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的藝術家都是怎麼活的?】在德國,幾乎沒有一座「不受歡迎」的國立劇院

文/ 鄞廷安 駐柏林自由舞者、 創作者

在德國,多數民眾長年熱衷地支持(消費)著自己居住地的劇院,購買季票,觀賞每一檔製作。像足球賽事般,偏好熱血運動的人,走進球場看球賽,替自己的隊伍加油打氣。喜愛文化活動的民眾們,駐足劇院,向尊敬的藝術家與演出者們獻上喝采。

兩個性質截然相異的活動,在不同層次上,都是文化的表徵。此一現象也反映出,德國劇院作為公部門,劇院經營方針過於以民為貴 — 演出類型、藝術品味與走向,大多以服務觀眾為主要目的,教育則以類似市場行銷的概念推行著。

2015 德國重量級戲劇節 Theater Treffen 圓桌會議,與「Die Schutzbefohlenen 病房」演出同時進行
2015 德國重量級藝術節 Theater Treffen,政府提供民眾的戲劇營活動

製作競爭,藝術家還是得自己拉贊助

看似找到良好平衡的劇院體制,雖是許多該體制外的劇場工作者,夢寐借鏡的理想狀態,但從內部觀點來看,陳舊的系統與結構,還是充滿著不同面向的缺陷與矛盾,勞資間隱性的衝突不斷,藝術聲望也因經營方針,繁複的部門分工,與不時來自上級額外委託的演出或社交活動,消耗著創作者的自由與熱情,因而越受國際間評論們的質疑與挑戰。

Marcelo Evelin作品 “Suddenly Everywhere is Black with People” 於柏林舞蹈藝術節「舞在八月」 (攝影 Sergio Caddah)

在筆者所曾工作過的海德堡市立劇院,名義上由政府補助70%-80%,其餘為20%-30%為票房收入,然而劇院內又分為交響樂團、音樂劇場、戲劇、舞蹈、兒童劇場、藝術節等製作部門,公關宣傳,以及舞台技術、服裝設計、化妝藝術家們等技術部門,固定支出甚鉅,因此不同製作間,仍存在著相當程度的競爭關係,不足的部分,往往得由藝術家本人,舉辦酒會等活動,親自拉攏私人公司財團或銀行的贊助,這部分的數據則不得而知。

比起罷工,我們當然寧願跳舞阿!

去年柏林國家芭蕾舞團的罷工案,可作為由舞者觀點出發的一實例;訴求明確的直接要求「更多錢、合理工時、更好的健康照顧」,參與的舞者們表示「比起罷工我們當然寧願跳舞,但我們必須樹立榜樣。」外籍舞者在德國劇院中佔有極高的比例,加上舞蹈專業並無語言門檻,因此許多舞者來到德國劇院工作後,完全不懂相關福利或法規,對於被指派的要求習以為常。

最後罷工結果不甚理想,有些草草了事。部分的福利有微幅改善,例如放了幾天假的小甜頭,但根本問題仍然是相同的。

柏林國家芭蕾舞團罷工時,參與舞者於德意志歌劇院前

Hardcore德國:一切藝術家福利,都伴隨責任

暫時將討論的範圍放大至公立劇院以外,德國穩建的社會福利系統,仍替許多藝術工作者保障與照顧。在德國工作兩年(全職合約,並持有連續二十四個月之稅單),失業時,經申請後有權利領取由德國勞工局(Bundesagenturfür Arbeit,又稱Arbeitzamt)所主持的失業救濟金; 以一位剛自學校畢業,初次在劇院全職工作兩年的舞者為例,照稅級不同換算百分比後,可月領約八百至九百歐不等(約28,000~31,500台幣),最多兩年。

這樣的福利同時也伴隨著責任,申請進入勞工局系統時,得非常詳細地填寫志願表,並闡述自我評估,以便負責該案例的專員,可以幫忙介紹工作,蒐集相關就職訓練資訊,每月也會有專員的抽查面試與電訪,確認你是否有繼續積極的在找工作或自修。

當代德國劇場有各種不同類型,不同取向以及不同規模的劇院形式,圖為位於德國柏林的Schaubühne,演出場場完售,為指標性場地之一。

國家藝術經紀公司,解決了多少問題?

德國勞工局積極協助就職,ZentraleAuslands und Fachvermittlung — Kuenstlervermittlung (簡稱ZAV),是公立的藝術經紀公司,內容涵蓋極廣,有針對各類型演藝人員的各種職缺。欲登記於ZAV得先報名試鏡甄選,過程中,負責人會視表現狀況,於日後推薦貼近該表演者專長與能力的工作,ZAV盡可能尊重各類型表演者的風格與自由意志,但為維持待業人口與該區經濟成長的平衡,半強迫式(停止失業金發放,或調整額度)的要求登記於ZAV的表演者,接受不符自己期望的工作,進而減少該地區待業人口的數量。

除協助就職外,勞工局也會提供相當實質的協助,例如到居住地以外的城市面試或甄選時,可申請車馬與住宿的補貼,另外,在勞工失業後,勞工局自動轉為勞工之雇主,照比例協助分攤勞工之保險費。

2015年離開自己創立的舞團的William Forsythe,於法蘭克福當代美術館舉辦展覽(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止),美國籍的William Forsythe,長年於德國發表創作,擁有極高藝術聲望。

綜觀而言,德國當代劇場無論於內容或形式上,不容置疑的極為豐富。藝術圈也因國家政策的開放,擁有高度的開放視野與包容度,也很受觀眾歡迎。上述的國立劇院,大多老早研擬好,適合該地觀眾群的有效售票方案,民眾習慣買票進劇場。但就如本文所提及,若總為了票房保證,而讓藝術家幾乎沒有選擇餘地,只能遵循「市場古法」讓作品上架,個人仍覺得這樣還是過於簡化作品與觀眾溝通的深度,也忽略了完成作品,最重要的「最後一哩路」。

德國劇場概況:全德國遍佈著約莫一百八十座公立劇院,一百九十座私人劇場,三十個常態舉辦的藝術節。談起德國劇院,悠久歷史與優良傳統兼併,是不少人的直接印象。由政府所主持的公立劇院,若稍做分類,將德文直接中譯,依規模或類型可粗分為Landesbühnen/Landestheater/Staat國家劇院、Stadttheater市立劇院、Opernhaus歌劇院等。

駐德國藝術家 鄞廷安

攝影:Ernie Chang

鄞廷安,板橋人,自由舞者/創作者,現居德國柏林,以舞蹈與文字為業遊牧於歐陸各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