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WEI TING YU

海風總是這樣吹拂

金門。其之貳

走在開闢整齊的環島公路、鄉間小徑還有太武山道時,總是有一陣陣海風吹來,或許是季節的緣故,雖然不若過去安平經驗到的厚重海磯之味,但還是可以讓人注意到海在不遠處。

在人煙罕至的郊外,浪潮和樹葉的響聲常讓我以為有車接近而不自覺靠向路邊。這樣的風,這樣因低溫而沉靜下來的色調,和什麼地方相似呢?我邊走邊想起《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裡描寫的Islay風情,或許正和那些不列顛群島內的小島嶼有些雷同。當然緯度有明顯的差距,但是冬天時有寒冷的海風,居民同樣在那低溫中保持面容紅潤、生氣勃勃地活動著,當然還同樣生產著自豪的酒 — 雖然我覺得如果金門產酒商能夠像愛爾蘭或蘇格蘭一樣多元而頑固地堅持充滿獨特魅力的生產模式更好,不過這麼一來就不能維持穩定提供縣民的配給了吧?

這裡看不到牛羊勤快地吃著海藻,但也是悠悠哉哉地過著日子,就算你靠得很近拍照也不以為意,最後犧牲自己成了餐桌上補充元氣的一道道佳餚。

想像是一種情感的記憶倒裝
如今發現空酒瓶也還能裝滿懷舊氣息
看似倒光的酒,並沒有辦法倒掉
濃情與鄉愁。
— 徐心富 <後院牆角的空酒瓶>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EI TING Y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