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對談】把愛情放到生活之外的台灣女孩:

「如果關係是個同心圓,終有一天你會是圓心。」

我們都需要一個爛人來告訴我們,我們不想要什麼|Genna T. at Der Pavillon, Oct. 03, 2017.

「我很不想承認,但初戀影響了我現在的愛情模式。」

下雨的奧地利山城午後,Genna 一邊攪拌卡布奇諾,一邊微微咬牙切齒地說道。

學校後面那間咖啡廳沒有劃分無菸區,為了躲避滿室菸味,我們選擇坐在露天座位,正好可以遮蔽雨水的傘棚邊緣垂下一片雨幕。雨天讓人脆弱,讓人收起身軀規避在陰影之中,就像初戀總是可以張牙舞爪地傷害懵懂的戀人。

Genna 的初戀跟很多人一樣,回顧起來只剩下滿腹的委屈和妥協。把第一次談戀愛看太重了,以致於在關係裡沒辦法好好做自己,需要磨合的時候反而去遷就對方,需要堅持的時候卻沒站穩腳跟。

初戀往往會把感情中「在意」的成份放很大,這也是一種愛的方式,只是關係中的不平衡到頭來只會把自己放到更加不安的位置上。被劈腿分手之後,Genna 的戀愛觀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她不再是那個會把男友放在第一的小女生,而開始為自己的生活設下不能讓步的原則和態度。

「跟他分手之後,我才知道愛情對我來說不會是必需品。」她斬釘截鐵,爾後無奈地嘆口氣,「我很不想承認,但初戀的那個爛人真的對我現在的愛情觀影響很多。」

「我覺得吧,我們都會希望愛情一帆風順,但其實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需要一個爛人來告訴我們我們想要什麼。」

我頓了一下,重新改口:「不對,我們都需要一個爛人來告訴我們,我們不想要什麼。

Genna 聽完,好像終於找到初戀傷痛的意義似地連連贊同。初戀的她讓愛情控制自己,現在的她選擇把愛情放在生活以外的地方。

把愛情放在生活以外的地方

在 Genna 心裡,生活和愛情是兩顆獨立於彼此的泡泡,它們會各自消長,也會相互影響。

她更看重生活泡泡的變動,課業、工作、留學、未來發展,有太多與自己息息相關的事情需要投入,生活越來越充實,就越來越不需要尋求愛情的慰藉。只有在生活停滯不前,或是遭受挫折、晃動不安的情況下,她才會允許讓愛情填補生活的空缺,暫時給自己充電的空間,重新整理。

這樣的態度在她現在的感情關係裡表露無遺。

Genna 與現任男友之前是台北台中的遠距離關係,她在校園裡有自己的朋友圈、社團、音樂,同時又有課業與職涯規劃,有時結束漫長的一天回到住處,她會選擇獨處休息,而不是回覆男友的訊息。

她在感情裡是比較獨立的那方,堅持自己的生活步調,不會讓自己的時間安排被男友傳訊息的時刻打亂。

不過,在她來到奧地利留學之後,生活突然之間少了重心,還沒建立朋友圈、還沒開始校園生活、還沒計劃旅行、還沒找到固定的目標與規律,一下子多了很多空白的時間。

「我真的閒到開始寫日記耶。」她的語氣充滿不可思議,「寫日記耶!我以前從來不寫日記的。」

這些生活中不知道該如何利用的空白,也被她拿去分給愛情。初到奧地利的這兩週,她更頻繁地與男友分享生活瑣事與照片,排解無聊和寂寞。

只不過,當生活重回軌道,生活的泡泡重新開始膨脹擴張之後,給予愛情的空間又會繼續被擠壓縮小。

「對妳來說,愛情會有可以自由生長的時候嗎?」

「會啊!當我的生活穩定下來之後吧,我現在還有很多不確定性啊!我還沒畢業、還沒建立自己的職涯規劃,而且還年輕,外面有那麼多機會可以嘗試,連我都不知道自己最後會走到哪裡。」

