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感的照顧 vs 情感的體貼

RH:「我真的不習慣用『說』來呈現對不起,但我漸漸體會到對不起的力量。」

2017 年 02 月 12 日// 理感人感覺都酷酷的,但其實他們比誰都願意好好聆聽妳的情緒需求。

R 在台南的家有一個炒菜用的鑄鐵鍋,每次炒完菜要起鍋,我都沒辦法穩穩地拿起鍋子。

第一次遇到這個問題時,我呼喚 R 來幫我起鍋,告訴他我拿不動這個鍋子,請他幫我拿起鍋子將菜轉移至盤子上。然而,儘管已經有了先例,每次我炒完菜,若沒有叫他來,就算他人就在廚房,他也不會主動來幫我起鍋。倒是如果有請他幫忙,他一定第一時間過來拯救我的困境。

把這個故事講給朋友聽,得到「他也太遲鈍了吧」的回應,不過我認為,這只是我與他、他與別人之間「體貼的角度」的差異而已。


體貼的角度不同

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討論了「理感人」與「情感人」在說話與溝通時,所處立場的差異:理感人習慣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而情感人很容易將自己的情緒帶入情境。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裡,相互的「照顧」也是一樣的道理。這種「照顧」小至說說情話、幫忙提包包,大至傾聽心事、帶對方去看醫生,諸如此類因體貼對方而生互動。

「照顧」也有理感與情感之分。像 R 這類理性的人眼中的世界很直觀,他們照顧的是「對方的需求」,也就是妳需要我做些什麼,我來看看我能不能幫忙。相反地,像我這類較為感性的人,通常看見的不是事情,而是事情背後的情緒。情感人體貼的是「對方的心情」,是我希望你感到自在、希望我們之間的氛圍不會緊繃。


你常常說對不起嗎?

舉例來說,這個差異最大的體現就是在「說對不起」這件事上。

我跟 R 的交往過程中也會做出讓對方生氣或難過的事情,可能因為無心的一句氣話或一個因價值觀相左的行為就開始吵架,在溝通與釐清問題期間,我總會先說「對不起」,但他幾乎從來沒說過這三個字。

身為一個理感人,R 在接收到自己做錯了的訊息後,只會簡單回應「嗯」、「喔」,表示他知道了。他認為與其用嘴巴一直道歉,不如之後直接以行動作出改變。而我身為一個情感人,做錯事被他指正或被唸的時候,常常在意識到錯誤的第一時間跟他說「對不起」,一方面讓衝突的場面平息,另一方面也希望讓他脫離生氣的情緒。

因為體貼的出發點不同,我們兩人對彼此做出的舉動也完全不同,所考慮到的層面也南轅北轍。

他在爭執之中,
看見的是「錯誤必須被修復和避免」的「需求」,然後直接付諸行動

我在同一場爭執中,看見的是「他生氣了」的「心情」,再想辦法滅火。

「照顧的差異」不僅僅存在於「對外的舉動」。也就是說,若你是理感人,你不但會從「需求」的角度照顧自己的伴侶,也會期望伴侶能照顧自己的需求;同樣地,情感人除了會體貼對方的情緒起伏,同時也會在意自己的情緒是否被對方覺察。

這個差異雖然很容易讓兩人相處的方式產生分歧,但如果彼此都願意學習,反而能讓感情更加完整。

透過溝通與嘗試,理感人可以逐漸體會「照顧心情」的意思,情感人也能更準確地「看見需求」。

需求情感化,情緒明確化

我跟 R 相處久了,逐漸在我們的磨合過程中發現了這樣的規律:

R 會開始用情感包裝自己的需求,我也更熟練地把我的情緒化為明確的需求。簡單來說,理感人可以嘗試需求情感化,情感人則應嘗試情緒明確化。

再舉個我們生活中的例子吧!

