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100萬爆賺3億又虧掉後,我對炒幣暴富的新認知(3)

加入社團聽我分享更多財富密碼: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Pionex/
或是追蹤我的FB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daveyeh.eth

最近我們團隊新加入了一位同事,叫做陳曉。他經歷過了2016~2017年的暴富狂潮,其中從一開始的韭菜投資思維,漸漸地蛻變成具有自己投資體系的成熟投資者。本系列跟大家分享他的故事,以及目前他的投資邏輯與體系。

春節過後,隨著熊市一天天變糟,開始焦慮起來了。哪哪都覺得不踏實,覺得數字貨幣波動幅度過大,漲跌都是賬面數字。財富如紙,一點都沒有踩在大地上的堅實感。

彼時的焦慮,彷彿矗立於懸崖峭壁之上的小小棧道。

底下是萬丈深淵,心生恐懼,無比渴望腳踏實地的堅實之感。但卻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退一步,怕踏空。

畢竟2017年的牛熊轉換週期也就兩三個月的事。而且,不玩加密貨幣,去哪裡找比加密貨幣更暴利的遊戲?進一步,全倉持有,又怕此次熊市綿綿無絕期,把老底都吃沒了。

在左右搖擺中,鬼使神差地繼續按兵不動了。

三四月份,伴隨著EOS主網上線的利好,幣圈迎來了一波小拉升。奈何柚子已經全部梭哈了全家桶。於是賬面依然波瀾不驚。繼續焦慮,繼續裝死。

五月,貓叔做私人分享會。面對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思緒,深深覺得應該參考一下其他人的想法。對大勢的把握,貓叔無疑是值得信賴的。於是,花了兩個大餅啓航東京。在東京轉了一圈,聆聽了貓叔的想法。收穫滿滿。或許這對短期的趨勢判斷並無明確方向,但對於區塊鏈的長期大趨勢的發展,卻如點亮了一盞明燈,心中淡定了不少。

六月份,逼格王跟風交易挖礦。基於對團隊的信任,重倉。吊詭的是,FT是第一個推出交易挖礦的,也是領頭羊,基於自己的邏輯分析,斷定交易挖礦模式就是資金盤,風險太大,於是沒有進入。而同樣的邏輯,在面對逼格王推出交易挖礦的時候居然全拋腦後了。

6月底,ONE開盤爆拉30倍,肥了早鳥。短暫交易幾天之後,停止交易,整頓早鳥問題。

7月初,重新開盤,ONE的幣價飛流直下三千尺,每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跌百分之十幾二三十。

中途,團隊雖然做出了各種努力,各種調整,各種措施,但依然血流成河,十個姨媽巾都止不住。到了年底之時的最低點,距離最高點跌幅已經達到了令人震驚的四五百倍。

在這過程中,社區到處是被深套之後憤怒的韭菜。抬頭望去,滿眼的謾罵、吐槽。逼格王的全家桶成了幣圈的一個笑話,越是資深鐵粉,越是套得越深。許多忠誠的老用戶,由愛生恨。

除了逼格王上的項目,此時,整個幣圈也好不到哪裡去。各種交流群,也開始演變成了維權群。哪哪都能看到維權的新聞。

自己的心態也在這一次ONE的挖礦過程中完全崩了。一方面,怒其不爭,在群里提建議的同時也跟著吐槽。一方面,承認自己做了錯誤的投資決策,犯了傻逼,這種直面血淋淋現實的痛,克服和承受起來也是需要勇氣的。

最刻骨銘心的痛,換來了最深入肺腑的反思。

自己復盤了入圈以來的投資經歷。驚訝地發現:自己一直在追隨笑來和貓叔的腳步,卻離獨立投資越來越遠了。從頭到尾,自己都在迷信、盲從權威,迷戀內幕消息,狂熱地追求押注一個又一個百倍幣。

