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南極光

Australis,Southern Light in New Zealand

這幾天整個Facebook上瘋狂被南極光洗版,讓我想起那一年追極光的日子。記得人還在北島時,每每看到極光預測值很高時,就很想立刻買張機票飛下南島,但忍啊忍的,也從三月等到九月,才真正從北島移動,一路向南。

除了極光這個To Do List,出生亞熱帶國家的我,另一願望就是能親眼見到下雪。所以在啟程前,就狂妄的跟朋友發下豪語:「如果在冬末初春時,還能讓我巧遇白雪飄落,我就脫光衣服並且錄影存證。」而當我們抵達Mt Cook時,下雪、兌現諾言、以及南極光,願望一次滿足了。

那晚我興奮的說,可以回台灣了。

第一次,遇見極光。Mt Cook,Lake Pukaki

那晚在Mt Cook YHA吃完晚飯後,再度上http://www.aurora-service.net/aurora-forecast/ 網站確認極光KP值,KP4,大概就是一個有機會看見,但又有可能失望的數值,詢問過朋友和那天才剛認識的幾個台灣朋友,本來沒有人有意願同行,但在我堅持一個人還是要開車出去碰運氣後,四個人摸黑開車朝Lake Pukaki前進。一路上根本不敢開快,因為不時會有兔子從路邊草叢衝出,一邊開一邊注意天空顏色,約莫開了半小時後,直覺遠方山頭邊緣的灰色帶狀就是相機抓的到它,但肉眼無法辨識的極光,於是在路邊一塊空地停車,拿出陽春腳架,架上相機,等待快門按下的瞬間,在確認LCD時,除了尖叫,我沒有其他言語。

還因此嚇破一個怕黑朋友的膽。

對,相機抓到極光了!即便肉眼看只是灰灰一條,但我們還是興奮的在零度C的夜晚,在荒山野嶺中,與極光合影,拍到我差點末捎神經崩壞,腳趾離家出走。

Aurora in Te Anau

而後的日子,我們還陸續追了幾次南極光,都是只有相機在爽,漸漸的就對極光失去興緻。在某個冷的凍人的夜晚,朋友來訪,我和室友懶得出門,索性把相機設定好,交給還滿腔熱血的朋友,要她去家門外將相機丟在信箱上,朝南邊拍,拍完後翻拍螢幕LINE我,讓我確認就好。當看到朋友傳來的圖片後,我立馬衝到衣櫥拿起厚外套,抓起鑰匙,衝出家門,熱車,順便接上住在旁邊的兩個朋友,出發再次追極光。找到一處空曠地方,拍了幾張後,烏雲便開始佈滿天空,一群人只好摸摸鼻子返家。結果停好車往回看,那條綠的明顯的傢伙,就這樣炫耀似的在遠方笑著。

對的!我們肉眼見到極光了!而且就在家門口!

Although the street light was so bright,we also could see the Aurora by naked eyes!
How lucky we were !!!

那晚KP值大約接近7,我想我們真的是幸運到頂了!

比起那跳躍飛舞的北極光,南極光很冷靜,但因為需要極大的運氣才能見到,更何況我們還用肉眼記錄下那感動的一刻。我無法用言語去描述我內心的感受,只記得即便過了快兩年,在動筆記錄時,還是這麼澎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