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問題預警:戴麟趾卸任,承認中共遲早接收香港

1971年,港督戴麟趾卸任後到夏威夷講學,暢論香港前途與戰略地位,直認香港雖有利用價值,但遲早被中共接收,沒有轉寰餘地,只能祈求對方自我完善。以下摘錄其中幾段:

無論那個中國政府都視香港現狀是由「不平等條約」建立起來的 — 這是說,一個中國人不願意接納的條約 — 因此他們認為香港是中國的土地。他們不承認這些條約的有效性或其存在。現今的中國政府說,香港有朝一日一定會歸還中國 — 中國認為適當的時候。
但現時並非是適宜的時候…首先中國認為香港是如此有利用價值的,作為外匯的重要來源,一個重大商業交易可以很容易安排的地方,和透視世界其他地區的媒介。更有甚者,在香港,任何人都有自由去相信任何政治見解,這包括成為共產黨員,祇要他遵守普通的律法就成了。共產黨國家機構,如銀行,新華社等公開地在這裡活動。
第二、我們對他們並不構成威脅,而且盡可能防止那些中國認為是敵人的人在我們土地上實行對中國不利的活動。第三、中國對於國內的複雜的情形的注意使他們不特別希望馬上取回香港,應付這極不願意的香港的統治上的困難。
最後,香港作為一個工業城市,在失去市場之後,將不會對他們有什麼用處 — 蓋我們主要的市場都是些西方的國家,他們似乎不會從受中國統治的香港購買同樣數量的貨物。故中國人暫時很樂意讓香港保持現狀,雖然他們不斷盡他們努力勸導香港中國人口 — 他們都知道中國內部真實的情形是怎樣的 — 來接受毛澤東的理想。
因此我們有了個暫定結論…歷史上有許多小國長久存在於強鄰之間的例子,祗因為有了他們,對大家都有好處。香港不會做任何愚蠢和與中國合法權益的有衝突的事,但在同時,也不允許她自己被人毫無理由地推著走。
他們,在另方面,並不太過地攪擾香港,除了些非常時間,好像一九六七年之類。中國共產黨現在差不多公開地承認那年對抗香港的攻擊是個錯誤,除了非常明顯地表現共產黨在香港的中國人之間的支持是多麼少之外,可說並無得到任何利益。
好了,香港的前途現在得問,我們的前途如何?我們最近充滿希望地看到,中國與西方之間的緊張關係的鬆施。我最誠心地祈禱,從這些開端,達到些有建設性的事。從香港的觀點來看,任何對遠東事務滲入穩健合理的發展,祇可能對香港的長期利益有益,並為香港人民在世界中尋求一能為他們接受的永久地方的最後方案作出貢獻…
中國有她自己十分肯定的理想與目的,她是有權這樣做的,而中國人的思想裡,似乎不會有太多的轉寰餘地。我們祇能,我猜想,希望最好的前途,但若戲劇性的改善不能在一夜間實現,我們也不要太過失望。一旦當中國與西方之間的了解有些小的進展時,那也會毫無疑義地對大家都有好處:交談永遠也不會是件壞事…

餘論:香港出口受挫,美帝唔該俾條生路行

你們可能聽到一些空泛的言論,認為中國進入聯合國之後,香港的作用將消失,她的商業將收縮 — 這是基於值得懷疑的前題,就是中國與他國的直接貿易將會擴增…但香港已不再是個轉口站了,至少這不是重要的環節。所有她所擁有的高效率服務,轉口設備,銀行,保險事業等方面的優勢,她對工業家的吸引力,仍然保持著…
在一短時間來說,香港的前途肯定是受到貿易保護主義的威脅,而這已逐漸成為世界經濟的危機。保護主義的興起,並不是基於香港的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完全平等的條件下與香港貿易,無庸付任何入口稅,也不受入口限額的管制。香港的罪惡是沒有不公平的貿易規制…
香港十分反對,並且有充分權利反對,任何對她歧視而對其工業競逐者有利的條例;這種情形可以由,譬如,為發展中的國家所設的全面性特惠稅計劃而產生。
還有,香港是很反對某些情形中的貿易限制,這種情形包括它的出口並不能被證明在事實上已在破壞入口國家的國內經濟。而這種貿易限額的不公平情形今天正存在看,這就是在原有對棉織品的限制上,美國如同以槍指著我們做的,強迫性地再加上對非棉織品輸美的安排…
故這是在此方面,而且是從我們朋友方面來的,成了香港當前最迫切的威脅。香港為廣大數目的人民在法律的前題下提供了一個希望與自由的避難所…

〈香港現況與前途 — 兼論香港與中國微妙關係〉《知識分子》第78期(1971年12月)。

— 歡迎分享,更多材料見內容導覽 — 
 搜尋本站資料,可用Google自訂引擎

原載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
https://www.facebook.com/recall.hk

#世代懺悔錄 #香港前途考古 #前途問題預警 #戴麟趾 #不平等條約 #六七暴動 #聯合國 #世界經濟危機 #貿易保護主義 #自由世界 #香港戰略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