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會 memo] 0726 馬克思

一、《1844 經濟學哲學手稿》[異化勞動]

請以自己的話,淺白地說明「勞動」是什麼?勞動與類本質的關係又是什麼?回答裡面最好要用到「意圖」(purpose)、「外化」(externalization)、「對象化」(objectification)、「改造自然」、「占有勞動成果」這幾個概念資源。

由於人類的實踐、存立及其意義,都建立在與他者的關係之上,他與自身的關係才得以成立(p.276),故馬克思認為人類透過實踐改造無機的外部世界,這樣與肉體生命延續無直接關聯的活動,即是使人類與其他動物有所不同的重要區別(p.273)。因此,勞動即是一種從事生產行為的實踐,而勞動的成果應包含其勞動的過程以及生產出的產品,使勞動成為外化自身的一種呈現形式。而生產者將產品及工作視為對象進行勞動,便得以外化同時完善自身。

請以自己的話,淺白地說明「異化(alienation, estrangement)勞動」是什麼?為什麼異化勞動會阻礙人們發揮自己的類本質、導致人們無法完善自身?

在政治經濟學的解讀中,勞動的目的從生產本身,轉而成為以產品換取工資,讓自身也成為可被估量的商品(p.267),甚至賺取工資只為生存,而不再是為了勞動本身(p.274)。馬克思即提出,如此的交換形式只是將生產的成本轉嫁於工人身上,任由資本家規避甚而隱匿其圖利自身、累積資本的企圖(p.280),將生產所致的循環「結果」解讀成必然的預設條件,合理化資本主義的規律(p.266)。實際上,工人(勞動者)藉由換取工資,反而失去勞動成果的所有權,而任其以產品的形式被資本家佔有,卻無法使勞動過程的價值被適當的衡量。勞動作為一種對象化、外化的實踐行為,反倒使勞動成果獨立於勞動者自身,甚至與之相對立(p.270),從而產生「進行勞動反而使工人難以連結自身本質」的矛盾。產品只是生產過程的終結,然只以產品本身的價值估量之,將使生產者只能從工人的位置看待其勞動、產品以及自身與他人建立的關係(p.275);勞動的外化及對象化特性,反而使其喪失自身,此現象即為勞動的異化。

二、《1858 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生產]

馬克思在文中首先討論生產與消費的關係,再討論生產與分配、生產與交換的關係,最後指出:「我們得到的結論並不是說,生產、分配、交換、消費是同一的東西,而是說,它們是構成一個總體的各個環節、是一體的多面。生產既支配著與其他要素相對而言的生產自身,也支配著其他要素。過程總是從生產重新開始,交換和消費不能是起支配作用的東西。」(p.40)若有位沒讀過馬克思的社會系同學寄信問你這段結論的意思,你要如何淺白地回覆他?

馬克思在本文中首先談到人的社會性,認為人是一種在社會中才能獨立的合群動物(p.25),然而從歷史的軌跡,卻可以見得許多既得利益者以對自身有利的方式,解讀並推廣特定的社會聯繫形式,勸說使之成為當然,甚至謊稱其即為社會運作的原初形式(p.28)。套用在生產、消費、分配與交換的關係中,亦是如此。

藉由分析一定社會發展階段上的生產,馬克思從不同的角度點出生產形式的共通性,討論何為生產之前的「為何」、「如何」,則會發現,生產形式與社會狀態的對應,凸顯生產、分配、交換、消費之間並非只是膚淺的循環關聯,是不同階段之間的接軌,而在上開四者的概念意涵中,即互相包含,四者無法獨立存在。所以才有「並不是在說四者是同一的東西,但它們是夠成一個總體的各個環節、是一體的多面」的說法。並在前文的各節中,分述這些概念相互交織、彼此創造的關係。

而馬克思之所以認為此一循環之所以始於生產,即是因為唯有生產具有支配作用,甚至可以為了支配,生產出特定的社會互動形式,例如法律、政治體制等,從而鞏固原先的階級與資源分配(p.39)。

生產與消費似乎是雞生蛋、蛋生雞的關係。但馬克思認為,即便它們相互創造彼此,但這個相互創造能夠不斷進行、不斷重啟下一次循環,根源的動力還是在於生產。你同意這樣的看法嗎?生產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如果不同意,你有什麼別的想法嗎?

我認為在僅討論生產、消費、分配與交換四個概念的框架之下,確實可以認同生產是產生支配作用的主要動力,故生產應是四者之中最本源的概念。然而,真正可以促使生產發生、進而發揮作用的,還是支配與控制的動機。正因生產與於三概念相互生成,是基於消費者創造了生產的需求(p.32)、分配的現況預先的決定了該如何生產(p.37),因此我認為,討論支配與被支配者各自動機與需求的相互衍生,以及兩者為資本主義共謀如何成為現實,將更能逼近為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禍害找出解方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