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Yu Jian
Jan 4, 2017 · 3 min read

奮力跑吧。

「你覺得你的人生,應該要先利己還是利他?」他問我的那句話,直到現在都還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利己吧。如果我們總是先想到幫助別人,卻忽略內心深處的聲音,是很偉大沒錯,但人生苦短,我寧願自私一點。」我記得我這麼回應他。他皺著眉頭,搖搖頭不說半句話的用行動證明他在質疑我,他不能理解我怎麼去外面走一圈回來後,不但沒有更廣大且開闊的心胸,反倒變得更以自我為中心。我明白,「學以致用」的觀念,深植在他的腦海裡, 即便不是台大畢業,壓在我身上的那張畢業證書,仍舊比系館外、海堤邊的消坡塊,還來的沉重許多。

我的爸爸是個生意人,就算現在已屆退休年齡,還是不放棄的想在他原先的領域裡,再多賺點錢。他的工作很辛苦,都是屬於勞力的工作,所以在我們還小的時候,爸爸總會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們,你們要多唸書,長大以後工作才會有更多的選擇。我一直深信不疑。直到我進入社會,在工作上得不到想要的成就感,開始在別的領域裡學習,嘗試接案兼差時,他卻說我不務正業,身邊的親朋好友不能理解我為什麼會有想轉行的念頭,問我那當初何必花那麼多年讀書,不是很浪費時間嗎?那些矛頭不停指向我,批判著我,好像我剛犯下一件社會案件,得接受社會大眾和媒體鎂銧燈的洗禮、審問。原來,當你書讀的愈高,你能選擇的路愈窄。但其實我知道,不是你能選擇的路少,而是這個社會判斷一個人是否成功的要件,是你賺的夠不夠多,你賺的夠多,就能讓他們閉嘴,你賺的不夠多,就只能在原本的領域裡苟延殘喘。很真實、很赤裸、很不可理喻又很機歪。

那快樂呢?一點也不重要。因為別人會告訴你,首先你要生活,要生活就要錢,要錢就要工作,工作累了就要敗家,敗了家再賺錢,日復一日,然後從這循環中找尋所謂的洨確幸。誰會在乎你快不快樂?大概只有在你要悶出病來,你說你再也撐不下去,你看起來已經快要有自殺傾向時,別人才會勉強而不是發自內心的告訴你,你可以選你喜歡的,只要你快樂就好。等你稍微好一點時,那些要你多存點錢,安份守己工作的聲音,又會蹦的~環繞在你耳邊。

所以我學乖了,我開始不把心裡頭的計畫說出來,因為我不想在我正在努力改變,努力追尋目標的過程中,被那些刺耳尖銳的聲音給打擾。也許適時的批評,會是讓人前進更快的動力,但我已經不想再接收這些指教。也許我會在這過程跌跤,也許我會變得無人能傾訴,那也無仿,這是我現在的選擇,我可以自己承擔,我可以。

Ling Yu’s

Backpacker,Wanderlust,Photographer

    Ling Yu Jian

    Written by

    Backpacker,Photographer,Life

    Ling Yu’s

    Backpacker,Wanderlust,Photograp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