有”、“不管理”的競爭力促進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人與他者資產的互動。文章超有料,建議大家都去拜讀!


講了這麼多,所謂共享經濟、社群經濟的平台要怎麼建?


  1. 選擇主題
    不論有形無形的個人資產,從家中空房、閒置腳踏車、專業技能、到旅遊風格,都可以作為服務提供給需要的人,重點是如何用創意有效地連接供需兩端。
  2. 讓專業變簡單
    消費者期待在平台上會買到和傳統產業一樣甚至更好服務品質(更加客製化、更獨一無二),所以平台必須透過技術、機制來確保服務提供者的水準,以Airbnb租屋為例,它將傳統飯店管理房間的方法轉變成一步步簡單上手的操作,從空房管理、價格設定、房間設備、到周遭景點,讓房東用手機也能輕鬆完成上架。更不用提它對房東嚴格的監督機制,例如24小時內回答旅客問題、每當旅客入住前幾天不斷用email轟炸房東(告訴你有客人要來了、要怎麼接待、如果客人生日可以準備小禮物……)
  3. 建立社群
    為了形成社群,需要滿足社群平台的三大核心價值:認同感、關係建立、合作。首先平台需要一個很棒的理念,才能吸引志同道合的人來此創作內容;讓供需雙方快速配對、連接、溝通;社群成員資料透明化,還要有互評機制,確保雙方遵守遊戲規則。
  4. 超強客服團隊和客戶體驗
    平台上需要提供最貼心、最詳細的指導手冊,甚至提供高額保險,在適當時機給予使用者協助,讓使用者能放心與陌生人互動、交易。

從市面上已經廣為人知的幾家平台來看,社群建立和客服機制是最重要但也最困難的部分,除此之外,計程車司機反對Uber和美國當地旅館控告Airbnb違反法律等事,可見新的商業模式受市場歡迎的程度已大到威脅傳統模式的版圖,所以他們祭出法律來抵抗。法律,本該是隨人民的需求而變,而不是阻礙創新。套一句Airbnb的回應“不管怎樣,你阻擋不了眾人的需求。”

最後,“全民共享”是資訊流通快速的必然結果,就像連鎖大型飯店不再是民眾的最愛,他們要的是更加獨一無二的、客製化的住宿體驗,就像台灣政治不再被黨派挾持,而是讓全民用更透明的方式參與。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