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論爭史前史:反殖愛國共冶一爐

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隨著世界學運潮流、美國外交轉向與中共向「全球華人」發功,香港大專大學生也投身社會抗爭行列,先後嚮應推動中文運動和保釣運動,反殖反帝民族認同共冶一爐。有學生說:無根的一代不再無根。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馮而亮(香港大學醫學院1977):「入讀大學後,很多同學開始覺得自己有社會責任,開始有良心不安,因此引發理想上的追求和衝擊,反問自己如何回報社會。」

羅祥國(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1972):「中文受社會或政府重視的程度非常低,在這情況下,有些社會人士發起這個運動,大學生也覺得這是非常正義而且目標清晰的行動。」//[1]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1968年,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運動開始蘊釀,香港學生不斷組織討論會,派發傳單,引起各界關注,為日後中文成為法定語文奠下基石。

岑建勳(前學運人仕):「我記得第一次真正上街是為了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這明顯是針對殖民地政府,因為中文不被列為法定語文是不合理的。針對的是民族主義的情緒,被壓迫的情緒,上街是唯一的途徑,根本不可能在其他地方爭取,若是在建制內爭取,甚麼是建制?哪有你參與的份兒?我記得我們給帶上法庭時,堅決不說英語。可以說英語,我們還要糾正那個翻譯員,我們不是這意思,他翻譯錯了。法官便罵我們,要我們說英語,我們說不喜歡說英語,我們是中國人,為何要說英語。」//[2]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莫昭如1968年從澳洲畢業回港,兩年後就和吳仲賢等人出版《70年代双周刊》,利用這本刊物作為言論陣地,去宣揚何謂理想社會。

莫昭如:「當年不但反殖民,也反帝國主義。全世界青年人都表現得很醒覺,要寫自己的歷史。香港學生和青年或多或少受到西方影響,當然他們亦切身感受到很多不平等和不合理的東西,你有眼可見。譬如有個老婆婆寄郵包到大陸,填寫表格竟然是英文,這類事件皆是切身感受。所以我們在1970年代推行『中文運動』已搞得很大,一呼百應。」//[3]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更大的衝擊,來自南中國海一列島嶼,美國和日本簽訂美日協防條約,美國把中國領土釣魚台劃入沖繩範圍,並定於1972年隨沖繩交還日本。當年一位參與行動的中大同學發表這篇文章:

那日就是這樣/鄧永康:
「如果我一直未嗜過中國,中國中國,今日我就是你一部份。無根的一代不再無根。」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何俊仁(香港大學法律學院1974):「這個運動淚發起我們來自根源的感情,鄉土感情、民族文化認同的感情,這是我們對身分認同的一種表達和追求。我覺得『保釣運動』是中華民族或中國國民身分的一種認同。」

馮可立(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1974):「當時沒有壓力團體,整個輿論界缺乏社會力量去帶動,學生運動隨時可動員一千人去上街、請願、遊行,實屬罕見。很佩服當時學生運動於短時間內發揮很大的動員力量,每個參與者都不斷呼籲其他人,拿著大聲筒四處叫喊,何時何日聚集,大家一齊去請願,那種熱烈的手法,把整個學生運動推向高潮。」//[4]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 — — — — — — — — — — — — — — — — — — — 
註:
[1],[4] 集體回憶70年代:當年陽光燦爛(2002年6月9日)
[2] 集體回憶60年代:青春火花(2001年3月24日)
[3] 鏗鏘集 流金歲月4(1997年7月28日)

原載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
https://www.facebook.com/recall.hk

#世代懺悔錄 #香港前途考古 #民族論爭史前史 #莫昭如 #岑建勳 #何俊仁 #馮可立 #羅祥國 #馮而亮 #1960年代 #1970年代 #戰後嬰兒潮 #學生運動 #70年代雙周刊 #中文運動 #保釣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