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泛民效法不了早餐派故事》

好難想像毛孟靜、陳志全、朱凱廸可以接受這種在關鍵時刻展現「軟弱」的盟友,也難想像梁耀忠又能義無反顧支持朱凱廸無止境拉布的行動。

四名單頭民主派, 為整合力量, 加強議政聲音, 計劃正式組成聯盟, 成為民主派第四板塊, 暫擬取名「議會陣線」, 成員包括毛孟靜、 陳志全、 朱凱廸及梁耀忠, 而張超雄則表示要先諮詢工黨意見, 才決定會否加入。 毛孟靜指, 陣線不會派人參加選舉, 議會內投票只會互相通報但不會綑綁。 四人組成陣線, 有點莫名其妙, 減少碎片化雖屬一種合作, 但長遠難言有何發展空間。

傳媒以「泛民第四大版塊」來形容, 有點滑稽, 一來人已經不多, 不綑綁原則亦令議價能力大減; 唯一即時看到的好處是共享資源, 包括議會內的事務, 而政府收風/放風, 四人可以交流情報, 不用單打獨鬥。 地區上, 朱凱廸及梁耀忠最受惠, 兩人同屬新界西這個大選區, 結成聯盟可在人手和義工分工上互補, 甚至票源可作一定程度上的協調。

單頭議員為增強自己叫價能力, 組成聯盟, 在議會中不是新鮮事。 今屆六名(扣除被 DQ 的姚松炎)泛民功能組別議員, 一早已組成過「專業議政」, 效果不彰。

建制派同樣有個隱性聯盟, 由梁美芬牽頭, 包括何君堯、 容海恩、 張國鈞、 周浩鼎, 是建制律師聯盟, 間中露面。 上屆立法會都有較中性的「五散人」, 包括譚偉豪、 陳茂波、 陳健波、 梁家騮和林大輝。 最後因林大輝與陳茂波各為其主解散了。

畫餅的早餐派

香港議會歷史上, 由鬆散的所謂聯盟逐步發展成具規模的政黨者, 只能說回歸前已組成的「早餐派」, 成員包括陳智思、 呂明華、 石禮謙、 劉秀成及何鍾泰, 因他們宣稱在早餐會上商討政事而得名。 他們最初一樣投票時不綑綁, 只忠於業界利益, 但由於他們的出身同屬社會中上流保守建制勢力, 因此在價值觀及政治信念上都十分接近。

他們於 2008 年第四屆立法會改稱「專業會議」, 於 2012 年與主要由自由黨分拆出來的保守勢力「經濟動力」合併, 成立新政黨「香港經濟民生聯盟」。 經民聯進而代表了一大部份經濟優先、 親建制的商界及功能組別界別利益。

都說建制派背後有強大的資源配合及協調能力, 而「議會陣線」四人除了支持普選外, 看不到在其他政策範疇有一致理念, 如何在聯盟基礎上再進一步取得發展, 實在有好大疑問。

四人爭取政策落實的手法, 更是天淵之別。 君不記得梁耀忠在立法會選主席一役的表現? 好難想像毛孟靜、 陳志全、 朱凱廸可以接受這種在關鍵時刻展現「軟弱」的盟友, 也難想像梁耀忠又能義無反顧支持朱凱廸針對高鐵的無止境拉布的行動。

若想「議會陣線」成立能夠減少泛民間的碎片化的現象, 更是過於樂觀, 充其量只能說是激進派之間的政治版塊滑動。 大家心知羅冠聰、 姚松炎、 梁國雄短中期都難望重返議會, 范國威能否重新入局更是變數極大。 毛孟靜、 陳志全、 朱凱廸需要新合作夥伴, 以免自己被邊緣化, 亦確保傳媒會重視他們的聲音。

若果長久下來, 陣線未能有新發展, 繼續是一個鬆散的聯盟半天吊, 更對泛民整體形勢不利, 反而可能加速工黨、 社民連這類已「空氣化」的泛民小黨消亡。 激進派各個山頭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過份強調個人或個別團體的立場, 故難以為合作放下包袱。 這個死結不解的話, 再多鬆散的聯盟、 陣線組成, 都難變四分五裂之局。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 。

原文:http://linepost.hk/?uid=21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