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的藝術家都是怎麼活的?】南韓,把藝術家當巨星培養

文/梁世懷 韓國環球芭蕾舞團舞者

「少女時代」、「BigBang」精神喊話,動搖北韓

「文化交流」是一個外交經常使用的手段。2013年我所處的韓國環球芭蕾舞團就因為韓戰結束60年,有機會巡迴到很多當初以美國為首的國家,用演出的方式來傳達韓國對當初聯合國的感謝之意。這幾年在南北韓的分界,兩邊哨站不過五米的三八線上,也展開了一場廣播大戰,除了基本的精神喊話以外,韓國還祭出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少女時代」、「BigBang」等流行歌曲來動搖對方。在這提倡World Peace的地球村時代,藉由軟實力「吸引」甚至「影響」不同的族群,是現在的趨勢,在每個國家都積極發展軟實力的時代,韓國當然也不落人後的在這「戰爭」中積極爭取一席之地。

就是這個在三八線祭出的廣播喇叭,對著北韓持續放送打精神戰。(圖片出處:統一新聞 — 통일뉴스)

東方百老匯 ,藝術像呼吸一樣自然

近年來,世界各地的觀眾可以漸漸感受到韓國政府多年支持娛樂圈所帶來的經濟效益。但很少人知道韓國文藝圈,又是如何受到政府的支持漸漸融入大眾的。拿一個最具指標性的綜合藝術空間「首爾藝術殿堂」來說,除了基本的歌劇院、音樂廳、美術館,還包括了展覽館、話劇專用劇場、個人演藝廳、藝術資料館、書法館、大型戶外舞台以及國立國樂院,內部的設施已經達到世界前十位藝術中心水準,在此一地就可以欣賞到包羅萬象的展覽以及演出。

首爾藝術殿堂全景(圖片出處:韓國學中央研究院 —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首爾藝術殿堂的公共空間。天氣溫暖時大家就席地而坐,觀賞音樂噴水池,冬天時就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溜冰場。

讓我羨慕的是,幾年前在藝術殿堂後面新建了一棟「NStudio」,裡面進駐了韓國國家芭蕾舞團,國家現代舞團,國家歌劇院,國家合唱團以及國家交響樂團五個國家藝術團體。韓國的藝術第一學府「韓國藝術綜合大學」其中一校區也座落於旁,讓藝術學子有著最佳的多元藝術環境,民眾與觀光客也因為周圍規劃良好的公共空間,攜家帶眷的在此小歇遊玩,這裡就是把藝術融入生活的指標。

記得上個月帶著家裡小狗來到寵物醫院做定期檢查,知道我舞者身份的護士長頻頻向我詢問各種演出訊息,並抱怨著自己缺少了「文化生活」,由此可見韓國在推廣藝文此方面,確實沒有打水漂。

藝術品牌明星化

近年韓國有種把藝術團體品牌化、藝術家明星化的趨勢,善於使用各種宣傳及周邊商品把藝術團體塑造成品牌,再運用品牌的引響力擴張到娛樂以及時尚圈,讓更多人關注到在劇場與展場的藝術團體以及藝術家。拿我們舞團做例子,幾年前我們聚集了一部分人參與了當年很紅的遊戲型態綜藝節目-「兩天一夜」,在節目撥出之後,一位團裡面貌姣好的女舞者受到關注,成為了網路搜尋引擎當天的第一名,甚至在逛街時被路人認出,藉此機會很多沒接觸過芭蕾舞的民眾進入劇場,體驗到藝術的價值以及藝術家的個人魅力。藝術團體以及藝術家達到互益,藝術家個體也自然受到大家尊敬。

《睡美人》的青鳥雙人舞
Vogue Magazine Korea 2010 年 2 月號的拍攝

在品牌效應的影響下,我也曾接受過Vogue時尚雜誌的邀訪以及拍攝,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一種淪落的藝術行銷,但我認為,身為一位藝術家,除了抒發自身情感,找到自我價值以外,也有為周圍的人帶來療癒、省思以及體驗「美」的責任才對。在我們的生活環境沒辦法自然融入藝術之前,或許這條路的尾端也是我們想要到達的「羅馬」?

當有一天,夜唱夜衝看日出的買一送一行程不再是唯一,多了一個買票看展覽或是藝文演出的選項時,我們在國際上的軟實力是否又硬了一點呢?

駐南韓藝術家 梁世懷

出生於台北,台灣。19歲放棄大學學歷,離開台灣開始旅居國外的職業芭蕾舞者生涯。從美國到韓國,十多年間因為舞蹈踏上世界各地,賞遍萬種風情。從不想為自己設限,仔細聆聽自己身體的聲音,在接下來的人生旅程上,隨舞啟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