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論爭史前史:打擊異己,騎劫運動

話說搶佔光環之事自古已有。1971年香港青年人響應留美學生搞釣運,保釣會為與《70年代》「聯陣」一系人爭領導權,先排斥後搶功,再藉詞合作培養勢力,進行思想滲透。《70》搞手吳仲賢隔空炮轟「毛派」旗手周魯逸(魯凡之)與其師包錯石道德墮落、手段卑鄙。

又,話說當時《70年代》主張無政府主義,但為動員群眾,他們在「聯陣」也高叫「保國土、爭人權」,可見民族主義威力何其巨大。

吳仲賢:〈八月的札記〉,《70年代雙週刊》(1971年9月)。

吳仲賢:〈八月的札記〉,《70年代雙週刊》(1971年9月):

單眼英來信說:「保釣會(指香港保衛釣魚台委員會)發售一份《破立》的刊物,內容主要針對《70》及『聯陣』 ,並有一篇由周魯逸執筆的文章,將整個香港保釣的運動,說成是由他們發動,組織,而且是深入群眾的正統組織。」使我不得不把一些事實披露出來。
早在今年一月初的時候,保釣會的骨幹已開始討論釣運的問題。而根據曾經參加過會談的大專公社馮以超告訴我,當他們在創建開會的時候,因為他們不相信《70年代》會熱心釣運,所以決定不邀請我們參加討論,也不擬邀請我們參加組織。在那時,我對這事一無所知。後來在二月中,我和鬍鬚佬覺得應該響應留美的釣運,所以漏夜趕起,第十九期的特刊,發動二月二十日的示威。那一次是我們兩個人決定的,而且為免《70》其他編輯反對,便不用《70》名義,但一樣發動示威。殊不知示威特刊出版後,保釣會方面十分憤怒,由前《70》的編輯馮可強打電話來,指摘我們「壟斷革命!」而為了爭取領導權的緣故,提前在二月十八日發動第一次香港保衛釣魚台示威。事前他們完全沒有通知《70》。
四月十日那次示威,我們先後接觸過學聯會、保釣會,請他們響應留美學生的示威,但他們都不搞,我們才組織了一個臨時行動委員會來組織示威。那時保釣會已開始聲聲說要聯合起來,一齊行動。至於五‧四示威,五‧一六示威,當然也不是由保釣會搞的。
在五‧四示威後,保釣會在明愛舉行五‧四紀念會,會後「參觀」大人百貨公司。我們聽見有二人被捕,連忙趕往創建。當夜他們再度提出合作,於是我們便提出七‧七示威,他們也原則地贊成一齊搞,而且約定下星期日下午一齊談。但到時他們又拖延了,而且一直拖到六月。那時,我開始辦理出國,和保釣會接觸便交由陳強負責。
到六月底,才知道保釣會的周魯逸,一直都在欺侮年僅十六歲的陳強。一切詳細計劃,都由保釣會定下,一切文字也由保釣會執筆,我們要做的只是簽名申請示威而已!知道這事後,我十分憤怒。因為這不是合作,而是操縱,而是利用。所以立刻打電話找周魯逸交涉。他初時答應見面,後來索性躲了起來,直到我離港前夕,還見不到他面。至於其他的保釣成員,則甚麼都推在他身上。
大家也許會很奇怪,為甚麼保釣會這樣辦事,這樣搞運動,但我則十分明白。
保釣會中,包錯石是毛派,周魯逸是毛派,高耀是毛派,這是三個我認識的毛派。但毛派也一樣可以搞釣運,這是天公地道。但不應該的是利用釣運來培養勢力,進行思想滲透,打擊如《70年代》等異己。關於釣委會的種種,我在寫給《明報月刊》的文章曾有提及,但給胡菊人先生腰斬了,希望《70》可以問胡先生拿回來發表。總而言之,釣委會攻擊《70》及聯線,我不感到意外,周魯逸這個無賴(未離港前我己罵他無賴)攻擊異己,我也不感到意外。感到意外的只是包錯石先生雖是毛派,但也不失為一個有良知的知識分子,為甚麼可以容忍保釣會這種手段?難道他看不出這是道德上的墮落?…
忽然記起一件事。根據馮可強事後對我說,保釣會所以不支持《70年代》三月二十日的保釣示威,是因為「據云」示威由一個長頭髮的嬉疲士領導遊行!
這個「據云」當然不是事實,但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好藉口。當然,他們也不屑打電話來問問。然而,就是保衛釣魚台示威是由一個髮長及膝的人發起,我們也要支持。只要是中國人,便可以發起釣魚台示威,而且,推而廣之,只要是反侵略的外國人,也一樣可以抗議日本侵略釣魚台,正如從前法國學生抗議蘇聯侵捷一樣。況且,保釣會也說,保衛國土,人人有責,又干長髮屁事!
馬克思主義旨在廢除階級,但保釣會諸公不曉「活學活用」,卻創造了「愛國階級」,這個恐怕說不通吧!
很多人都批評《70》沒有組織,這是事實。但在沒有組織中(沒有一般人概念中的組織) ,畢竟它活了年多兩年了。而且,也算做過一點事,相反有組織,有制度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又做了甚麼?讀者們,只要你有興趣,便可以闖上來,自己找點工作做,沒有興趣時便說聲再見,沒有人會強迫你…你不用人介紹。也不用擔心你的頭髮和衣著和職業。
《70年代雙週刊》(1971年9月)。

原載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
https://www.facebook.com/recall.hk

#世代懺悔錄 #香港前途考古 #民族論爭史前史 #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70年代雙周刊 #香港保衛釣魚台臨時行動委員會 #保衛釣魚台聯合陣線 #戰後嬰兒潮 #青年無根 #中共同路人 #毛派 #新左派 #無政府主義 #保國土爭人權 #國粹派 #吳仲賢 #周魯逸 #包錯石 #高耀 #陳強 #馮可強 #胡菊人 #明報月刊 #搶佔光環 #思想滲透 #騎劫運動 #打擊異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