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週:人生的課題、即將lockdown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Lockdown前最後一堂在教室的課,我們被規定要跟隔壁同學相隔1.5M,所以每個人都擁有一張大桌子。

這週來了三個來自土耳其的新同學,其中我跟席拉最有話聊。席拉加入班上前因為來自德國列表中的risk area,所以必須要隔離一週多,經過兩次陰性篩檢後才能放行。加入我們的一週後席拉說:「昨天我男友跟我分手了。」我無奈表示:「這個小鎮受詛咒了,他們不想要外來的人得到幸褔,妳來之前我們應該要先告訴妳。」莎夏也是在到達這裡後的兩週內被分手,而她前男友只在三小時火車就能到的柏林工作(我的時間距離已經扭曲,三小時算近好嗎,那些台北台中遠距離的!),她甚至還在房間幫他準備好了軟墊,讓他來拜訪的時候可以睡,但他一次都還沒來過。莎夏:「還沒有人撐過兩週!Magic number!」

深受詛咒的莎夏和席拉,只能兩手一攤:「還好學校功課滿忙的,比較不會胡思亂想,要是還在工作一定死得很慘。」後來午餐時湯姆也加入我們,他聽完我們的詛咒論後說:「這就是莫非定律 (Murphy’s Law):Nothing is as easy as it looks. Everything takes longer than you expected. If anything will go wrong, it will go wrong… And at the worst possible moment.」那個最糟糕的時刻就是留學的時候,說出這種話的湯姆真的才23歲嗎?

我在想人生如果有課題你總是不能及格,你就會在之後的人生一次又一次地遇到它,生命逼你正視它、練習它,直到你真的掌握如何駕馭它,或者你乾脆就放棄它,它才有可能消失。

週三晚上梅克爾宣布從下週一11/2開始要lockdown,整個月除了超市和生活必需的地方,其他商店、餐廳和所有娛樂都要關閉。最近每日德國確診人數將近兩萬,比當初三月歐洲開始爆發的數字更誇張,我的同學還是在週四晚上跑去舊城的Bar喝酒,想抓緊最後一刻能夠在Bar喝酒的時刻。德國人大都會聽從政府的指令,但是也很會掌握最後的機會,Bar和各種商店超級多人,我真的是完全不敢靠近那邊。

新聞出來的時候,我跟湯姆在空蕩的studio討論作業,緊戴口罩的教授經過看到:「下週開始可能不會有現場的課了… 然後還是有學生不戴口罩就靠得這麼近。」我發現他大概是在說我們,我作狀要離湯姆遠一點,湯姆這個小頑皮鬼:「但我們基本上根本算住在一起啊?如果她中標我也逃不掉啦!」沒錯,學校的廁所連男女廁都不分,我跟湯姆幾乎可以一起邊尿尿邊聊天,只是我們覺得很怪不願意而已。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