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談談來何謂真正的正向心理學

正向心理學不只是正向思考

在開始討論什麼是正向心理學之前,我想要談談什麼「不是」正向心理學。首先,單純的正面思考不是正向心理學;不斷自我肯定(例如:我是很棒的。)不是正向心理學;盲目地對於快樂的追求也不是正向心理學;所謂大眾心理學裡的許多使人「快樂」或「達成生命目標」的小技巧,也不是正向心理學。

正向心理學是一門科學,它不該只被化約為一枚黃色的笑臉。

事實上,美國正向心理學之父Martin Seligman在談及他出的第二本書Authentic Happiness時,也特別和出版社提到,希望封面不要出現這種黃色的笑臉符號,因此,在原文書的封面上,是看不見這個符號的。但是在台灣翻譯版本時,他不願見到的笑臉又再度出現了。

他會這麼對於這個笑臉感到反感並不是因為他反對快樂(anti-happiness),相反的,正因為他深切的關心人們的幸福,他知道這樣子的表徵只會讓人離幸福愈來愈遠。

根據作者Emily Esfahani Smith以及他所做的研究,對於快樂的追求,事實上會讓人更不快樂。這樣諷刺的現象其實深藏在我們每個人心裡的運作機制,但若由於我們沒有意識到,又不斷一昧地追求快樂,其實我們最終得到的,不會是快樂,反而是空虛。

舉一個我個人的例子,我在國高中的時候,閱讀了大量的「吸引力法則」相關書籍。這些書基本上就是使人相信人可以藉由自己的內心想法來掌握生命,也就是說,快樂的心情可以帶來快樂的事物,悲傷的心情則招來沮喪的事物。

我成為這法則的信徒有約莫六、七年之久,直到後來,我漸漸了解到所謂「真正的心理學」以及其中的「正向心理學」是什麼,我才停止盲目的信仰。

先說說我那時候的樣子吧,我認為快樂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做什麼決定之前,都考慮這件事可不可以帶給我快樂,就連念書時,我都先要求自己要在心情好的情形下才可以念,否則我就不念。另外,當我心情不是非常好時(不到難過,只是沒有開心),我甚至會想盡辦法讓自己快樂,我連一點點的忍受平靜的能力都沒有,因為我相信,唯有激動的快樂,才是生命本該有的樣子。

這樣的結果有好有壞,好的部分是我具有了Rotter所說的內在控制觀(internal locus),使我對於自己更為負責。壞得部分則是我開始對自己的情緒進行監控,而無時不能放鬆。而奇怪的是,隨著我對快樂的追求,我反而感到一股極大的空虛。我不感到快樂,也不感到悲傷,一種麻木潛伏於我,使我對於外界漸漸冷感。

在接觸正向心理學之後,我發現我之前追求快樂的方式是不對的。

(參考:我們的認知阻擋了我們的快樂)

關於正向心理學,首先要澄清的,就是他是一門「科學」。既然是科學,就具有實徵性,以及可驗證性。他是一門客觀的學問,而不只是主觀的信仰。

他不是日常生活的簡單觀察,更不是個人的生命經驗。

雖然以上這兩者都可以教會我們一兩件事,但科學的精神並不再此。所謂的「科學」,就是要能夠透過嚴謹的方式得到一個可靠的結論。

第二點,正向心理學不單單是研究快樂的科學。引用一句正向心理學學者吳相儀老師所說的話:「正向心理學是零度以上的心理學」。所謂零度以上,便是在非病理的生活之中尋求正向發展,更白話來說,就是正常人該如何有更幸福的人生。

但是,可別把幸福(well-being)與快樂(happiness)搞混了。

根據Martin Seligman提出的幸福五元素PERMA,快樂只是其中的一個元素,還有其他的元素是能夠讓我們感到幸福的。

最後,延續著第二點,其他包含在正向心理學研究領域內的主題包括像是心流(flow)、最佳體驗(optimal experience)、情緒擴大增強論(broaden-and-build theory)、恆毅力(grit)、正念練習(mindfulness)以及復原力(resilience)等等。

簡單來說,正向心理學是一門嚴謹的科學,而不單單只是所謂的「大眾心理學」,而他所包括的範圍相當之廣,但所有正向心理學家的共同目標,便是使人們可以更積極正向的生活。

關於目前正向心理學內的大宗理論,將在後續文章中一一介紹,敬請期待。



希望這篇文章可以開啟一道門,引領你進入這正在興起的領域。或許更好,這可以成為一道曙光,成為一座燈塔,成為一盞明燈,帶給你一些方向,帶給你一些希望,使你可以更勇敢地邁開前往幸福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