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劑經濟:販賣精神鴉片的商業模式

為什麼鼓勵大家撰寫專業文章、行銷自己

只要點擊拍手,不用花一毛錢就能讓我的創作得到回饋!
2018/4/17 重新潤飾排版,這篇會做個小實驗,到時候跟舊文一起比較。
越來越多的「生意」是在賣無形的安慰劑 (placebo)
人在現實生活過得越辛苦,越傾向尋找心靈慰藉
註:經人提醒之後才知道早就有「精神鴉片」的詞彙存在了,當初用「安慰劑經濟」只是詞窮而突發奇想創的,也算是符合時代潮流(__經濟)的重新定義吧。

前言

雖然類似情形在軟體界屢見不鮮,但近年從複數領域的朋友都聽到類似的「教主」案例。

有一些極少數擅於行銷的名人,雖然飽受到圈內專業人士的質疑,但因為大眾對該領域認知有限,依然能夠出書演講、享有高度名氣,甚至開班授課,輕者花冤枉錢,重者傳授錯誤知識給大眾、造成社會大眾誤解。

我才驚覺「安慰劑經濟」已經在不同領域發揚光大了。


其實販賣安慰劑的商業模式,或者說精神鴉片,並不算什麼新鮮事,

部分地下電台、與誇大療效的直銷健康食品

這是在我小時候,父母那一輩流行的東西,或許現在比較鄉下的地方還有

我戲稱是「傳統的實況台」互動的方式是用市話 call in 進去唱歌聊天,主持人跟你搏感情,順便販賣一些宣稱有病治病、沒病強身的高價健康食品。

地下電台是在那個年代行得通的商業模式,後來直銷也有一些沒有醫學證明,卻宣稱有神奇療效的產品。

這些商業模式,都仰賴大眾對醫療領域的知識不足,並且願意聽信「街坊鄰居見證」的傳統價值觀,讓他們以為買到的是健康,實際上花的錢比正規醫療途徑還多,卻不見得有效,嚴重的還可能延誤就醫。

少數偽裝成正常宗教中的邪教

我對正常範圍內的信仰都是正向的評價,大多數信徒也都因為這樣得到一些安定的力量

但少數善於操弄安全感、熟悉情緒勒索伎倆的邪教團體,往往能讓一些失去依靠的人,為了得到一個虛假的安慰,犧牲掉更多東西(金錢、家人、朋友、前途),重者散盡家財、與社會斷絕關係。


不管是賣健康、賣人際關係,還是賣宗教,其實都是在賣一種信仰,一種更廣義上的宗教。

安慰劑的需求從沒消失,反而增加了

隨著十幾二十年來經濟下滑、實質收入降低,台灣人對於宗教式的慰藉需求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擴散到不同專業領域的趨勢。

我們可能已經更有醫療觀念,不像以前一樣那麼需要亂買成藥或偏方;可能也更能以理性的態度看待宗教;但多數人對現況感到不滿、想要找突破口,新科技、潮名詞每年推陳出新,對於社會的焦慮感便集體湧出,恨不得自己也搭上起飛的那班車。

這時候有一些教主,便以不同面貌降臨在你我面前,他們手上拿的可能是新型態的商業模式、最炫的科技,任何你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又不是很理解的新東西,都可能會是他們手上的聖經。

而對這些最擅長行銷自己的人來說,「創教」反而比「創業」還好賺。

比如:

  • 有些程式課程,不需要真的讓學員「會」寫程式,只要讓學員「覺得」自己會寫程式即可
  • 有些打著心理衛教相關的「藝術治療」課程,其實並不具有藝術治療師執照、心理師執照或相關學位,只需要念過藝術課程、病人買單即可

怎麼達成呢?通常他們都能做到以下效果:

  • 與行銷話術結合,專攻「不切實際」卻龐大的需求,像是「三天精通程式」、「看懂K線賺大錢」
  • 心靈慰藉成分遠大於實質效益(不具備專業沒關係、沒有療效也沒關係、甚至非法執業也都沒關係,只要顧客相信即可)

至於如何做到這麼強力的行銷效果,這就完全不是我的強項(否則我現在應該在教課收錢,而不是扯他們後腿)。


資訊發達≠正確的知識容易被傳播

你我每天接收資訊的寫照

科技的進步讓資訊量爆炸,以前我們擔心自己的內容沒辦法被找到(十幾年前還沒有 Google,搜尋引擎很難用),現在我們擔心的卻是自己的內容被更多資訊淹沒。

一個論點能不能被看見,很大程度取決於人氣與金錢,而不是正確性

於是有心人士能花錢買頭版、買廣告;善於操縱人心、工於話術的人士能用讓你相信買單,再加上人的天性是好逸惡勞、追求捷徑速成。很多默默耕耘,真正具有專業知識與能力的工作者,能見度遠不比起這些「安慰劑大師」。


如何避免掉入安慰劑經濟的騙局?

