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獻堂在1935年3月3日到吳子瑜家中作客,並參加「全台聯吟大會」,會後還特地前去參觀天外天劇場,在他的日記中記載著:「子瑜導余與幼春(林幼春)觀其建築將半之戲台,又觀歌仔戲2、30分鐘。」
拆除到剩下兩、三座樓梯的天外天劇場,內部的模樣處處迷人。

八月初造訪臺中,到了朋友幫忙的「後驛冊店」參觀,結果裡頭書沒幾本、調酒倒是特別多,順著店長的提議之下我點了一杯「男兒的天外天」,啜飲幾口這強烈的威士忌便被帶去離冊店只需步行3分鐘的地方,原來,這裡就是這杯酒的命名源頭-天外天劇場。原由臺中仕紳吳鸞旂出資,興建於大正8年(1919年)的私人戲院,其子吳子瑜(臺灣日治時期三大詩社之一的「櫟社」成員)再出資15萬,於昭和8年(1933年)9月13日擴建、昭和11年(1936年)3月竣工啟用這座劇場,是臺灣總督府技師齋藤辰次郎在臺中唯一的現存作品,開幕之時,630席的劇院輪流上演著戲劇與電影,裡頭還設置了食堂、咖啡廳、跳舞場、茶店⋯⋯等空間,劇場在二戰時停業,戰後吳子瑜將天外天賣給仕紳王博,所得款項拿來修建臺北料亭「梅屋敷」(現逸仙公園),天外天劇場在戰後更名為「國際戲院」,繼續播放電影,直到1975年轉為經營太源冷凍廠,又經歷國際賽鴿中心、收費停車場,至今呈現荒廢狀態,成為外拍 Model 的廢墟熱門景點。

屋頂就這樣子沒了!圓形劇場的正中央感覺氣勢很大。

如今所有權者達50多人,產權複雜,2015年1月因無法通過暫定古蹟的審查,天外天劇場所有權人在8月28日動工拆除,臺中市都發局緊急喊停、文化局則是緊急補件重送文資審議,政府的緩慢消極的態度,造成六座樓梯拆到只剩兩座、樓頂的八角亭消失,2016年3月霧峰林家後代林振廷對著公視新聞表示:「政府拿一點資源就可以創造一個文化,看是(官方還是民間)把它買下來把原來恢復起來讓大家可以重溫舊夢。」沒想到里長就在同個月告知附近居民天外天將在15日拆除,表示:「不要對別人的房子指指點點、應尊重所有權人的意願。」不過實際上當日並沒有動靜,不斷透過實體行動保護這棟建築的「臺中市舊城復興協會」透過各種方式傳遞給新聞媒體,終於換來臺中市政府的回應「保留天外天劇場政府保存方案不可行 盼引民間資源投入」。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許組長’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