自始至終,我從未有過自己的投資邏輯和體系。

不管我如何認可貓叔和笑來的投資理念,沒有經過自己認知的深度思考及經歷幾輪牛熊的洗禮,再好的理念,也是別人的。

投資,最終是自己的事情,任何專家都靠不住。以前的偶像和領路人,在在某一天終成路障。投資這條路,越往後走,越能體會到,什麼叫「孤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8月9月。在大徹大悟之後,徹底佛系。回歸生活。一箱一箱地購買並閱讀投資相關書籍,復盤自己的投資經歷。剩餘時間,打打遊戲,寫寫文章,游游泳。資產依然在不斷縮水,生活卻回歸了平靜。

10月。父親中風住院。直面生老病死,人生無常。在照顧老人的同時,投資也獲得了兩個新的視角。

  • 長度:把投資放在整個人漫長的一生的全生命週期的角度去看,能看到什麼?
  • 權重:從生命的意義、來人世間走一趟的存在價值的角度去看,能看到什麼?

投資不再是割裂的一部分。人的這一生,猶如一條漫長的河流,從過去流到現在,湧到未來。過去的某一個決定,其意義會隨著河流一直流淌到未來。投資,也不過是這條河流的一塊鵝卵石,只是這個河流的生態的一部分。
這時候,再回想5月份見貓叔時說的話,感慨萬千。當時貓叔說,當你有錢的時候,可以做些什麼?貓叔的答案有五六條。而第一條是:有錢了之後,你可以重新定義、修復你和這個世界之間的關係。安頓好自己的家族。

12月,經過漫長的一年熊市,比特幣從最高近兩萬美元,跌到最低三千多美元,跌幅達百分之八十。其他小幣更是跌了九成後又跌了九成,整個幣圈哀鴻遍野。

此時,我的資產也只有最高峰時的零頭,只剩下1500多萬了。

但整個人的狀態卻不一樣了,徹底從虧損的傷痛中走了出來。相比1月份時,坐擁幾千萬卻焦躁不己,此時資產只有高峰時的零頭,卻淡定自若,心靜如水。

一個投資者的獨立日,不是從他掙到多少錢的那一天算起,而是他打破依賴,形成自己的投資邏輯的那一天算起。

彼時,秦朔朋友圈裡頭的一篇文章《一個有遠見的賭徒》,有一段倒是很應景:

「但孫正義萬萬沒想到,生涯高峰過後,隨之而來的是萬丈深淵。當年他全球首富的寶座還沒坐熱,將他推向首富寶座的網絡泡沫就破裂了。股價在半年里狂跌,孫正義個人身家蒸發700億美元。當年世界首富蓋茨的身價也不過780億美元。孫正義創下了人類歷史上最大個人金融損失記錄,公司也瀕臨破產。」

若干年之後,在接受彭博電視的魯賓斯坦專訪時,魯賓斯坦好奇地問孫正義,損失700億美元是一種怎麼樣的體驗?他雲淡風輕地說:「總之,我熬過來了。」

回顧這兩年的幣圈經歷,不禁感慨:之所以兩年後我還幸存於幣圈,憑的不是我的能力,而是我足夠幸運,入圈的時間點可謂完美。

再早一點,是13年到15年漫長寒冬的鈍刀割肉。

晚一點,就錯過了17年超級大牛市,沒有在牛市積累的那點家底,我大概率抗不過18年這種百分之八九十的跌幅。

在投資這件事情上,雖然我努力向大佬看齊,也努力思考並精進自己的投資水平。但是新手會踩的坑,我幾乎一個不拉全踩了個遍。這並不是我不夠聰明,也不是我定力不夠,而是我沒有認清楚這樣一個方向性的問題:

區塊鏈是一波長達十幾二十年的趨勢,你無須戰勝市場,只要能獲取行業的平均增長紅利,就足以獲得驚人的財富。在這樣的趨勢中,如何活得更久是最重要的,而追求一夜暴富的百倍幣卻是捨本逐末的。

在幣圈投資,大多數人都瞧不上一年幾倍的漲幅,感覺一年不漲幾十倍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事實上,哪怕是我們的年復合收益率只有2倍,只要你能在幣圈活十年,那也是一千倍的漲幅。一年幾十倍確實爽歪歪,但卻很難在幣圈活過三集。

