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問題預警:如果沒有強鄰,香港早已獨立

多年來,無論對英帝或中共,香港前途都是不能說的秘密。1970年代當全世界都反殖,香港尤其怪雞。港督戴麟趾到卸任後才在夏威夷爆seed:若非中共威脅,香港早已有民主,甚至早已獨立!

我們得與中國相處,雖然這一個中國認為所有香港的地方都是中國的一部份,這個中國現時對我們大多數人持為可貴的價值觀充滿敵意。掩飾這種情形,並不是件好事。而香港正是要在此種情形下,並無選擇餘地,盡力來保留它自己的自由與主權。
這種環境,要求我們的所有思想裡必須有強烈的現實主義;而許多好的判斷,使得以一特定的環境裡,什麼是最好的途徑,來作依歸。香港並不容許在它任何政策中犯錯誤,特別是有意識、的錯誤…
用現代觀念來看,香港有一個十分陳舊的政制。政府的首腦,是由英女皇指派的總督。而他既是女皇的代表,成了所謂國家的元首之類,在另方面,也是總理或行政首長之類。他在名義上是通過外國與聯邦事務秘書向女皇負責一切。
港督由一任命的類似內閣的行政局和一立法局協助工作;兩局都已包括了政府官員和普通公民,其中非官員估了稍大多數。那裡還有個市政局,裡面有民選議員,處理一些市政瑣事。但除了這點外,我們並無實行代議制的政府。
你們或許會問,在如今這個時代裡,香港為什麼仍沒有代議制政府的一切附屬玩意 — 選舉、政黨和其他等等?這裡有數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中國已很明顯地讓我們知道,它不會願意見到一個走向代議制度或內部自治的政府的香港。這裡面當然包含了許多原因,但概括言之,可用一句話說出來,誠如各位所知,中國不會接受所謂「兩個中國」的情形。那麼她當然更不會接受「三個中國」,讓香港與中國和台灣鼎足而三了。
從另一角度來看,如果香港不是如政治那樣處於現今這個位置,她可能在卅年前已經獨立了。但既處在現今這個位置,包含了現今所有的 — 至少中國認為她所有的東西 — 她便得不變地停留於一個老式的殖民地,要不然使失去她的個性 — 而這並非香港居民所願意的。
但另外一個原因是,香港居民,總的來說,還沒有覺醒到要參與投票,他們似乎也未認為政黨會替他們帶來他們所要的政府…我們得發明我們自己一套徵詢和參考民意的程序,我們通過一種複雜,相當凌亂,但十分實用的顧問和小組的制度,差不多全部的政策都是經過這些一小組的,而該些小組的成員,有許多是普通的公民…

餘論:英國人留港不是為帝國利益,而是一份道義!

為什麼我們英國人仍留在香港呢?我們的存在產生了些什麼呢?隨便過去的原因是為了什麼,但現今我們之在那裡,坦白地說,不是為了商業或帝國主義者的所謂利益,因為它們肯定是不存在的。我們在那裡是因為我們提供了保護 — 經濟或政治的保護,直接的或間接的 — 給一數目龐大的居民。
祇要他們仍然需要我們在那裡 — 他們基本上確實如此 — 我們有十分強烈的道義上的義務留在那裡,直至香港人民找到了另一方案而叫我們走的時候為止…我們也表達給世人知道,祇要承認中國已是屹立在那裡,她在那裡是個不可更易的事實,寄望於請她走開根本是無用的,那麼,她雖然有時候很難明白與對付,用技巧和常識,再加上隨時準備堅持,則在迫切需要時,可能與她相處的。

《知識分子》第78期(1971年12月),24–25;34–37。

— 歡迎分享,更多材料見內容導覽 — 
 搜尋本站資料,可用Google自訂引擎

原載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
https://www.facebook.com/recall.hk

#世代懺悔錄 #香港前途考古 #前途問題預警 #戴麟趾 #兩個中國 #大一統 #現實主義 #代議政制 #民意基礎 #帝國主義 #香港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