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隨筆】賞楓天龍寺 沐浴大唐風(組圖)

京都嵐山法輪寺內院的楓紅。(攝影:貫明)

京都對於我,既是一處福地,也是一處十分神妙之所在。每當我來到京都,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轉世再生之感。這絕不僅僅是因為京都大學曾是我攻讀博士課程的母校,更多的因素是因為我熟讀隋唐歷史,經常遐想大唐盛世的輝煌歲月之故。日本的寺院、浴桶、傢俱和各種手工藝品無不散發著大唐遺傳下來的傳統文化氣息,而美麗的古城京都,就連街道和服裝也隱隱地浮現著大唐之風。

與我有緣的朋友經常問我:「如果去日本,最好先去哪裏?」我總是回答他們說:「如果只能選擇日本的一座城市,那你一定要去京都啊!」颯颯秋風,烈烈紅葉,寂寂寺院,裊裊琴聲。這座神奇的古城,春有哲學之路的櫻花盛開,夏有比壑山頂峰的涼風綠樹;秋有嵐山的楓葉之美,冬有瑞雪銀光閃爍。日本最美的「楓」景就在京都嵐山,天龍寺、渡月橋、野宮神社、竹林小徑,這裡不僅山水如畫,還有著無數散發著唐風古韻的亭臺樓閣,與灼灼紅葉相映生輝,一幀一畫都讓人沉醉,流連忘返。

天龍寺金秋賞楓紅 曹源池靈秀顯唐風

自1990年春天從京都大學畢業之後,屈指算來,闊別京都已經26年了。其間多次重返過日本,也數次再訪過京都,但是都不是賞櫻或賞楓的季節。此次來到日本,就算定了11月底這個金秋季節,再去看看嵐山的楓葉,漫遊嵐山的名寺和竹林,重溫大唐遺風。

在學生時代,京都大學的老師就告訴我:京都的東山區,寺院與神社最多。觀建筑之美,清水寺為首選;看富貴輝煌,以金閣寺為尊;賞花草馥郁,平安神社最盛;若論池林之秀,當首推妙心寺。但是,如果在秋季賞楓,嵐山的天龍寺內有世界文化遺產 — — 曹源池,那裏就是賞楓的首選之地了。因此,在坐了大半夜的夜間高速巴士在清晨抵達京都車站之後,我沒有去住宿的旅館,把行李寄存在車站之後就拿著相機直奔嵐山了。

大本山天龍寺正堂。(攝影:貫明)

遊覽天龍寺的庭院入門票只需五百日元。但見楓紅似火,風景如畫。古色古香的寺院與秋風中的楓紅交相輝映,宛如仙境。雖然人流不息,但無喧嚷,所以院內十分安靜。天龍寺的歷史可追溯到南宋時期,那時是日本的「鐮倉幕府」末期,幕府仿照南宋的臨濟宗五山,命名了五所寺廟為「鐮倉五山」(位於現日本神奈川縣的鐮倉市內)。鐮倉幕府滅亡之後,日本後醍醐天皇為推行建武新政,命名了京都五山以取代原有的鐮倉五山。在南北朝時期,京都五山成為足利幕府的主要支持力量之一。京都五山其實是日本京都五所著名佛教臨濟宗寺廟的並稱。京都五山包括:天龍寺、相國寺、建仁寺、東福寺、萬壽寺。天龍寺是由足利尊氏為了祭祀天皇於1339年所創建,他聘請庭園設計名家夢窗國師以借景手法建造此寺,以嵐山的起伏山脈為背景,將曹源池庭院融入其中。其庭院曲逕交錯,溪流潺潺,頗有詩意。另外,南禪寺被列為別格,位在五山之上,是日本禪宗的最高寺廟。天龍寺則為五山之首,位於嵐山的主要街道上,而且又因其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殊榮,是嵐山主要的風景名勝之一。

與其它歷經滄桑的古建筑一樣,天龍寺也曾經歷過8次大火焚燬,原本建寺時的古老建筑都已不復存在,現存的建筑物大多是日本明治時代所重建的,只有曹源池仍保存了當時的美麗身影。曹源池的庭園設計優美獨特,有白砂、綠松配上沙洲型的水灘,後面的遠山溪谷取材自鯉魚躍龍門的構想,因為四季都有花開,所以也被稱為百花園。在如此美麗的庭院景色中,春天的櫻花與秋天的楓葉,自然也成為最著名的景色。

世界文化遺產 — — 曹源池景色。(攝影:貫明)

