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劇評|我們與惡的距離:槍響之後的傷口,需要愛和理解撫平

堪稱是今年最眾星雲集、備受矚目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自3/24於公視開播以來,就引起廣大的迴響。由導演林君陽、金鐘最佳編劇呂蒔媛執筆,金鐘影帝吳慷仁、賈靜雯、溫昇豪、曾沛慈等多位大咖演出。

故事涉及了多個敏感的社會議題,來自於在劇本編撰的過程中,透過大數據及田野調查的分析,期望這些研究,能夠帶給觀眾更精準貼切的感受。
(延伸閱讀:我們與惡的距離—應用大數據之編劇心得

到底「我們與惡的距離」相距多遠呢?劇組別出心裁的在英文劇名中,藏匿了給予觀劇者的線索:The World Between Us。其實,惡就在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存在於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

故事大綱

兩年前一場戲院無條件殺人事件後,加害者李曉明的妹妹李大芝(陳妤 飾)隱藏身份,和父母分居獨自寄宿在房東應思悅(曾沛慈 飾)的房間。在一個意外下,進入品味新聞台擔任助理編輯,而暴躁易怒的上司竟是被害者劉天彥的母親宋喬安(賈靜雯 飾)。因兒子意外而悲痛不已的宋喬安,加上工作理念上的不同,和先生劉昭國(溫昇豪 飾)的夫妻關係日漸疏遠。同時,致力於維護死刑犯人權的法扶律師王赦(吳慷仁 飾),在一次幼兒園狹童事件中,認識了應思悅的弟弟,應思聰(林哲熹 飾),經過檢定出患有思覺失調症之後,應家人必須面對這個陌生又令人害怕的疾病。

媒體收視的獨家或求證、司法正義的程序或撫慰、社會輿論的無知或諒解之下,理想和現實的對立,正時時刻刻在生活中上演。加害者、被害者、照護者,原先看似三個完全不相干的家庭,是如何在劇情的鋪陳中相互碰撞,而在這些家庭之外的旁觀者、媒體報導者、或其他關係人,又各自是以什麼樣的面向和立場,來關愛彼此、甚或迫害彼此呢?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60秒預告片

預告片的開頭,便告知了往後集數將從新聞主播的報導切入,接著帶到影片底下網友的評論留言,揭開當集所要探討的議題,也同時說明了在言論自由的平台上,媒體與閱聽人之間的互動,造成廣大的輿論迴響。

在現今資訊快速爆炸的時代,充斥著嗜血、聳動的媒體與觀眾,我們受這些事件吸引,卻如同切開一顆洋蔥,在剝下一層一層後,刺激地流下淚,越是想瓦解這一切,就越剝越痛苦。

槍響之後,還剩下什麼?

預告片中第32秒,利用短短的一秒鐘,快速閃過10個涉及社會事件的對象:

加害者、參與者、旁觀者、報導者、關係者、審判者、受害者、閱聽者、調查者、照護者

一個社會事件的爆發,我們都難以從中脫離關係。

還記得2014年的北捷隨機殺人案、2016年的小燈泡事件嗎?當年在台灣投下震撼彈,猶記得那時搭乘捷運通勤時,內心的緊張與恐慌。小燈泡母親勇敢地面對媒體,向社會提出社會提出警訊:不是靠立法能夠解決,需要從家庭、從教育根本解決。

然而,時隔多年後的今日,存在於事件中的角色和社會議題,我們都已經有勇氣面對了嗎?

眾生皆有病

生病,不只是外顯的生理病徵,也包含了內隱的心理創傷,這個世界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完全沒有心理問題。然而在大眾的無知下,心理諮商、精神疾病被貼上了標籤,聞者避而遠之,成為了人與人之間害怕、恐懼,和面子之下,社會的陪葬品。

《我們與惡的距離》裡,更大膽地談論到康復之家設立與精神病患的議題,也以2016年政大搖搖哥事件作為借鏡,探討精神病患人權受到的歧視與污名,每個精神病患的世界裡,是否真如我們認為的那麼危險且遙遠?

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你有標準答案嗎?

預告片的最終,拋出了最後一個問題留給觀眾。《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編劇不為任何角色貼標籤、也不給任何答案,讓觀眾跟隨劇中角色的心境,以上帝視角,客觀地站在不同立場感受他們內心的糾結與掙扎。

這是一部悲痛的劇,也是一部療傷的劇,任何人都可以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色,並理解其他角色的困境。唯有正視我們的傷口,透過愛和陪伴,才能慢慢地從這些事件中康復。

如果喜歡我的Medium文章
點擊左方Like、下方Claps
拍手給予我更多鼓勵唷