不要相信「白吃的午餐」

如果你不相信路人會送你一百萬,會說他是金光黨,那就不要相信七天可以速成一種程式語言、或是相信一門課就可以讓你變成全棧工程師。

如果一個報酬聽起來很吸引人,那麼請先去了解它合理的代價是什麼

設計對白:成功經驗這麼好複製,那你怎麼自己不複製?

不要相信「成功的方法可以複製」

有些教主也不是省油的燈:「既然有這個價值,我就賣很貴」,可能有人就會覺得「賣這麼貴,一定有價值!」

這時候上面的「白吃午餐定律」就沒什麼鑒別度,因此另一個鑑別的方式就是「可複製性」。

不管是讀書、創業、學習、賺錢,或者任何很重要的技能,只要方法是可以用簡單的 SOP 實踐,讓你快速得到成就感(e.g. 複製貼上一段又一段的程式碼就可以成為大師)

不管方法再神奇、價格再昂貴,只要它「可以被大量複製」,或是「秘笈洩漏出去就沒價值」,那就表示大部分人都能做到。

一個大部分人都能做到的事情,不會有價值

如果有,那只會是機會財,越多人知道就沒有賺頭

但這類「套路」並非完全都是害處,在你清楚了解的前提下,也是一種學習的方式,參考《速成的套路學習法,與它的限制

打從心底相信真正的專業無法一蹴可幾

心理問題就找心理師或精神科醫師、想當厲害的軟體工程師就從紮實的基礎學起、想致富就先搞清楚市場運作再投資。

總歸一句:

有病就要看醫生,不要求偏方

給身為專業知識者、專業工作者的建議

作與不作,都有責任

這裡所謂的責任,是指「影響別人的責任」

越是有專業素養的知識份子,越容易因為知道自己的不足,而害怕「誤人子弟」,懂得越多、越容易知道自己的不足。

的確,任何一個建議,只要掛上專業身分,都可能會影響到他人的人生,但現實中更悲觀的一面是,永遠有更多真正的冒牌者講話比你大聲。

選擇默不出聲,一方面也是讓這些冒牌者能夠作為這個專業領域的「代表」發聲。

法律上有所謂「不作為犯」的概念,在很多時候默不出聲,其實也能看做是一種選擇(當然,不在你的專業領域發聲,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罪過,這裡只是比喻。)


不要被「冒牌者症候群」嚇到裹足不前

註:冒牌者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

「發聲」的作為有很多種,如果不喜歡揭露冒牌者、與他們作對,分享你認為重要的事情,也是一種積極的作為。

另外,分享你的專業不只是消極地抵抗「安慰劑經濟」與冒牌者的方法

它至少能帶來四大項好處:

  • 知識整理,強迫內部重組:整理腦袋的非結構化知識,讓它們更系統化、更有脈絡
  • 擴大人脈,接收外界刺激:與同好、同領域專業人士互相交流、成長
  • 自省:公開言論強迫自己接受多元意見,也培養檢視自己論點的習慣
  • 品牌經營:每個人應該都要跟別人做出差異化。

有影響力的事情,實踐起來一定是困難的

「輕鬆得到高報酬」除了賭博跟出身之外不太可能發生,但因為環境很差,大家卻更容易希望「聖杯」的出現,如果沒有,就只好買安慰劑來吃。

反過來說,如果生活很富足安樂,其實也就不會有人在意什麼速成法了。

謹記這一點,或許多少可以避免被安慰劑的商業模式迷惘,而本來就不會被迷惑的專業人士們,或許也可以嘗試努力做對的事情。

支持對的事情!

適度尋求慰藉是好的

我們都知道過量酗酒、吸菸會傷身,但適度花錢在娛樂、調劑與尋求慰藉是好的,即使是安慰劑,吃一點也無妨。

但過量的安慰劑,消耗的不只是買單的智商稅,更助長台灣「不重視專業」的風氣,無形之中貶低了多數人努力的價值。

如果我們都覺得自己的專業有價值,那不妨一起做個微弱的掙扎。

只要點擊拍手,不用花一毛錢就能讓我的創作得到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