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100萬爆賺3億又虧掉後,我對炒幣暴富的新認知(2)

加入社團聽我分享更多財富密碼: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Pionex/
或是追蹤我的FB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daveyeh.eth

最近我們團隊新加入了一位同事,叫做陳曉。他經歷過了2016~2017年的暴富狂潮,其中從一開始的韭菜投資思維,漸漸地蛻變成具有自己投資體系的成熟投資者。本系列跟大家分享他的故事,以及目前他的投資邏輯與體系。

在整個投資過程中,我一直秉持的是貓叔的六字真言:囤、配置、不要動。於是,生生地硬抗著瀑布。事實上,因為我沒有更多的投資經驗,除了硬抗,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

結果,不到一個月時間,我的資產就從1300多萬跌到了400多萬,冰火兩重天。

投資新手的鮮明特徵是:能欣然接受幾倍幾十倍的漲幅,卻忍受不了百分之幾十的回調。

即使在未來我的資產縮水了上億元,其內心的波動,也遠遠比不上這時候的幾百萬的虧損所帶來的痛苦與煎熬。

在那幾個星期,內心非常懊悔,忍不住幻想:要是在1300萬的時候我就變現一部分,那該多好啊。但理智上,自己也知道並沒有能力預測行情走勢,如果真在1300萬變現了,後面幣價飆升,自己又該捶足頓胸了。於是,我就這樣反復在情緒和理智中反復搏鬥,精疲力盡。

後來與許多人交流,那些聽信大佬們持幣不動的鮮嫩投資者,十個有九個後悔的。在這裡,我並不想抨擊說,贏得起輸不起,韭菜你活該。

因為對很多人來說,這幾十萬幾百萬的盈餘,恰好然是一個門檻。進一步,財務大幅自由。退一步,咸魚翻身結果黏鍋了,打回原形。

表面上來看,是幾百萬的波動。實質上,卻是某個家庭在兩個世界不斷的徘徊。

那些贏了錢就得意,輸了錢就在群里破口大罵狗莊割韭菜甚至維權的人,那些被大佬張口閉口嘲諷為韭菜、巨嬰、腦殘、傻逼的人,並沒有那麼不堪。都只是千千萬萬中的普通人,在遇到生活巨大變化產生的正常反應而已。你不能因為自己的堅強,而苛求別人如你一樣堅強。

2017年7月16日,貓叔在上海中心舉辦了一場硬幣資本夥伴聚會。除了貓叔和笑來,還有EOS、 Zcash 、 DGD 、 OMG 、SIA 等區塊鏈技術和投資領域的精英,齊聚一堂。雖然心頭多少還籠罩著熊市的陰霾,卻抵擋不住我們對區塊鏈世界的暢想。在黃浦江的一條郵輪上,我們暢談未來,設想兩三年後,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都獲得了無以倫比的財富與影響力。

巧合的是,會議後沒多久,行情開始再次啓動。而這次啓動的盛況,則是火熱的ICO走向瘋狂…

乘著 ICO 狂潮,開始邁向瘋狂

在二三月份,我以捐贈的心態,用一個比特幣參與了雲幣網最後的兩個ICO項目 — — 量子鏈QTUM和公信寶GXS。

5月份,量子鏈公信寶上線交易所交易,開盤直接三十倍!

即使在幣圈浸淫了幾個月,我還是被刺激到了。每天幾個點每周幾十個點的漲幅已經夠嚇人了,ICO直接給你省略了這過程,從人間到天堂,一步可達!

這直接奠定了中國ICO的創富神話。此時的雲幣,也隨著其超強的造富能力,聚攏了大批投資者跟隨。隨著其聲譽達到頂峰,交易量也曾一度達到世界第一。隨後,雲幣剝離ICO業務,由貓叔主導成立了ICO.INFO,幣友對雲幣的熱情也隨之席捲到了ICO.INFO。

ICO.INFO很快成為了中國最大的ICO平台。項目上線就被秒光,隨後上線交易所就被爆拉。幾天,甚至一天,代幣就能翻幾倍。搶到就是賺到,賺錢簡單到成為一個拼網速拼手速的事情。

