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妮《法律專業分界線,還有必要嗎?》

大律師出身的建制派議員不禁讓人有種感覺是,不少事務律師的語文和辯才能力都比他們勝一籌。此專業劃分為事務律師和大律師,到底是否還合適?

一些朋友最近對本地律師的語文水平表示質疑, 在社交媒體上也有討論, 特意跟法律界朋友談起, 大家都頗認同。 議會內, 大律師出身的建制派議員不禁讓人有種感覺是, 不少事務律師的語文和辯才能力都比他們勝一籌。 這讓人思考一個問題, 就是本地法律界跟隨前宗主國, 將法律專業劃分為事務律師和大律師兩種, 到底是否還合適?

前者負責處理各種法律事務, 從樓宇買賣、 編寫合同、 結婚離婚、 到遺產處理等, 市民遇上各種各樣有關法律的事宜, 事務律師都是諮詢之第一選擇。 後者亦稱訟務律師, 專注訴訟, 經事務律師代客戶延聘後, 於法庭上代表客戶。 普遍香港人對於律師的想像都是來自電視劇, 認為律師大多戴著假髮, 身穿黑袍, 在法庭上慷慨陳詞, 但此只不過為大律師之寫照, 而現實中的, 其實往往都並非如此戲劇性。

過去, 事務律師在高等法院沒有發言權, 但於 2010 年經由立法會修例後, 有五年訴訟經驗的事務律師, 被允許向高等法院申請發言。 此後, 在法院代表客戶發聲, 不再是大律師的專利。 對於法律專業的分流, 早已有人提議將兩種律師工作合併, 消除分界; 但現實中是否可行? 分界之存在, 是否仍然有其必要性?

的士站原則 Cab Rank Rule

第一個保留分流之理據, 在於大律師奉行之 Cab rank rule(中譯: 的士站原則)。 在此原則底下, 任何大律師都不能拒絕處理其能力範圍以內之案件, 就好像在的士站排隊的的士, 不可以選擇乘客。 藉此原則, 可保證每一位面臨訴訟之公民, 即使不受社會歡迎, 都能得到專業律師的協助, 以保障其法律權利。 然而此原則對事務律師無效, 他們可以自由選擇受理什麼案件。 如果消除分流, 那麼究竟應將此原則擴充至所有律師, 抑或只是部分呢? 若只對一部分專注訴訟工作之律師有效, 則大律師只是名義上消失, 不見得實際上取消了分流; 若將所有律師納入此原則底下, 實無必要, 因為事務律師的工作競爭大, 基本上不會出現律師揀客的情況, 如硬性落實該原則, 無實際作用之餘, 還可能會削弱行內良性競爭, 多此一舉。 面對以上之兩難局面, 保持分流, 可能是目前最能夠平衡各方利益的做法。

提供第二法律意見, 市民獲取專業服務

另一個分流之好處, 在於大律師能為客戶提供專業的第二法律意見。 市民在焦急徬徨之際, 尋求律師幫助, 自然希望能夠獲取更多不同的意見。 在訴訟工作上, 法律界普遍認為, 事務律師的工作層面更為廣泛, 而大律師則是訴訟的專家, 基於後者更為豐富之訴訟經驗, 往往能為客戶提供訴訟方面更詳盡之法律意見。

再者, 於審訊中, 事務律師往往負責整理客戶和案件資料的工作, 將資料交予大律師在審訊中用於陳詞和辯護, 此協作關係, 令雙方各自專注於自己擅長的部分, 發揮最大效益。

曾有人提出, 取消分流後, 讓數名律師分別負責準備資料和庭審, 同樣能發揮這種效益。 實際上, 這種做法於效益上, 不比有分流的好, 這做法一來不能保證負責庭審工作的律師, 能達到現今大律師經由特別訴訟訓練和多年經驗而得出的水平; 若經同樣的訓練和經驗達到同樣水平, 則回歸到上一個論點, 這群律師便與大律師無異, 取消分流不過名亡實存; 再者, 取消分流之最大利處, 在於令客戶少付一份律師費, 如以律師團隊分別處理兩類工作, 不見得律師費能省卻多少, 對客戶們來說, 取消分流與否無大分別, 又何苦大費周章?

  • 林丹妮, 公共事務顧問及自由撰稿人。

原文:http://linepost.hk/?uid=21222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LinePost.h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