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看顧輸家

RMlogo Did God want Clemson to beat Alabama_

神看顧輸家

上週,美國大學美式足球隊的全國總冠軍賽裡,克萊姆森大學贏了阿拉巴馬大學。克萊姆森大學代表隊中的一位明星球員便稱是上帝旨意他們將敵手擊敗。真的是這樣嗎?神希望阿拉巴馬輸球嗎?

From the article Did God want Clemson to beat Alabama?

Translated into Mandarin Chinese

有可能知道神在為哪隊當啦啦隊嗎? 除非你是超級加爾文主義者,不然在這樣的事情上,要下結論說,神旨意哪一隊伍得到祂的愛戴實在是很不可信的。
 這位球員的論點很主觀,而且他想法背後的神學是敗壞的。這樣帶著高漲情緒做的宣言,反倒讓這未得救的世代奚落神的名聲。若這不信的世代要跌倒,讓十字架成為他們唯一的絆腳石吧,而不是美式足球。
 這種主觀信心也傷害那些屬於「阿拉巴馬陣營」的人。近期,我跟一位深受疾病痛苦的朋友在談話。她的生命可用以下來總結: 臥床、只能在家、永遠飽受疼痛。
 她承受的痛苦和不能緩解的苦難是大多人無法理解的。我就真的無法了解。,她多數的生命時光屬於「阿拉巴馬陣營」,看著其他「勝者」享受健康、財富和快樂的生活。
 她的爭戰比我的難多了。每天,她都得不斷告訴自己: 神是愛,祂愛她。這個爭戰是相當激烈的。這樣愚昧的主觀神學 — 神偏好哪一支球隊 — 也會引誘她內心再度地掙扎。

神也愛輸家

當任何一位運動員提及神要他們的隊伍勝利時,我自然而然就會想到輸的一方。

親愛的上帝,
 我知道祢愛我,也愛他們。感謝祢給予我們這比賽的機會,我也因為另一支球隊的勝利而歡喜。我知道只有一隊能獲勝,而我們這次輸球了沒關係。雖然難過,但我接受,我也會為他們贏球高興。
 成熟的美式足球輸家

我不認為阿拉巴馬隊中有人這樣祈禱;要你這樣為一件重大的事情禱告,做起來是何等困難。我們可以來審視自己: 當你是輸的那一方時,會做什麼反應? 以下有幾個假設:

  1. 你的婚姻很慘,且你天天在跟絕望搏鬥。但是,因為你能定睛在神的愛上,你可以為他人結婚感到歡喜,也為這對新婚夫婦祈禱,祝福他們能有美好的未來。
  2. 你的財務狀況很糟。你試著要往前踏一步,卻常常倒退兩步。你知道神愛你,這也使你能在聽到牧師分享其它弟兄姊妹得到主在財務上的祝福而感到歡喜。
  3. 你剛剛收到最害怕的消息: 你有癌症,無法動手術。但因為神的愛使你就算聽到他人的癌症奇蹟似的消失了,也得著平安。

或許,你從未懷疑過神對你的愛,就算是在無法理解的困苦中,任何救贖的法子都沒有。若是這樣,那你真是稀有。
 耶穌因為祂的死刑而掙扎過。約伯和很多其他聖經人物也無法完全理解神的愛和世間邪惡的事實,尤其當災難臨到自己門前時。
 當你發現自己似乎一直待在阿拉巴馬陣營裡,懷疑神到底愛不愛你,以下有六件事我希望你可以考慮:

  1. 別只把勝利跟神對你的愛連結。「神只愛贏家/得勝者」的信念是在拒絕福音。神愛輸家,非得勝者。耶穌為生病的、破碎的、心灰意冷的人而來。
  2. 別把你最渴望得到的生活跟神的愛畫上等號。別因為沒有得到最想要的生活就代表神不愛你。成功神學教導神的愛等同於物質豐饒的結果。那不是真正的福音。
  3. 神在人性墮落前是愛,墮落後祂仍是愛。人性的墮落不能影響或控制神的愛。不管你輸或贏,祂都是愛。
  4. 你渴望的生命是循序漸進的。信主的人有更新的靈,但不是全新的肉身。一個重生的靈不代表你的身體(生命)會越來越完美。得救的人住在敗壞的身體和敗壞的世界中。
  5. 別停止祈禱能在生命中「得勝」;但若得不到,要謹守自己的心。若你神學的中心和克萊姆森足球明星的草率論點一樣,你會因為「神要你輸」而活在極大失望中。
  6. 不要忘記福音。當住在羅馬的基督徒得不到他們想要的生活,保羅只跟他們說了一個訊息。那些羅馬人將上千個基督徒沿著路邊釘死在十字架上,將一個個家庭拆毀。當時是充滿野蠻的死亡,毫無憐憫。這是當時基督徒的經歷。而保羅只有一個機會鼓勵他們。以下就是他說的:

那麼,對這些事我們要怎麼說呢?神如果支持我們,誰還能反對我們呢? 神既然沒有顧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所有的人捨棄了他,難道不會把萬有也連同他一起賜給我們嗎? 到底誰能控告那些蒙神揀選的人呢?神是稱人為義的那一位! 到底誰能定我們的罪呢?基督耶穌是已經死了的那一位 — — 但更要說,他已經復活了,而且現今在神的右邊,還為我們代求! 到底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分開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正如經上所記:「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被看為要宰殺的羊。」 然而,靠著愛我們的那一位,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事實上,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統治者、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有勢力的、是高處的、是深處的,或是任何別的被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神的愛分開,這愛是在我們主基督耶穌裡的。(羅馬書8:31–39,標準譯本)

給贏家的一段話

是神要克萊姆森隊贏球的嗎? 說真的,我無法猜測神對美式足球的心意。但我知道的就是: 生命中一定會有贏家和輸家。若你是勝利的一方,我有一個建議: 記得輸的那一方。不管你接受了什麼樣的祝福,那都是因為神准許的。
 使你與別人不同的到底是誰呢?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如果真是領受的,你為什麼還自誇,好像不是領受的呢?(哥林多前書4:7,標準譯本)

原文連結: Did God want Clemson to beat Alabama?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Rick Thomas.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