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瀑布驚魂

原來瀑布也是可以直接攀下去的,我真的想也沒想過。應該說,初時看了Baños Geotours旅行社Canyoning活動的圖片,想也沒想過自己會跑去玩。

Canyoning是在懸崖處沿瀑布下降的一種新型體育運動,由於長期被瀑布沖刷的石頭很滑,長滿青苔,再加上流水對下降者的沖擊,所以瀑布下降比普通的岩壁下降更富變化,更具挑戰性。

我這人特別害怕攀爬,加上我肢體僵硬欠柔韌性,在烏尤尼鹽湖被逼爬上四驅車車頂也瓜瓜大叫嚷著要下來的我,實難想像我還會去爬瀑布。

我總是被「一句話」引誘了去,自旅行以來都是這副德性。那天玩罷Zip-Line回房間聽了同房說Canyoning好玩好玩,我就突然拋開一切也要去玩。我就像那種會被拐騙的兒童,人家說什麼我都相信,而且只需一句話便能輕易把我引誘去,真是亳不費吹灰之力。然後我原本什麼恐懼啊心理關口啊可以一煞時消失。

像這種貌似有危險性的活動就更應該參加穩健的旅行社,Geotours當然是我首選了。

跟Zip-Line一樣,Canyoning都會有兩位導遊伴隨,其中灰衣的帥氣導遊還是探戈老師。探戈與攀瀑布真的難以想像一塊兒,不過兩項活動都充滿激情,或許原因就在此。

導遊先在平地為我們進行簡單訓練
來將跳起大合照,出發!

就像玩Zip-Line時一樣,我們腰上都繫了個活動掛鈎。當你的掛鈎繫到那條主繩上,就輪到你攀下去了!嗚哇……

原來我們腰上的掛鈎繫到主繩後都穩穩地承受身體重量,身子雖吊在空中也不會掉下去,若要攀下瀑布就必需使力向後扳下。

但導遊又同時警告我們不要向後扳得太用力,否則就會在空中翻個筯斗……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變成頭下腳上而已,到時再自行慢慢把身體扳回去不就行了,他說。

我可不想在空中翻個筋斗!但太過顧忌又變成紋風不動,導遊這時又不斷要求我「向後扳多一點,多一點!」,他之前的警告算什麼呀!

我唯有腳踏崖壁奮力向下移動。不過瀑布流水的「進擊」總使身體無法平衡而撞到崖壁,好不疼痛。加上瀑布水沖刷的崖壁都滑溜不已,雙腳踏不穩的話又要撞牆了,這一切都使下降變得困難。

除了身子凌空往後扳要勇氣,「虛」抓著主繩下降也需要勇氣──雙手需同時抓著繩,放開,抓著,再放開,人一面下滑。連繩也不能抓緊,這不是又要多費一番勇氣嗎?

才從這麼陡峭的瀑布爬下來呢
奔往一個瀑布頂又一個瀑布頂

玩過兩段瀑布後同場還加插Zip-Line環節呢,這可不是樂了我這位Zip-Line愛好者嗎?(註:玩過一次便厚顏地自稱愛好者。)導遊先將繩繞過崖頂的支撐點,一邊把繩帶到瀑布底抓緊它,Zip-Line就是如此輕易地即場架設即玩!

我先面向崖壁站定,然後數一、二、三!縱身向後跳,人就背向往下俯衝,你說多刺激!下面抓著繩的導遊不知施了什麼技倆總能穩穩為我們煞停,使我們既不會跟他撞到一塊,也不會跌倒地上。這個Zip-Line帥呆了,人就像往下俯衝往下跌又往下跳。

Zip-Line的一跳
Zip-Line的一跳

之前兩段瀑布都心情緊張,到第三段瀑布時決心豁出去,毫無保留地用力把身體向後壓,而下降也變得不可思議地順利,導遊還讚我做得好呢。原來人一旦放開懷抱豁出去,便能闖出一番天地。

看看如此咬牙切齒的我,多強的決心!

事實上除了慢慢踏著崖壁往下移,也可以縱身跳一小步。我嘗試但失敗了,跳躍時腰前的掛鈎滑得太快撞到我的手,好痛。

正想在下一組瀑布時再練習這跳步卻沒機會了,皆因最後一段換了形式,用繩索繫著我們腰後的掛鈎讓我們滑下瀑布。這比水上樂園更棒的天然滑梯啊,表面看不出來,嘗過才知多刺激好玩。

先滑進一水池,爽!想站起來,但兜頭的瀑布又把我壓倒跌回池裡,這一刻真的很難忘。

看看我這些興奮得近乎痛苦的表情

還有最後一擊,導遊連我腰後繫著的繩也拿掉,要我身上零裝備下滑進底下的水池。哇這麼高又這麼斜,怎麼滑下去?我以眼神詢問後面的導遊是來認真的嗎?導遊微笑點頭,於是乎……嗚哇,如此零拘束的滑梯真的太好玩了!最後還要來這一下變招,解除身上所有裝備,就好像將自己全解放,丟棄所有身外物將快樂攀上最高峰,這個結尾可真教人難忘啊。

旅程完成!

真捨不得這麼好玩的Canyoning。回到市中心後,貼心的Geotours還安排我們上餐館享用三文治跟Mora,那杯桃紅看來甜蜜蜜的Mora,有如我當時的心情寫照。

M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