7月份,EOS柚子開始在雲幣眾籌。第一天,2億個代幣價格眾籌價是0.8USD,第二天是1.6USD,第三天是5.99USD。雲幣的價格,則是在三天的時間之內,從5元漲到了36元。事後查看數據,當時EOS的參與者70%是中國人參與,72%則都是雲幣用戶買走了。

8月份,群里的情緒已經接近沸騰。每隔幾天,就有新的ICO項目上線,每個人摩拳擦掌,拿著秒錶卡時間搶項目。搶到的喜笑顏開,沒搶到的,在群里吐槽網速和網頁設計。

雖然隱隱覺得有些不安,但我依然跟著搶了好幾個自己看好的項目。

事情慢慢演變成了這樣一個局面: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知道這最後會是一個比賽誰跑得快的遊戲,但所有人又在賭自己不會是最後接盤的人,想趁這個機會瘋狂撈一筆。

此刻,我的資產再次回到了前期的高點,變成了1800萬左右。

8月底,就連最耿直的投資者,也開始能嗅到氣氛中的一些微妙的氣息,只是出於慣性,許多人並沒有辦法停下來。

8月30日下午,平地一聲驚雷, ICO.INFO發佈公告:《ICOINFO 關於暫停 ICO 業務的公告》。消息在幾分鐘之內就傳遍了幣圈,並直接反映為幣價的急跌。許多人大罵貓叔不厚道,甚至有人猜測貓叔利用自身影響力惡意做空,來回割韭菜。各種流言喧囂塵上。

就在這種關口,我在減倉躲避風頭還是佛系持幣穿越牛熊上,進行了激烈的思想鬥爭。貓叔的理念和7月份熊市的經驗告訴我,長久來看,這點波動都是小浪花,而很多人就是在這樣一次次的波段操作中被甩下車了。但是,難道明知道風險加劇,依然要持幣硬抗嗎?在左右搖擺中,我還是減了一半倉位。

9 月 4 日,中國央行聯合七部委發文稱 ICO (首次公開募集代幣)涉嫌非法集資,對所有已經完成資金募集的項目實行清退代幣的「一刀切」政策。 30 分鐘之內,各種代幣價格應聲下跌,數字貨幣市值蒸發幾百億元。

我一邊看著幣價飛流直下,一邊暗自僥倖並有點幸災樂禍。

清退政策出台後,投資者、ICO交易平台和ICO項目方之間,產生了無數的糾紛。各個群開始頻繁見到維權報道。

9 月 12 日,七寶網負責人張璐萍在直播間向政務鏈團隊喊話,「我求你了,政務鏈,我給你跪下,把我們的 ETH 還回來,給我們的用戶解決問題好不好?不要讓用戶成為我們之間矛盾、誤會的受害者……」情緒激動之下,她現場下跪,引發12萬人圍觀。

看熱鬧還沒看幾天。比特幣率先開始了反彈,發行比特幣分叉幣成為繼ICO之後的又一波造富運動。拿著比特幣,就可以免費分糖果,糖果賣了還值不少錢。越來越多的資金開始融入比特幣,拉升比特幣的價格,形成了比特幣一家獨漲,萬幣下跌的吸血行情。

比特幣吸血行情,資產持續縮水

因為覺得比特幣盤子大,漲幅小,我一個比特幣都沒有。加上秉持佛系持幣的理念,我也沒有換倉為比特幣。於是,在如坐針氈中看著幣圈回暖,自己資產卻不斷縮水。

10月30日,中國所有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均已關閉。原計劃10月24日在納斯達克上市敲鐘的雲幣網,就此落下了帷幕。

此時,我重倉的EOS已經是哀鴻遍野,價格從高峰的40元跌到了3.2元,跌幅92%。在這過程中,我的資產縮水至最低400多萬。

終於,我坐不住了,在3塊多清倉EOS,去追逐其他熱點。

期間,一篇惡意滿滿的文章《李笑來:一個詐騙犯的財富自由之路》也開始在各個微信群瘋狂轉發。許多因為EOS虧損的人將怒火發洩到了李笑來身上。許多無法辨別真偽的黑料也隨之被挖掘出來。