當你企圖戰勝市場,獲取每年幾十倍上百倍的超額收益時。你就得在選幣、擇時、倉位管理上有大師般的敏銳。而這,卻是普通投資者做到的。甚至,這是幣圈大咖也無法做到的。這不是能力強不強的問題,而是數學定理的限定。但是,在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很長的一段時間,投資者最感興趣的話題依然會是哪個幣是價值幣,行情走勢會怎麼走,人性使然。

除了上述的方向性問題,以我親身經驗,很多適合幣圈大佬的投資理念,普通投資者執行起來太過困難。

比如,拿住不動,穿越牛熊。

大佬在面對迪麗熱巴和波動老師的輪番勾引,也坐懷不亂,只微微一硬以表敬意。有這種定力,活該他掙錢。但是,作為我們普通投資者,很少有人能面對區塊鏈這種劇烈波動而心靜如水的。

再比如,幣本位。

大佬會說法幣只是央行的白條,幣才是真的資產。所以,法幣換成幣才叫變現。但是,普通投資者不管理智上如何對自己再三闡述幣本位的重要性,依然無法抵消與現實經驗的衝突所產生的疑慮:你的吃穿住行,所有一切對於美好生活的想象所需要的物質,目前都還是要用法幣來換的。幣價的巨大波動性,這一點就決定了它不能承擔價值尺度這一職能。

幣本位,既想賺錢,又想賺幣,太貪了。

還有什麼價值投資,等等。

太多的理念,聽起來也非常好,也無比的準確,真能做到,確實有效果。但是,就是不適合普通投資者。因為,大佬和普通的投資者,基礎不一樣。

都是去往同樣一個目的地。大佬們真誠地想你推介法拉利的動力是如何如何好,安全性能是如何高,聲浪是如何美妙。你轉身,卻只能騎上自己的電瓶車,一路突突突開過去。

當你吸著霧霾和尾氣,冒著數倍的交通意外風險,一路風餐露宿,日曬雨淋地趕到目的地。能活著準時到達,都已經竭盡全力了。這時,大佬早已在優雅地翹著二郎腿在品茶,看著狼狽的你,不禁露出了鄙夷的眼神:早跟你說過開法拉利啦,韭菜就是管不住自己!巨嬰!活該!我呸!

除了投資的風險。很少人會意識到,幣圈這種大幅的資產波動,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重大的生活變故,會引發一系列身份認同的心理危機。我們誤以為只要賺了錢,一切都會自然而然變好,卻對相應的意識及心理變化缺乏足夠的應對能力。

首當其衝的,就是炒過幣之後,再玩其他的事業君覺得索然無味,人陷入一種意義的虛無之中。

在這兩年中,由於缺乏工作的經濟壓力、動力,我賦閒在家,卻和我長期以來「生命不息,奮鬥不止」的習慣產生強烈的衝突。閒暇,並不那麼讓人愉悅,甚至,讓人焦躁。我不知道以後自己還要做什麼,想做什麼。雖然不至於太過墮落,很少玩遊戲的我,卻也在18年打了2000小時的王者榮耀。你可以算算,我每天在這上面花了多少時間。

人際關係也隨之遇到了很多挑戰。掙錢了,身邊主動聯繫的親朋好友變多了。虧錢了,家裡吵鬧得雞犬不寧。

絕大多數人,在短時間資產巨變之後,就特想改變在人際關係中的位置,顯得人五人六的。買豪車,瑪莎拉蒂家門口積灰。男人賭博溜冰,一晚上輸幾十萬,打老婆,養小三,喝酒吃肉。小孩上網遊戲,女人各種買買買,叮叮噹噹掛一身。人像著了魔,沒過多久錢糟蹋完了,只留下一身惡習。雖然我不至於如此,但是家庭關係卻確實有一段時間進入了一種比較緊張的狀態。
不管是從基因還是經驗,我們都缺乏足夠應付資產劇烈波動的足夠能力。

幣圈毀人,不光是物質層面上,更是從精神上。而且是虧錢了毀,掙錢了照樣毀。

能在幣圈活夠三五年,還能像個人樣的。都是運氣爆棚且擁有大智慧的稀罕物。

在經歷了資產的劇烈過山車之後,以及自己的深刻反省。從19年開始,我的策略開始返璞歸真,幣種以比特、以太等主流幣為主。長持倉位就是定投、囤幣不動;中期倉位則是被動執行某一個趨勢交易策略,達到大波段高拋低吸的效果。