正如她斬釘截鐵地說愛情不是必需品,她也堅定地描繪起對於愛情的想法:

「等我的生活選擇穩定了之後,才會轉過頭去讓愛情的泡泡長大。」

生活的變動帶著愛情與關係的調整,但她再也不讓愛情的變動影響生活的步調。

說到底,經營生活與經營關係總是兩種不同的任務,懂不懂去愛無關生活管理得如何,生活積極向上的人也未必真的理解如何在愛裡存活,最該考慮的是相愛的對象是否有相似的「生活──愛情」平衡

相愛是你一點一點走進我的同心圓|Genna T. at Der Pavillon, Oct. 03, 2017.

相愛是你一點一點地走進我的同心圓

儘管 Genna 說不需要愛情也能過活,擁有愛情依舊是件美好的事。我們再怎麼喜歡生活變動,也還是有渴求安定的時候,而感情與關係如果可以達到真正的親密,那就是最好的安定。

什麼是感情中真正的親密?

如果把「分享生活」想像成一個同心圓,最外圍的是我們能展現給任何人看的學歷、工作、經歷,越往內圈走就越私密,但最中心的往往不是最私密的心事,而是最瑣碎、最無意義的日常。

親人和好友或許能接觸到我們的秘密和煩惱,但只有伴侶才能共享這些最小最細膩的日常。這就是讓愛情變得珍貴的真正的親密。

她點點頭,「舉例來說,我可能會跟好朋友分享我們今天聊天的內容,但我除了跟男友講這個之外,還會跟他說我們點了什麼餐點、天氣如何、咖啡廳裡一堆人抽菸,這種有講跟沒講其實沒差的細節。」

說到現任男友,Genna 大概強調了十次「他讓我很幸福」、「我很珍惜遇到他」。有趣的是,她是男友的初戀,而她在男友身上也隱隱看見當年初戀的自己,很黏、很撒嬌、很天真,很願意付出,非常善良地愛著 Genna。

Genna 喜歡唱歌,男友便也開始練習唱歌;她分享在奧地利逛超市的樂趣,男友歡欣地說「等妳回台灣,我們假日一起逛超市」;他尊重 Genna 處理生活與愛情的原則,也願意隨時溝通、調整關係的平衡。

我覺得他已經到了生活的泡泡穩定下來的階段了,」問起為什麼男友可以這麼愛她,她想了想,用我們先前討論到的「泡泡理論」回答:「他已經出社會工作了,職場啊、未來啊都逐漸穩定下來,愛情的泡泡有了自由成長的空間。」

於是 Genna 的男友默默憧憬著更遠的愛情想像,結婚、建立家庭、攜手長走。不過 Genna 還沒走到那個把重心轉移到感情的人生階段,對她來說,她生活泡泡的變動才正要開始。

我半開玩笑地說,他用妳過去的天真和善良來愛妳,不過他生活的模式又是妳還沒走到的未來。或許這是妳在這段關係裡感到幸福的原因,也或許這才是最適合愛妳的方式。

「我現在絕對不可能把愛情放第一的。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永遠是自己的生活和親人。」語畢,她苦笑說「這樣講好壞」,又認真地補充:

「即使他現在的意義僅止於愛情,只要我們走得夠久,他總有一天也會成為像家人一般重要的人。」

相愛就是讓一個人走入妳的同心圓。讓一個人越走越深需要很多勇氣和堅定,因為在接納對方的同時,妳可能一不小心就失去自己,也可能一不小心就拾得安定。

可能是結婚,可能是年紀,可能是在生活穩定之後,愛情得以恣意生長的人生階段,總有那一天,你不再只是我的愛情,你會走深我的同心圓


▋「小事對談」探索來自世界各地,更廣泛、更多元,同時也更相似的情感與關係。 每週六晚上 09:00 pm,一起體驗不同的愛與可能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