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玫瑰

p.s. We love you.

星期天的晚上,吃完飯,電視上正播著那些被改編得怪理怪氣的披頭四音樂,男主角的頭髮長到脖子,像我的一樣,卡在尷尬的地方。我很專心地看著,幾乎都要掉進那個年代的利物浦和紐約。

「最後一間學校放榜了嗎?」媽媽散步回來突然問我

電影裡,那個我的最後一間學校,示威正熱烈;

「放榜了,被拒絕了。」

女主角急忙掛了媽媽的電話,”I will be fine!!”,一股腦地便衝出電話亭,跑進人群中。

「蛤?為什麼?」媽站在我前面梳著我過長的瀏海,我唯一能吐出的答案是「我怎麼知道」,連驚嘆號都沒有的那種。

這個話題就像那首She’s so heavy,毫無預警的被我切斷,還懸吊在客廳的空氣裡,媽媽走向另外一邊的沙發,而我則是心情緊繃只好更專心地看那部電影,恨不得直接融化在Strawberry Field,直到她起身,跟爸爸準備上四樓吹吹夏日晚風。OhDarling,她經過我時,還特別來摸摸我的頭。


等我看完電影一回到房間坐在書桌,眼前出現這朵花,上面還沾著雨滴(對,下了小雨)。前幾天還在說家裡玫瑰都沒了,她的出現,是驚喜。開得正好啊!

The only rose
「不是說家裡都沒玫瑰花了嗎?」
「對啊,這是唯一的一朵。媽媽一看到就說剪下來給妳;妳看,是不是開得很漂亮。」

想像爸爸剪下這朵剛開得正好的花,找了一個杯子,裝水,喬好花的位子讓她不會東倒西歪,再把她從四樓拿到二樓我的房間,挑選了這個角落,不是放音響的桌子,也不是放電腦的桌子,而是這個最亂的我的書桌,讓我一坐下來便能看見。一股溫暖就如同這朵粉紅色的花,包圍我的心。這朵盛開的花,好像就寫著:「沒關係,我們愛你」。就像我媽媽在我17歲那年的信上寫的一樣:「盡力,然後,回家」。我不知道是否讓他們失望了,但這朵花的出現,勝過千言萬語,撫慰了一切。

p.s. I love you
Let us not love in words or in tongue, but in deed and in truth. — John 3:18

親愛的玫瑰啊玫瑰

妳已逐漸凋零,但我在妳最美好的時候擁有過妳,也就夠了。

謝謝妳綻放在我最需要的時候

晚安,Good night.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