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月後的第一個新聞遊戲

2015 剛進去報導者的時候,其實「如果我是急診醫師」這款台灣第一個新聞遊戲已經進行了好一陣子,急診醫生這個新聞遊戲確實是很好的構想,完成度也很高。不過一個新聞遊戲不只是需要適合的題目,而且新聞遊戲的設計跟開發確實是比較需要投入更多的資源,所以過去一直還沒機會參與新聞遊戲的製作。而在新團隊,前幾個月因為都還在處理網站的部分,所以一直到今年二月才開始我們的專題報導。而九個月後,團隊也終於完成了第一個新聞遊戲:「我是租屋王」。

而「我是租屋王」會變成遊戲大概也是起因於同事們一直在討論實際租屋有多困難,還有同事因為長期看租屋網站,都變成專家。所以「也許該讓我們讀者也試試在台北,雙北租個房子有多難」。所以看來要試圖讓讀者實際了解(有多扯,有多難),新聞遊戲也許是個可以考慮的選項。

可是遊戲該怎麼設計,用什麼當基準,而且還必須有新聞的基礎,而不是單純好玩。於是我們就抓了線上租屋網站一個月的資料,以台北市的租屋條件作為數據才當成遊戲的基準,讓遊戲結合實際的數字。所以當你發現你帶著毛小孩想去租屋,在遊戲裡有多困難,實際上我們從租屋網站拿到的資料中,有超過七成的租屋房東是不歡迎毛小孩的,然後你就發現在遊戲裡也可能流落街頭了。當然,租金,限男限女的比例也都是從真實資料取得。

所以這篇報導所下的功夫並不單單只是把遊戲做好,報導本身也試圖讓更多數字來支撐租屋市場紊亂的論述。當然,台灣目前在租屋市場的管理還是非常的糟,因此也嚴重影響我們對於相關資料的取得。而且記者在研究租屋的議題時也發現台灣相關的研究也相對貧乏。可是市場需求這麼大,管理卻這麼差,也就讓租屋的地上及地下市場有超過十倍的荒謬現象。

這時候,數據的可視化就可以在報導中更容易讓讀者去看出這個問題。我們設法取得了內政部的實價登錄資料,再對比租屋網站中過去十年的統計資料,輔以這個月的台北租屋物件詳細資料。並且在專題的主視覺中就用了地上、地下租屋交易的數據的可視化來做為整篇報導的主軸。希望能讓政府多多重視租屋族的困難。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