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差》:忙著去護送,來不及拆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avid DeHetre

講了王菲的約定,豈能不提郵差。

心水較清的朋友,必然知道林夕在郵差中,大量重覆使用了在約定中出現的意象。這已經是老生常談了。但也讓我們來重溫一下吧:

約定: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郵差:認錯旅店的門牌 約定:然後一起走半哩長街->郵差:認錯要逛的街 約定:還燃亮那份微溫的便當->郵差:便當冷了想保存 約定:還記得當天結他的和弦->郵差:沒有你和的和弦(但有結尾伏線!)

約定:應未忘相約看漫天黃葉遠飛->郵差:黃葉會遠飛這場宿命(最終只能講再見!)

約定這首歌成於一九九七年的「玩具」EP,而郵差則為一九九九年的大碟「最愛陌生人」,兩首歌相隔不過兩年,但林夕明顯已經覺得少女對愛情的待望不再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如果最後沒有應許承諾,又何必假仁假義地做約定?世間上最沒約束力的盟約,婚約必然是其中之一,既然世間逃不過離離合合,又何必報喜不報憂。所以你說林夕已經進入看破的境界也好,決心破舊立新也罷,郵差若果真的是約定的小後續,那麼這段情則已寫死,註定無法開花結果。

郵差的環境佈局,相對約定的場景,較為陰冷,無甚暖意,的確是分手的好鋪陳。細雪飛下來不特止,還要飄入遠處深海。這是對感情終結前的隱諭,所以「你」說「雙腳走不動」,只好「離開」(這場感情的長跑)。而「我」亦不會挽留「你」,自然賭氣說「你活該」,一切都是自找的。一拍兩散動機異常明顯。

進入副歌,把你我的關係進一步以南轅北轍的物事作描寫: 白雪VS長街:你是千堆雪,而我是長街。 日出一到,我會瓦解你(一方注定受到傷害,無法開花結果)。 信件VS郵差:你是一封信,而我是郵差。

雙腳到處奔跑,只是惹盡塵埃的徒勞(郵差的職責是送信,為他人作嫁衣裳?)。

兩者皆清晰說明,我們不過為生命中的過客,曾經接觸過,後此有很緊密的聯繫,但到最後,大家亦非彼此的最終歸宿。不過,雖然如此,林夕沒有把這段情感的告一段落,寫得太過悲慘,反而配合音樂,有點破繭重生的意味。一來,副歌前一句「拿下你這感情包袱,最終反而相信愛」,似乎是覺得經一事,長一智,往後的路途也許會走得更堅定。至於令人迷惑的,也許是:

「忙著去護送 來不及拆開 裡面完美的世界」

這個就我自己而言,覺得比較抽象,不容易解釋。首先忙著去護送(信件)的人,當然是「郵差」(「我」),但來不及拆開的,明明是還未出現的某個收信人,那麼「裡面完美的世界」究竟指的是甚麼?唯一合理的推敲是,因為我是郵差,和你是信件,似合未合,而我忙著做事,最後錯過了和你一起開花結果的機會,信送出了,我和你的感情完了,那個完美幸福的結果,我亦當然無法得享,所以是來不及的意思。換句話說,一切還是時機的問題。

林夕郵差填得散慢隨意,輕描淡寫,有一種異樣的灑脫大方,飄飄欲仙,配合王菲幻昧的餘音,豈能不成一絕。亦可看出,林夕已開始更重情感的昇華,多於整體佈局。不重畫意,更重心意。這情況在他往後的作品,更為明顯。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vjmedia.com.hk on January 11, 2017.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Ellan Ou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