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索溜不停

我想很少遊人會不愛上Baños的。

真是一個悠閒小鎮,一點壓力也無。沒有擁擠的遊人,樸素得讓人鬆弛身心,不留個三五天好像對不住自己。這兒戶外活動紛呈,有橡皮艇漂流、划艇、攀石、笨豬跳、登山活動、叢林遊、踏單車、Canyoning以及Canopy。

這天嚐過豐富早餐後便馬上玩Zip-Line。Zip-Line當地稱Canopy,中文喚作溜索。雖然當初連溜索是什麼都不知道,但一看圖便懂了。哦,就是中國那種渡河工具,以一條鋼索跨越河的兩岸,或連接山谷兩頭,藉高的那邊「溜」到低的一邊,現已在世界各地發展成熱門戶外活動。

Puntzan峽谷Zip-Line (網路圖片)

依Lonely Planet推薦參加了Geotours旅行社,絕對物有所值。美金25(可講價到美金20)玩盡Puntzan峽谷的6條Zip-Line,最短的150米,最長550米。這家旅行社有安全及質量保證,導遊會為你講解玩法,殷勤替你拍照,還跟你聊天。之後我在Mindo再玩Zip-Line,同樣價錢,質素和服務態度可差得遠了。

旅行社安排計程車送遊客到山上的Zip-Line起點
被群山環抱

玩Zip-Line的裝備可謂非常簡單,先將安全帶繫上雙腿及腰部,再戴上安全帽及手套,這就是全副裝備。重點是連著安全帶那個鐵造小掛鈎,將鈎扣住連接峽谷兩邊的鋼索後導遊一放手,人便往下溜。

第一條Zip-Line只150米,正好讓我這位初學者練習練習。原來玩Zip-Line可採取不同姿勢, 最正常的是左手抓著垂直吊著的安全帶,右手一邊攀著主鋼索俯衝下滑,其作用是可隨時break (急停),也能減低下滑速度,所以這樣最安全,當然也沒那麼刺激。

正常姿勢 — 可隨時 break

導遊看我一臉慌張,便問要不要陪我,兩人繫在一起滑下去?我又慌忙說不。心想遲早我也要享受一個人滑的滋味,當然是早嚐早享受!害怕是我的幌子,實際的我往往勇敢過了頭,那份勇敢總是一發不可收拾,然後就不知會幹下些什麼事情,可謂不顧自身安全的典型例子。

玩罷,果然如剛才碰到的遊客所說不是很刺激的活動,但我是為了享受在空中飛盪那份自由,而我做到了。

玩第二條Zip-Line便試著雙手都抓著那垂吊的安全帶,有如泰山的姿勢,下滑速度果然增加了。

正常姿勢 — 沒break (網路圖片)

原來第三條Zip-Line才是重頭戲。身體打橫跟鋼索平衡,雙手張開如鳥兒展翅,雙腳則垂吊在後,就像鳥兒飛行的姿勢。

這樣突如其來地實現了飛行夢想,實教我歡喜若狂!原來飛行需要速度才能體驗其實感,也只有這樣的飛行才真正無拘無束,不像滑翔傘或其他飛行活動要繫著一大堆東西削弱了飛行的自在。第一次接觸飛行卻奇異地感到熟悉,覺得飛行的感覺理應如此。

之後再好幾次用同樣姿勢滑翔卻已驚喜不再。是否在達成了長久以來夢想那一刻,夢想便馬上貶值?這才是達成夢想的真正代價,至此我方有體會。

飛行姿勢減速版──腳挾導遊的腰 (網路圖片)

有個upside down (上下顛倒)的姿勢我聽了就冒汗,導遊所說的upside down,是先把玩者在空中倒立,朝天的雙腿盤起來,朝地的雙手張開,還須背向滑下去。連倒立也不會的我,居然要我在空中保持這個姿勢?想也別想!故只能看照片嚮往之。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同樣刺激好玩的是鋼索結尾那個煞掣 ── 一個凸起鐵塊。它讓正在俯衝的你因撞上它而急停下來,你說刺不刺激?每次快要撞向它時我都先大叫一聲,好像要給自己一個心理準備來承受那過度刺激感。

那偶遇的遊客還是說的不對,Zip-Line其實是很刺激的。超級會玩機動遊戲的我,玩罷肚腹呀胃呀也不禁翻攪,沒有食欲,數小時後才回復過來。

玩過Zip-Line後得出的結論是,有機會玩,就得去玩。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