有陣子 R 常常說我胖。
嗯,女性讀者看到這邊應該可以感同身受我受挫的心情吧 XD

其實他說我胖,不是真的在嫌棄我的身材,而是關心我的身體健康(因為我常常會貪嘴吃甜點、晚睡又忙到忘記運動)卻嘴硬說不出溫柔的話。不過,被 R 說胖還是讓我在心裡很難過,因此我有次很認真地跟他說:「你說我胖讓我很難過。」

到此為止都可以算是典型的情感人溝通方式,用情緒上的起伏主導問題的走向,期望對方能意識到自己的負面情緒,而採取什麼彌補措施。

2017 年 04 月 03 日// 雖然常常說我胖,但每次去台南找他玩,都還是會有 R 的手作低醣蛋糕可以吃,吃完了又被說胖,簡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惡性循環XD

不過情緒起伏主導問題的表達,只說:「你說我胖讓我很難過。」這招對理感人基本上完全沒用。理感人之所以為理感人,就是因為他們不擅長處理情緒方面的問題。於是,正確的衝突解法並不是悶在心裡不說,而是將需求明確說出:「你說我胖讓我很難過,我希望你不要再說我胖了,可以換其他方式提醒我要顧健康。」

情緒明確化(情緒→需求)

情緒明確化」不只要點出「情緒的源頭」(被說胖),還要給出一個「解決情緒的方法」(不要再說胖),讓對方明白,重點不是我現在很難過,重點是我不想被說胖的「需求」。R 接收到這個訊息後,也的確很少再說錯話,反而會用「妳要多運動」、「精緻糖類少吃點」、「早點休息別太累了」之類委婉的說法,來暗示他在乎我的身體健康。

需求情感化(需求→情緒)

而「需求情感化」跟「情緒明確化」剛好是個一個順序相反的作法,它的重點在於,說出需求後,去連結「需求被滿足後的情感」。


在台南的日常,我起初以為他根本是壞人

R 是一個工作很忙的人,大部分的精力和心力都放在處理公事上面, 一個人的時候還好,但我去台南找他玩時會增加他的時間跟勞力成本,他需要多顧慮到我要吃什麼、多準備食材、打掃……等等,多一個人在家,就會多一分髒亂跟家事。因此,他會請我分攤一些瑣碎的家事,像是洗碗、煮飯、倒水、買菜等等,減少麻煩也為自己負責。

起初他很直白地提出了這個需求,我雖然答應,心裡還是有點不滿,覺得我沒事幹麻犧牲自己的時間打雜,於是我沒有很把這個需求放在心上,導致我們形成一個「他開口要求,我才想到要去做」的局面。他認為我不想分攤,而我覺得他超級懶惰。

理感與情感誤會衝突,來自於溝通與傾聽的不足

不過有一次,我離開桌邊要去裝水,眼角餘光瞄到他的水杯空了、手邊還擺著中午吃完飯沒收拾的碗,我就順手拿走他的杯子跟碗,把碗洗了、杯子裝滿乾淨的水,回到房內遞給他。

那天睡前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抱著我喃喃自語:「有妳好好喔,我今天工作超忙的,妳幫我分攤這些雜事,讓我更專注、輕鬆好多。」突然之間,我意識到這些舉動會帶給他好心情、減輕他的情緒壓力。那次之後,我就心甘情願地分攤大大小小的生活雜事,而他好像也抓到訣竅似地,從不掩飾他「需求被滿足」所產生的愉悅心情。


儘管理感人和情感人的差異讓感情多了這些麻煩的眉眉角角,但我認為相異之人交往的珍貴之處,就在我們能讓彼此看見世界的不同樣貌。R 在與我相處的過程中逐漸懂得靜下心來接觸彼此的情感,而我在他的引導下,也在學習如何更冷靜、更理智地看待生活中的挑戰與衝擊。

在感情之中,不但要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一想,更要試著用對方可以理解的語言與方式,傳達自己的心情。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體貼的角度」,希望事友們也能去發掘,在關係中分別是站在理感還是情感的位置上?再去解讀對方行為背後的「體貼的角度」,這才是感情與關係中真正的互相著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