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正腔圓是年輕人對世代的怒吼聲 #厭世合理

「給我一瓶酒 再給我一支菸/說走就走 我有的是時間」─老王樂團《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已經非常久的時間沒有認真聽中文歌,每次去KTV唱歌,就是點一些老歌,新歌排行榜沒有一首會唱就算了,連聽都沒有聽過。Playlist裡面只有英文跟韓文歌,這樣的狀態已經持續了許多年,直到最近收到大陸朋友的推薦。

人在美國的大陸朋友,推薦給我的歌都是台灣人的創作,讓我非常驚訝!

老王樂團

因為字正腔圓,所以一開始以為是大陸人,沒想到竟然是土生土長的台灣小孩,歌詞寫得很棒!

「我在青春的邊緣掙紮
我在自由的盡頭凝望
我在荒蕪的草原上流浪
尋找著理想」─老王樂團《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如果連擁有高學歷光環的他們都這般茫然,更何況是其他人呢?台灣的教育這般的填鴨式,就是抹去了我們的好奇心,給了我們很多的羞恥心。

蔡維澤

同樣因為普通話講得字正腔圓,也讓我以為是大陸人,但他也是貨真價實的台灣人!

這人真的非常年輕,1997年出生,第一印象他就是超級酷,話非常少,不笑。

站在舞台上的人,沒有人是不努力的。

花絮採訪其他參賽者時,滿多人覺得蔡維澤是最努力的,因為他總是創作到凌晨還沒睡,這大概也是他創作《5:10 am》的靈感來源。非常喜歡這首歌。

蔡維澤在寫歌之前有寫文章的習慣,喜歡看歌唱比賽,去研究裡面的歌手。他的歌詞具有穿透力,還有一定程度的洞察力,不曉得他21歲的人生到底經歷了什麼,但不管經歷了什麼,好的壞的都得感謝,因為這些成就了現在的他。

「今天要打哪兒晃 鬧鐘還沒響 不甚急迫的憂傷
一成不變的日子與期望 
我該是什麼樣 一生這麼長 輾轉後不見天亮
多少夢想被穩當往裡藏」─傻子與白痴《5:10 am》

這兩個樂團給我滿多的衝擊,以下文章有特別寫出為什麼近年來越來越多越獨立樂團都走有「中國腔」的現象:「對於來自對岸的文化影響感到理所當然,是90後出生的當代青年的共同狀態。他們和蔡維澤相似,面對中國的意識型態包袱比過去的世代更少,接觸到的資訊流更大。」

這些壯麗的「中國腔」元素被內化成台灣版本之後,歌詞的聲韻與旋律貼合度降低,批判性提升,被稱之為「厭世」。草東沒有派對是顯著的例子,讓年輕樂迷覺得唱出自己的心聲。老王樂隊也有同樣特質。

字正腔圓有時反而更加入耳,這兩個樂團的主唱利用中國腔唱出了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困惑、迷惘、看不見未來等徬徨,尤其傻子與白痴利用合成器的歌曲,讓我在這裡也想推薦一首歌,是很久以前的一部日本電影《Bandage》中的一首歌,可惜前奏46秒前已經在YouTube找不到電影片段了,電影裡吉他手在練習室裡彈出這樣的旋律搭配這樣的歌詞及歌聲,對我而言跟上面兩個樂團所吶喊的聲音是一樣的。

その悲しみも 苦しみも その痛みも

届かない 届かないから

その悲しみも 苦しみも その痛みも

わからない わからないから

那些哀傷 那些苦 那些痛

傳不到 通通傳不到

那些哀傷 那些苦 那些痛

都不懂 我們都不懂─LANDS 《 二十岁の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