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以現在的溫柔處理過去的傷

illustration: Cinyee Chiu
明明是這麼淨化治癒的事情,為什麼經常還是聽到有人說這是仇恨撕裂、加劇社會對立呢?

轉型正義這個詞,每到接近228都會被拿出來提一下,被提太多次了我想大家也都知道這詞的含義。不清楚的話,以下定義節錄自Wiki:

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是民主國家對過去「獨裁政府」實施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通常具有司法、歷史、行政、憲法、賠償等面向。其根本基礎在歷史真相。由政府檢討過去因政治思想衝突或戰爭罪行所引發之各種違反國際法或人權保障之行為,追究加害者之犯罪行為,取回犯罪行為所得之財產權利。

你會怎麼教養孩子?

今天你是一個媽媽/爸爸,你有兩個孩子A跟B。A仗勢強壯狂打B一頓,又搶了他的零用錢,不管是為了孩子間的和諧,還是為了孩子的人格發展,你會怎麼教你的小孩?

選項一、叫B忘了這件事,過去就過去了,對A不予責備。

選項二、叫A對B好好道歉,把錢還給B,協助調解讓兩人和好;告訴A這是不對的,並給與懲罰例如禁足一禮拜。

你如果真的是為孩子好、想要孩子和諧相處,絕對不會是挑選項一吧?反過來說,抗拒面對過去錯誤,覺得應該「放下過去仇恨,迎向未來」的人,你們打算怎麼教小孩呢?

轉型正義各國有各種做法,整理一下從各個角度切入的執行:

歷史:公開真相,唯一歷史

不是不能和好和解,但沒有真相和咎責,沒有「加害者」,受害者是要怎麼跟誰和好和解呢?跟R討論的時候,他說他國家那壞蛋自己編織了一套豐功偉業的自傳,跟其他迫害腐敗的史實是兩套故事,信的人各一半(既視感)。德國的史塔西博物館公開的過去所有的情報資料記錄,任何民眾都可以調閱,那是一個集體對於過去錯誤的反思,是種淨化。公開真相才能真的放下過去、邁向未來。

加害者:審判咎責

對我來說這包含清算不當黨產。很多人會喊是清算鬥爭,但錢真的不是你的,人也真的是你殺的,沒有冤枉你啊?雖然覺得咎責加害者只是剛好而已,但現實層面來說我也同意可能有諸多考量不是很容易,可是作為藉口一筆勾消也說不過去吧?

被害者:賠償、紀念、恢復名譽

這點比較不會傷害加害者,所以台灣做得比較多一些。私心再許願,希望不義遺址系列也都能轉型,例如散佈各地的銅像,搜集一下加上蔣介石紀念堂,集合成一個威權時代博物館之類的不是挺有教育意義,挺警世的嗎?

系統制度:確認建立防止錯誤再度發生的機制

其實我想台灣人目前已經蠻有共識要執行轉型正義,難得行政與立法都脫離該被咎責的國民黨,卻還有司法這一關卡著。過去黨國教育和軍法的遺毒還留在司法體制內,也就是威權時代的打手現在還在同樣的位置上,眼見終於有機會落實轉型正義,會不會就敗在沒有改革的司法體系上呢?德國的轉型正義做得徹底,上層組織與司法體系的人大量被汰換,當然台灣的漸進式民主可能無法做到德國大刀式改革的徹底,但像這樣的組織換血(或至少換腦)是很必要的,不然以台灣現在尚未穩固的民主,若有機會想要倒退走的話,工具人都還在。

放下仇恨,迎向未來

至於有些人(通常加害者立場)一直提到要「原諒」這件事,但這其實跟被咎責是兩回事⋯⋯被害者願不願意原諒你,跟你該不該接受責罰無關:前者是他在心靈上選擇不以別人的過錯逞罰自己,後者是你因過去的罪行該面對的法律責任。

塔羅牌的「審判」一直出現在我腦中,這張牌其中一個意思是重生的機會,可是你得先面對過去自己的是非功過,清算了之後才能開啟新的篇章。就像現在的國民黨漸失民心,尤其年輕的覺醒一代,其中希望國民黨往死裡去的人應該還是少數(大概吧),大部份主要還是希望台灣的政黨們能好好的共同為台灣做事。如果國民黨真想要重生,想要人民再給一次機會,落實轉型正義其實是個轉機。該受懲處該負責的人不再吃香喝辣逍遙法外、不當黨產歸零、換一批跟得上時代潮流有理想的新血,國民黨想要改頭換面是可能的。

都過了這麼久了,我相信很多被害者及家屬是願意原諒以及放下仇恨的,但國民黨,你自己準備好接受審判了嗎?


圖文:Cinyee Chiu,目前居住美國的台灣插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