我也在這時候,第一次聽到:「聽老師的話,不要買老師的幣」這個說法,心情感到很複雜。

10月底,貓叔在公眾號貓說上連發兩篇文章《大家都能看懂的EOS知識》、《帶寬是門好生意》。巧的是,沒過幾天,EOS開始大幅上漲。群里開始有小夥伴嘚瑟:「貓叔一髮文章我就猜透了其中的玄機,馬上全倉EOS。」*我為自己未能解讀出貓叔字裡行間的深意而捶足頓胸。*

眼看著EOS不斷上漲,我猶豫著要不要上車。剛好看到狂人的行情分析建議:「急漲不追高,耐心等回調。」於是眼睜睜看著柚子從3塊漲到了10塊,而且,越漲越後悔,越漲越不敢上。

懊悔之中,我決心扳回一局。(像不像賭徒輸紅了眼?)

梭哈Mixin,單幣過億。

11月27日,所有社群突然出現了同樣一段話:「老貓力薦,羅永浩投資,馮曉東開發,李笑來站台……註冊Mixin白名單立即送XIN幣。」

彼時,雲幣關停之後,成立了號稱雲幣國際版的big.one,民間稱為逼格王。逼格王是馮曉東花了一個月時間打造的。可能是時間太匆忙,交易體驗稀爛,交易深度也差。我推測,為了重建雲幣的輝煌,逼格王可能會複製雲幣崛起的經驗,上線獨家幣,開盤暴漲吸引人氣。在逼格王的幾個新幣中,我盯上了這個神秘的MIXIN。

由於EOS的前車之鑒,而且Mixin對外公佈的信息很少,我生怕再次錯過大佬們隱晦的暗示。所以,把Mixin的所有公開資料,電報群馮曉東的聊天,全部整理到文檔中,仔細揣摩每一句話的深意。

(捂臉,炒幣炒成情報解密了。可憐那時痴迷內幕消息的自己。)

分析完之後,我把所有的幣清空了,換成EOS全倉參與Mixin的眾籌。

事實證明,我「賭」對了(現在看來,真的是賭,跟那些所謂的內幕分析毛線關係都沒有)。Mixin眾籌價20EOS,最高時達到了兩百多EOS,對標EOS漲了上十倍。而為了眾籌Mixin,我在十塊錢左右全部換倉了EOS,這時EOS也漲到了三十幾塊錢,翻了三倍。

全倉單一幣種,翻了四五十倍。這樣的神話,也終於發生在我身上了。

而帳面資產,也隨著牛市的瘋狂,迅速突破5000萬,接著馬上又飆升到1億、1億5000萬、2億。

但那時的我,已經對數字麻木了。再也沒有體會過當初掙500萬時的興奮。隨著XIN價格不斷上漲,為了降低風險,我陸續把大部分倉位配置其他的幣種,分散持幣。

夢幻的2017年過去了。2018年1月,中國A股創了三年歷史新高,區塊鏈市值也達到了巔峰。幣價如脫繮的野馬,繼續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每天百分之幾十的速度一路飆升。1月底,我的帳面資產也達到了令人眩暈的3億多。

在那一個月,我腦子裡頭曾無數次回想起MJ老師的話:手握大量現金,比誰的氣更長。老婆也數次問我:要不要變現一部分出來。我思慮再三,答案都是鬼使神差的:再等一等,再漲百分之三十,資產就過4、5億了,到那個時候我就變現一半資產。

幣價漲的太快了,越漲越捨不得賣。賣100塊錢的幣拿去花,你感覺花的不是100塊,而是幾百塊錢。於是,出現了我最騷的操作:在我擁有3億多時,貸款買了車子和車位。

二月開始,幣價飛流直下。雖然跌幅可觀,但存量仍不少,還能開開心心回去過個春節。而且,17年的數次回調經驗,將「幣圈一日,人間一年。」這樣的幻覺深深地烙印在了腦海中。

我深信,這次的下跌會一如之前的幾次回調,很快就會再次回升。儼然忘記了在2013年到2015年,比特幣也經歷了長達兩年的寒冬。

--

--

交易深度聚合火幣幣安、手續費超低 0.05%、提供免費使用的各種機器人,你還等什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