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叫我Digital Nomad!被濫用的數位遊牧夢想

在清邁的咖啡廳或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裡經常看到男男女女一臉認真地在使用電腦。

你可能發現哪個男孩或女孩很吸引人,想去搭訕。你湊過去,問:「你在電腦上忙什麼呢?」

要是那個人沒有社交障礙,其實不少人很害羞,看到帥哥/美女可能就開不了口。總之,若他不害羞,他或她可能就會很友善地回答:「我在工作啊!」

「啊!那你就是數位遊牧工作者(digital nomad)嘍?」

你可能會一臉羨慕地拋出這詞彙來炫耀一番。

「呃…算是吧。」然後帥哥/美女就回頭繼續手邊的工作,不理你了。

可不要踩到地雷都不知道原因啊!

MAYA 購物中心的CAMP是個共同工作空間,那有各式各樣的座位、會議室和快速的wifi,因此許許多多遠距工作者喜歡在那工作。因爲常在那遇到宅宅軟體工程師,我都說那是Geek集散地。

因爲你在這裡自以爲很厲害的炫耀了一個詞彙,而不小心戳中了他們的點!

誒?!數位遊牧工作者這個詞不是很好、很厲害嗎?他們怎麼不喜歡呢?

數位遊牧工作者的定義就是:一邊旅行一邊工作的遠距工作者。

這不就是指他們嗎?他們怎麼不喜歡被這麼稱呼呢?

數位遊牧工作者包含各行各業的人,如軟體工程師、數位行銷、線上老師、部落客、創業家、畫家等等。

自從「數位遊牧工作者」這個新創詞彙出現並變得熱門以後,每天網路上都有一堆部落格、文章介紹此新興生活形態,或教授大家如何成爲一位數位遊牧工作者。

這現象吸引衆多人盲目地懷抱著夢想,欲踏入數位遊牧工作者的行列。

清邁就是其中一個數位遊牧工作者的搖籃。不少人選擇到低消費、高生活品質的清邁來創業。

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圓夢呢?當然不是!

一個朋友認爲清邁是一個黑洞,它吸引你到這裡。每天,你扛著電腦到咖啡廳裝忙,好像有做什麼,但實際上什麼也沒達成。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你就在那裡慢慢地把積蓄花光了,然後一事無成。

另一個朋友說:「清邁是一個能讓你把失敗向後推遲的地方。」如果說清邁是個水缸,他們就是裡頭的青蛙,在裡面被逐漸升溫的水煮至死亡。

「最可恨的就是那群喊著自己是數位遊牧工作者,實際上卻搶當地人的工作,甚至到處乞討的人。」一個做數位行銷的遠距工作者,每次說到這個就氣得跳腳。

不少人不願意被稱爲數位遊牧工作者,就是因爲他們不想跟這些天真盲目的夢想家劃上等號。

在數位遊牧工作者裡,許多人以直運(dropshipping)維生。他們不負責商品庫存,只負責將客戶訂單和發貨訊息發送給製造商或批發商,製造商或批發商再裝運貨物直接送給客戶,直運商再從中賺取利潤。許多直運商用網路行銷把只值1美元、不怎麼樣的商品包裝成看似20美元價值的東西,再賣出去。

套句朋友的話:「有的人就是靠賣垃圾賺錢啊!」

因此他們也不想被放在一個會讓人聯想到直運的詞彙裡。

最後一個原因則是數位遊牧工作者這詞被濫用,甚至Nomad這個詞被過度推崇,好像任何東西加上了Nomad就很厲害。不少人認爲這個詞被邪教化了,被稱爲數位遊牧工作者或Nomad好像就是這個奇怪邪教的追隨者。他人可能會對他們投以羨慕的眼光,一邊工作一邊旅行的生活方式似乎很浪漫,但其實這個選擇使他們錯過許多原本生活中美好的事物,這是局外人無法明白的事。

說來說去,這就是一個奇蒙子的問題。當然也有人欣然擁抱這個稱呼,但如果不想踩到地雷,稱呼這群人爲遠距工作者,則是最保守安全的做法。


以上文章感謝 Tsai-Nei Yuan 投稿,也謝謝你讀完這篇文章!
按「1下」拍手:讓我知道你讀過這篇文章,也來社團跟我們打個招呼吧。
按「2–10下」拍手:讓我們知道你對 Remote文化有興趣,以及你喜歡這篇文章!
按「10–25下」拍手:想試試看 Remote工作、文化、方法,拍完來社團跟我們討論!
按「25–50下」拍手:你的心無所畏懼,可以接受Remote工作的挑戰了!
我們相信這種靈活的工作模式能為現今的工作組織與個人生活帶入更多活力與彈性。
告訴我們更多你的想法!
感謝支持我們,也請在下面留言說說你對Remote的看法,和我們一起成長。

Remote Taiwan社團連結
如果你有撰寫相關主題,也歡迎與我們聯繫,我們很願意在這個地方露出你的文章。
現在也正著手建立台灣remote friendly的公司清單。
對於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有興趣歡迎與我們聯繫,可到公開社團中留言or與我們訊息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