2019年,從春節開始,幣圈開始回暖,IEO的熱潮不絕於耳,我的內心卻波瀾不驚,默默地按照自己的投資邏輯操作。在沒有參與任何IEO的情況下,資產也從最低點翻了幾倍。

2019年8月份,一個做第三方量化工具的團隊,幣優 BitUniverse 來武漢做活動。初次接觸這個團隊,就覺得這個團隊很奇葩。

第一、絕大多數項目都是想著怎麼從幣圈發幣、融資、割韭菜圈錢,它是把錢從幣圈拿走的。但是幣優呢,他的方向是反的。他是從圈子外,先在頂級的美元基金高榕資本、順為資本、真格基金融了1000萬美元,然後把錢拿進幣圈來做項目。

第二個奇葩的地方,是這個團隊真的是一個踏踏實實幹事的團隊。老韭菜都知道,幣圈流傳一個說法:最怕的就是踏踏實實幹事的團隊。因為幣圈的基礎設施還不完善,很多項目其實是沒法落地的。你踏踏實實做事,事沒乾出來,錢花光了,連拉盤的錢的都沒有。所以,很多人怕的就是踏踏實實幹事的團隊,最喜歡的是哪種呢?最喜歡哪種啥事不乾,只會拉盤的團隊。

在這樣的浮躁的氛圍中。竟然有這麼一隻團隊是踏踏實實幹事的,而且,這個事你是看得懂、能理解的。而且,他們的產品也落地了。BitUniverse 這個網格交易工具真的很好用,屬於小白能迅速上手躺賺的量化交易工具。這兩年 BitUniverse 的發展也符合我的預期,成長非常迅速,在幣圈量化交易領域,已屬於龍頭企業了。

也是從那開始,網格交易策略納入了自己的投資體系中。現在,我的網格交易倉位,不僅每個月能賺5%的穩定利潤,遇到趨勢行情還能吃一波趨勢利潤。網格交易盈利穩定,也符合即時滿足的人性弱點。也讓定投倉位、趨勢交易倉位更拿得住,遇到震蕩行情沒那麼難熬。

至此,自己的投資體系才算是成型了。

2020年,年初全世界哀鴻遍野,黑天鵝一個接一個,都成隨處可見的家禽了。但在貨幣放水及比特幣減半的預期中,幣圈在2月份還是迎來了一波小高潮。

直到3.12一根史無前例的大針,把所有人都打蒙了。我翻看了coinmarketcap的比特幣價格數據,比特幣這樣單日跌幅達到50%的情況,過去七八年從未出現。這一根針爆倉無數。諷刺的是,幣價很快反彈了。價格沒變,唯一變化的是很多人的幣沒了。幸運的是,根據自己的投資紀律及策略,我已經提前幾天清倉了。

過去交的所有的學費,所有在投資路上的掙扎,都扎扎實實地變成了賬戶的資產餘額。這再一次印證了這個顛撲不破的真理:

投資是認知的變現。你在資產市場上的賬戶餘額,最終會回歸到與你的認知水平匹配的位置。

最近,DEFI大火。可惜的是,我看不懂。就每天看著別人賺錢曬單,接受新韭菜對老韭菜的嘲諷。看著別人賺錢,心中難免有些羨慕,但我過往的經歷也告訴我自己,不在自己能力圈的錢,賺了也拿不住。

雖然我在這一波DEFI熱潮中沒有吃到肉,但從未像此刻一樣感到自信和篤定:超越以往的高峰,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而何時能超越,能超越多少,我並不著急,也並不關心。我唯一關注的是,在下一輪週期,我是否還活在這個圈子里,這將是最有力的證明。

幣圈新一輪的週期開始了,許多新的投資者開始入場,一切又是熟悉的場景,熟悉的味道。

歷史不會重復,但會押韻。

願你承受得住驚濤駭浪,忍受得了孤獨和落寞,承受得起鮮花與掌聲,成為配得上站在終點的那個人。

--

--

交易深度聚合火幣幣安、手續費超低 0.05%、提供免費使用的各種機器人,你還等什麼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