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巨龜

世界最大的龜──巨龜(Giant Tortoise)只在阿爾達布拉群島及加拉帕戈斯群島找得到蹤影,而加拉帕戈斯(Galapagos)的西班牙文正是「龜」的意思呢。

牠們二、三百萬年前從南美大陸飄浮到達加拉帕戈斯群島時很可能只是普通的陸龜大小。之所以演化成現在長1.3米重300公斤的巨龜,很可能是受了「島嶼巨型化」影響。若隔絕的孤島沒有大型肉食動物又缺乏天敵,該動物便可能越長越大。

而且加拉帕戈斯群島生存環境嚴苛,陸龜若演化成如此龐大身軀便足以儲存脂肪及水分來支撐一年不吃不喝。

這種演化結果似乎能為牠們帶來好多好處……才不呢!既然牠們能全年不吃不喝,也就能同樣「演化」成人類佳餚──想想龜肉比雞肉還嫩滑多汁,龜油則跟奶油一樣純滑,而長長的存貨期(巨龜一年無需吃喝)足使肉味保持新鮮。外加龜兒生性善食,捕捉過程以至儲存船上均無難度,怎不成為舊時海盜及後來捕鯨人的至愛?僅兩百年就殺了二十萬隻巨龜,龜油也能出口到基多用來作街燈的燃料。

到厄瓜多爾政府終於立例阻止獵殺巨龜,卻換作人類引進的山羊吃光植被,害龜兒們沒了糧食。另一方面,龜蛋及幼龜平日已需應付島上各種生物威脅,現在還加上人類引入的貓、狗、老鼠等等外敵。巨龜的敵人一個也沒有少。

目前加拉帕戈斯群島只有二萬到二萬五千隻野生巨龜,一般遊客並不容易見著牠們。我們在Isabela島Urbina Bay能見到兩三隻估算有80歲以上,導遊小姐還說我們幸運呢。

真的被人類害慘了可是?難怪Urbina Bay那幾隻巨龜眼神和表情兇兇的絕不友善,要不就可憐地縮著頭或乾脆將身軀縮進龜殼,不願見你們一面。

一副戰鬥格
縮頭
全面龜縮
龜塚
龜殼內部

到了Isabela島Puerto Villamil村的飼育中心,這兒的巨龜總算放下戒備,不止一臉悠閒,還會靜靜闔眼祈禱呢!

闔眼合掌祈禱

保育工作包括協助龜蛋孵化及成長。飼育中心人員會到野外的巨龜巢穴收集龜蛋,反正龜媽媽生了蛋埋進沙裡就拍拍屁股離開,蛋被抓走誰也不婉惜。而飼育人員把蛋從沙中挖出來後還得保持同樣的角度放置,免得震碎了胚胎。

原來孵化溫度能決定性別,攝氏29.5度孵化出來的是雌性,28度是雄性。我好奇的是,在野外自然孵化的同期龜蛋都處於同一溫度,豈不都同一性別(笑)?

這個飼育中心於1998年Isabela島阿蘇爾火山爆發時救了附近僅存的18隻成龜,2年後已孵化出二百隻寶寶了。

幼龜
編上號碼

而世上最毒的樹──毒番石榴樹,樹上的毒番石榴(暱稱為「毒蘋果」)居然就是巨龜的美食!想想白雪公主吃的毒蘋果,該是毒番石榴才對喔。

雨水單單流過毒番石榴樹幹便能腐蝕人類皮膚,若燃燒其樹皮所產生的煙則會令人暫時或永久失明!至於它的果實──毒番石榴雖是其毒性最弱的部分,但內裡的白色汁液含劇毒,沾上後會使皮膚長出痲瘋一樣的徵狀。果實雖鮮甜美味,吃了卻令人腹痛、作嘔、流血甚至影響消化,真不知巨龜吃了後如何排毒?

在Santa Cruz島達爾文研究中心附近有不少
Isabela島的飼育中心堆滿「毒蘋果」

動物為了生存連毒番石榴也得吞下肚,這就是加拉帕戈斯群島。透過人類的救亡行動巨龜總算存活下來,但最後一隻平塔島象龜「孤獨喬治」還是救不了,在Urbina Bay看到那隻獨自晃悠的巨龜令我不得不想起牠。

孤寂身影

世上只是少了一個物種而已。當數百年前水手們(包括達爾文)都在吃巨龜肉時,誰會在乎後果?結果人類一點一滴的作為令地球漸漸步向消亡,而沒了地球後人類也無法生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