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都有理,那該怎麼理? (下)

於是我真的受夠了他們兩個像麻雀般的吵個不停,裡面還有一隻小貓咪(小朋友)在等著我回去陪他睡覺(最好是希望我待會進去的時後,他已經自己睡著了,省得我麻煩!)現在卻要在這裡處理他們兩個的問題,怒火攻心,越想越氣!於是衝到廚房,拿起了家法。。。

你也知道,在發飆的時後,力道就是這麼大力,地方就是隨便打,手臂啦,腳阿,背阿,屁股阿,反正想要打哪裡,就打哪裡,把所有的氣都發洩出來。。。

直到。。。

他們嘶吼、喊叫說『不要再打了』

直到。。。

家法都被我打歪了

直到。。。

都被我打的超級腫、超級紅的

直到。。。

我從我的白日夢裡面清醒過來,知道那些行為是我最不想要做的。不過在腦海裡,這樣真的是很過癮,呵呵。

(我也奉勸爸媽們,不要在怒中懲罰孩子,他們真的會很辛苦,如果真的受不了,就跟摔角一樣,跟欄外對有拍掌換手,交給另一個人處理。什麼?你沒看過摔角?也沒有可以換手的另一半?那我就鼓勵你先離該現場冷靜一下)

於是設法冷靜的我,叫他們兩個坐在餐桌的椅子上,我們三個面對面,我的上牙齒跟下牙齒緊緊的咬著,從臉頰旁可以看到肌肉正在運動,眉毛已經皺到不知第幾層了,還在想我該怎麼處理,說甚麼話,用什麼道理,他們居然已經坐好了。(好歹你們也慢動作,讓我想一下!)

我看著A小朋友,轉過去看著B小朋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始我們的對話:

『請你告訴我剛剛發生什麼事情,我想要從你的角度來聽聽』我看著A小朋友說『我在寫功課,寫到一半,他就過來把我的筆搶走,害我的功課上面還被劃到。。。』眼淚還一大把的在眼眶裡面沒有掉下來『明明是我的筆,我理所當然的拿走!』B小朋友還沒有等到他說完,就急著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轉過去看著他,用兇狠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冷靜的跟他說

『現在是A小朋友講話的時間,請你不要插嘴,待會有給你發表意見的時間,同樣的,我也不會讓A小朋友插嘴,這樣你懂了嗎?』B小朋友嘴巴一嘟,往旁邊看去。

『我知道搶東西是錯誤的行為,這不應該我們家出現,所以這就是B小朋友的錯』我往B小朋友瞄了一眼。『可是,那明明。。。』他還沒說完,我馬上插嘴『我剛剛說的話你忘記了嗎?現在不是你說話的時後!』我的口氣其實不太好,為什麼要我提醒兩次?我再次轉回去看著A小朋友。『那麼如果你很想要這枝筆,可是這枝筆又不是你的,那你覺得你應該怎麼做?你覺得爸爸會怎麼做?』與其我馬上下定論,誰對誰錯,我想要他們自己去分析,所以我把問題丟去給他。『我會告訴爸爸我很想要這枝筆,可不可以買給我』眼睛淚汪汪的看著我,知道愛他的父親,只要要求不誇張,適當,都會想辦法滿足。『是的,如果你跟我說,也不偷,也不搶,告訴我,我一定會買給你』,心想畢竟也沒多少錢,如果可以解決事情,讓他心情好,我當然願意花這個錢。

他說完後,把筆放下,還給B小朋友,自己走去writing center拿了另一隻筆。似乎從他的臉上表情,可以看到一絲的安慰。。。我轉過去看著B小朋友

『你覺得如果別人拿你的東西,你應該怎麼做?』我問他『用問的,請他把東西還給我』『不過看來你沒有這麼做,或許你在情緒上,或許你現在不想要讓別人用你的筆,所以採取錯誤的行為,把東西搶過來。我相信你也不喜歡別人搶你的東西,是嗎?』『可是那是我的,我拿回來很理所當然』『但是那是在writing center裡面,當初你沒有收好,所以才會在那裡出現,我常常在你們睡覺後,幫你們收東西』『我就不知道誰把我的東西放在那裡阿!』『是阿,那就是沒有收好阿,沒有人會把你的東西,從鉛筆盒裡面拿出來,放在writing center』『東西沒收好,那就不要收阿,讓他在原來的地方!』『但是這個家不是只有你住,還有很多人住,如果大家都不收自己的東西,那我們東西都擺地上,那怎麼有路可以走呢?弟弟已經每天都玩具都滿地了,全家都這樣怎麼得了?』『當然可以阿!』已知道他已經在嘴硬了,我不想要再用問句式的方式跟他溝通了。『不管如何,你要愛你的家人,你要愛你的弟兄姊妹,大方點,用一下你的筆不會怎樣,別人也會借你用』我還沒說完,他就又馬上插嘴『會,會怎樣!』他還是用生氣的口氣喊著『好阿,會怎樣?』我問他

似乎,他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但我也不想要扯他後腿,況且裡面那隻小貓咪(弟弟)也不知道如何,我也得趕快進去看他了。

『我希望你好好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情,或許你現在在生氣,沒關係,你需要時間,地方,那你去找,小房間可以給你冷靜,思考一下你剛剛的行為,現在A小朋友要寫作業,如果你想要在這裡一起,那請你們好好相處,用對的方式溝通,如果沒辦法,小房間在你後面』

我站了起來,跟他們說

『你們自己安排自己的時間,該寫的作業,該看的書,自己知道,不要再讓我處理你們的紛爭了,可以嗎?』『可以』A小朋友說,畢竟他心情感覺好些了,倒是B小朋友還在氣頭上,我也不想跟他硬碰硬,離開了餐桌,我房間走去。

輕輕的開啟門,看到嘴巴張開的小朋友,已經不知道睡到第幾層了,肚子的衣服也沒蓋好,露出白白嫩嫩的五花肉,真想咬一口。我慢慢躺了下來,用最輕的方式,慢慢把我的頭靠在他的頭旁邊,心裡想:好樣的,希望你以後也不要這麼難搞。畢竟,他是四個裡面最厲害的狠角色(知道我在說什麼的人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