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現場》(A Witness Out Of The Blue)|螞蟻比鸚鵡更吸引。


《犯罪現場》可算是近期給我帶來驚喜的香港電影。電影試圖走出香港警匪片的公式化格局,槍戰和爆破場面固然有之,但摒棄純粹讓觀眾達至官能刺激、showcase特技的目的;在懸疑劇情主導的框架下(其實也沒有很懸疑,看到中段已知道是《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 的橋段),也嘗試刻劃人物性格,讓角色不流於平面無神。雖不至於精彩絕倫的作品,但相比同樣類型的片種,如邱禮濤和李敏的《掃毒2天地對決》(The White Storm 2: Drug Lords)《洩密者們》(The Leakers)、《拆彈專家》(Shock Wave),還有那些什麼XX風暴XX風雲,已算是另一種層次了。

電影一開始,可見一堆螞蟻在地上蜿蜒爬行,包圍一隻巨型蜘蛛,合力攻擊。其後古天樂飾演的悍匪受到精神困擾,出現幻覺幻聽,螞蟻的意象便不斷浮現。不曉得馮志強的真正意思,我覺得那是象徵一個大奸大惡的人物,終於察覺了自己的凶殘和惡行。古天樂這個角色,本來對人極度不信任,會故意付少了錢以測試宣萱是否真的瞎眼,與宣萱交談時也只會打開一道縫的房門,直至曾經同心協力打劫珠寶的兄弟手足相繼被殘殺,貴為大佬的他也不禁變得提心吊膽。入住宣萱的租盤後,一天吃早餐時,他看見宣萱急於離家,又瞟到報紙的頭條是關於一個世紀劫匪,便認定宣萱想要報案,後來才知道只是自己的多疑。隨着這些「螞蟻」傾巢而出,這個十惡不赦的悍匪,好像認清了自己的所為所為,原來正為他人帶來無盡的傷害。

古天樂也許窮凶極惡,本身重情重義,對一同犯案的夥伴視如兄弟。劫案的一眾受害者,本身也不是作奸犯科的人,但到了最後關頭,竟會財迷心竅,甚至自相殘殺。古天樂到了「惡」的盡頭,看到了螞蟻。那些螞蟻,或許也會即將浮現在一眾受害者眼前。《犯罪現場》在最後不厭其煩地借張繼聰的口,說出了電影想表達的主題︰「真正的犯罪現場,是在人的腦海裏。」沒有絕對的善和惡,因為每個人也可以是下一個罪人。

明明《犯罪現場》的噱頭是鸚鵡成為凶案的目擊證人,始料不及的是,我竟覺得戲中的螞蟻更加吸引。

延伸閱讀︰

港產後生仔,愛看電影,但又諸多挑剔。不懂看戲,不諳寫影評,卻又偏愛侃侃而談,不定期發表廢文感想及每週上映新片的心水選擇。| Enquiry: moviebuddies01@gmail.com

電影筆友 Movie Buddies

Written by

港產後生仔,毛都未生齊,但閱片無數(對比同齡人),不諳寫影評,卻偏愛廢噏當秘笈。行蹤不神秘,常形單影隻於電影中心或藝術中心出沒;如果你曾喺以上地方見過有條友好樣衰,咁應該係我嚟。FB: www.facebook.com/moviebuddies01/ // IG: @moviebuddies01

Movie Buddies 電影筆友

港產後生仔,愛看電影,但又諸多挑剔。不懂看戲,不諳寫影評,卻又偏愛侃侃而談,不定期發表廢文感想及每週上映新片的心水選擇。| Enquiry: moviebuddies01@gmail.co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