曹源池庭園是名園中的名園,據傳說這所庭院是夢窗國師之作,也有人說是利用了龜山行宮的庭園。池子裡配置著表現出鯉魚力爭上游瀑布的「龍門瀑布」及石橋等石群,也巧妙的借用右邊的愛宕山及小倉山、正面的龜山、左邊的嵐山為背景,所表現出來的情景如同獨特的日本畫般美麗。天龍寺的殿宇全是日本明治時代之後重建,唯有曹源池庭園保留著創建當時的情景,非常珍貴。庭園是日本國家史跡,也是日本國家特別名勝指定的第一號。

在曹源池庭園中靜坐,我的思緒如脫韁的野馬飛出了現實的世界。眼前的景色似乎變成了隋唐時期的洛陽和古長安,大唐明君賢臣的輝煌盛世猶如夢境浮現在眼前。為文者以詩會友,風流倜儻;為武將金戈鐵馬,氣吞山河!人世間純潔的信與義,忠和守,大抵隻存在於大唐那樣的風土中、大唐那樣的時光裡。陣陣秋風掠過,我卻在思緒中超越了時空,從這所美麗的庭院中嗅到了大唐的氣息。

曹源池近景。(攝影:貫明)

走到庭院的盡頭就是竹林小徑了,嵯峨野竹林的秀美,並不在於竹子的霸氣,而在於佈局的巧妙。狹長略帶坡度彎道的小徑,挺拔的翠竹至上雲霄,讓人頓生豪情。走在小徑內,但感山青竹秀,心曠神怡,一陣陣秋風吹來竹林搖曳的聲響,猶如風鈴,非常悅耳動聽。

法輪寺奇遇「楓王」 楓林中突現靈芝

曾有人評價說,遊覽京都就是夢迴長安,這個評價雖不是十分確切,但京都處處都能彰顯出大唐的痕跡。除天龍寺之外,嵐山地區還有很多賞楓點,渡月橋、野宮神社、常寂光寺、二尊院、寶筐院、大覺寺、厭離庵等等,範圍之大景點之多,足以讓人流連一整天,而且越往山裡走越容易發現人少的賞楓點。嵐山地區不同景點紅葉見頃時間不同,天龍寺、大覺寺等紅葉開始時間較早,而嵐山、常寂光寺紅葉見頃時間較晚。

遊興未盡,我一個人走出天龍寺之後,跨過渡月橋,又看到了桂川兩岸的楓紅。這個河川中間有一個小島就是嵐山公園。我信步走到公園,見到園內的食攤上小販們正在叫賣著精美的各種小吃,就買了兩個鮮肉包子權作午餐。就在公園內的地圖上,我看到眾多的寺廟之中有一所不起眼的小廟 — — 法輪寺就在嵐山公園附近,就按圖索驥,找到了法輪寺的後門。

法輪寺的楓紅與楓樹靈芝。(攝影:貫明)

此時從法輪寺的後門走出了一位老翁,鶴髮童顏,笑嘻嘻地我說:「客人是來賞楓的吧?但小寺內基本上沒有楓樹可看了。只有內院的一顆大樹,巨枝參天,甚為壯觀。本來不應讓您從後門進去,但既然是來賞楓的,我就行個方便,帶您從這裡前往內院一觀。」我正感錯愕之際,他已經快步走進內院了。我跟著他走進寺廟的內院,但見多重的鐵絲網包圍著一顆大樹,高約數丈,雲霧繚繞之中,楓紅似錦。這顆巨大的楓樹堪稱「楓王」,比普通楓樹高出數倍,枝葉茂盛,正值榮光煥發之際。而周圍的小楓樹則大部分已經凋落了,我想施禮謝過老翁,轉眼間他一閃身就不見了。奇妙的是在大楓樹下卻發現了一顆大靈芝,在楓紅的襯托之下,光亮奪目。我感嘆天地的造化,創世主的恩澤,在美妙的神遊中按下了相機的快門。此次出遊,刻骨銘心。神思奇遇,永留我心。貫明有詩為證:

嵐山法輪寺,獨遊遇仙翁。

引我密林處,舉目見巨楓。

樹高約五丈,鐵網繞三重。

大美天造化,錦繡出楓紅。

參天紅葉美,雲霧遮碧空。

轉眼低頭望,老翁已無蹤。

腳下靈芝現,疑是在夢中。

秋遊靈秀地,沐浴大唐風。

嵐山楓紅。(攝影:貫明)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nothing but beautiful’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