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x20 教育設計黃皮書-TERA Thinker專訪

Muyu Wang
MOI Education
Published in
5 min readMar 9, 2020

--

/受訪者 TERA Thinker 人工智慧自適應學習系統團隊
/訪談人&撰文者 MOI 執行設計長 王慕羽

你的學習經驗中,也有那個千篇一律的畫面嗎?

教室、滿滿的課桌椅、考卷、題庫、選擇題、多重選擇題。早上?或許上課也是,或許晚自習也是,或許補習班也是。

你寫了千篇一律的題海,會的依然會,不會的依然不會,因為數以千萬計的題目淹沒過來,你根本就沒有心力專注在你不會的題目上。

你在班級中或補習班中依舊疲乏,因為如果你沒有剛剛好是『常態』,你一定會覺得要嘛太難,要嘛太簡單,節奏不由你,只好聊天打屁念別科。

「老師,什麼是因材施教啊?」我的國中學生曾經這樣問我。

「恩,就是如果我去教動物園,教魚要教游泳相關的,教松鼠要教爬樹相關的吧!如果要求魚去爬樹,那魚永遠都會表現很差的!」

「恩~可是老師,我們都是人類欸?」另一個學生接著問。

我很開心在一堂看似普通的課程裡有機會跟他們聊到這樣的話題。我把教科書跟投影片關起來,坐到孩子們的座位群中,讓他們面對彼此,形成一個類似圓形的樣子。

「你怎麼知道,老師不是海王星人呢?」

蛤?海王星人?海王星沒有人吧!

學生的聲音此起彼落,我開始進入正題。

「來,喜歡打球的同學舉手!」我大聲控制了場面。班上一些同學舉手,我又接著問喜歡看漫畫、喜歡打電動、喜歡讀書、喜歡畫圖、喜歡旅遊的人舉手。「如果今天有機會請林書豪來演講,喜歡打籃球的同學會開心嗎?」大部分的同學都說會,但是打電動的同學不一定開心,也不一定會認真聽。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事情,也有自己擅長的事情,因材施教呢,就應該考慮學習者的資質、興趣、個性、特質來決定怎麼提供教他們的方法。最簡單的舉例就是,如果我知道你學數學裡的排列組合很厲害,但是三角函數不OK,那你在練習題庫的時候,就應該多一些你觀念還不清楚的部分,而不是浪費你很多時間寫你已經會的東西對吧!

這段對話還沒完成,不過說到這裡,就真真正正進入今天訪談的主角-用科技實現因材施教的團隊-TERA Thinker,透過人工智慧輔助與數據資料庫的建置與分析,幫助學習者找到一套適合他們的測驗與歷程工具。

Q1:誰是TERA Thinker?他們在做什麼?

簡單來說,我們做的事情是提供線上的個人化學習平台,給學校、教學單位及學生個人使用,「人工智慧自適應學習系統」將透過深度學習演算法分析學生的學習歷程,統計現有知識弱點與未來可能的學習盲點,動態推薦適合學生程度與弱點的學習教材及練習題目給學生,以達成因材施教的目的,縮短不必要的學習時間浪費,同時增強學習成效、動機與成就感。再更簡單的話,我們用電腦讓每個人都有一個老師,一個能回應學習者需求的老師。

Q2:為什麼要從事這樣的教育工作呢?

國高中學習壓力太大太浪費時間,我們的產品可以讓國高中學生減少不必要的學習時間。舉例來說,以前的學生他會買自修評量來做,固定的,所有人都寫一樣的題目,但那些選出來的題目不一定是那個學生不會的,有可能一個學生會90%,但他寫那個評量就是在浪費時間,我們系統就是在預測那10%還有更多他不會的題目,這才是他才需要寫的。反過來類推原本可能只會10%的學生也適用,他不需要寫一份90%他都不會的,而是可以在我們系統的輔助下,循序漸進去建立他從不會到會的學習評量歷程。

Q3:從TERA Thinker的角度,有沒有觀察到還有哪些教育問題呢?

看到很多問題都不是我們可以解決,但希望其他團隊可以來解決,像是比如說原本我們產品定位是希望學生回家做,我們本來沒有要改變教室現場如何運作的教學模式,但是很多老師反映他們希望連同教學現場有共同改變的方案,或是有更好的工具與軟體能服務於他們現在的硬體上,無論是E化講桌、電子白板,徒有硬體設備但沒有好的教學方法教學內涵。所以我們未來也可能會陸續往這個方向前進。

如果是說現場現在已經有存在的問題,新課綱要求的程式設計教育跟資訊素養教育,缺乏專業師資與課程標準還有升學配套,缺成熟而穩定的補教環境,尤其是國中到高中。

Q4:MOI 教育設計黃皮書的年度主題是「平行x英雄x教育設計」,如果要形容的話,TERA Thinker在拯救世界的超能力是什麼呢?

可能有點像千面人,面對不同的人可以展現不同的臉,探索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同時尋找每個人不同的超能力,一起拯救世界。

後記:世界很大,我們很小。

訪談的尾聲,我詢問TERA Thinker的團隊「如果要阻止未來的教育新創團隊去做什麼事情,你們會阻止什麼?」TERA的受訪者說:「第一個會阻止的,繼續投入教育新創吧!這開玩笑的。好吧,剛才那句是認真的。第一個是新創本身是不歸路,然後教育產業本身你要獲得收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新創的角度來說,教育新創是下下選,但是從長遠的獲利能力或是社會責任來看,可能相對是穩定的,社會責任也相對是比較成效顯著的。所以投注之前要想清楚,就這樣。」

「這樣的話,你有沒有對未來教育的期待或任何看法呢?」我問。

受訪者深吸一口氣,「希望學生每天可以睡滿八個小時。」

世界很大,我們很小。憑藉一己之力能夠改變的幅度很有限。我們發現人類如果要單打獨鬥,終究是贏不了動物界的獵食者,也贏不了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人工智慧。可是因為有了串連,有了人與人之間、組織與組織之間的連結,人類產生對話、產生創意、產生加乘,而這些互動性的加乘效果,往往是動物與人工智慧無法超越的。這也是因此MOI的教育設計師團隊打造20x20的串燒活動。我們一直一直一直相信著:惟有所有教育的利害關係人攜手合作,才有可能打造進步的教育貢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